远离疼痛,轻松生活

    |     2013年10月21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1229

在古代,疼痛被视为一种疾病。但长期以来,人们对疼痛的认识比较片面,尤其是自18世纪以病灶的标准定义疾病以后,疼痛被认为只是疾病的症状。2000年,美国第106次国会把2000~2010年定为“疼痛控制与研究的10年”。2001年,亚太地区疼痛论坛提出“消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这一理念。2002年,第10届国际疼痛大会的与会专家达成共识——慢性疼痛是一种疾病。权威统计数据显示,世界上每天约有550万人忍受癌痛的折磨;在欧美有35%的人患有慢性疼痛,中国城市居民中大约57%的人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疼痛。

为提高人们对疼痛的认识,并树立防治疼痛的科学意识,2003年,欧洲各国疼痛学会联盟发起“欧洲镇痛周”活动。2004年,国际疼痛学会主席米歇尔·邦德决定,从当年开始,将每年的10月11日定为“世界镇痛日”,并建议根据各国情况,可以把10月中旬的一周定为“镇痛周”。我国第一个“镇痛周”是2004年10月11日~17日。

虽然疼痛是很常见的一种感觉,但人们对它的认识过程却相当复杂。1965年,疼痛的“闸门控制学说”首先被提出。这个学说认为,脊髓后角胶状质中的某些神经细胞对痛信息的传递具有闸门作用,控制着痛信息向中枢神经系统传递,并受周围神经粗、细传入纤维活动和高级中枢下行控制作用的影响。到1970年,人们进一步发现,轻度电刺激中脑导水管周围灰质或向该处注射微量吗啡,可获得极明显的镇痛效果,并由此提出“内源性疼痛抑制系统”的概念。

疼痛通常由伤害性刺激引起,伴有不愉快的情绪体验。但值得注意的是,疼痛还可由心理原因引起,并且极易受注意力、暗示和期待等心理因素的影响。所以,世界卫生组织将疼痛确定为继血压、呼吸、脉搏、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

很久以前,古希腊和古埃及人就知道用柳皮来缓解疼痛。据古埃及的医学文献《埃伯斯纸草文稿》记录,埃及人至少在公元前2000多年以前就已经知道,干燥的柳树叶有止痛功能。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在公元前5世纪记录了柳树皮的药效,这一知识还被古罗马医学家盖伦等反复引用。中世纪的欧洲,木材业的大发展使得很多地方的柳树无法作为药材使用,但药学家对柳树药用的研究并未停滞。1763年,斯通向英国皇家学会报告柳皮粉可治疗热病,柳皮还可治疗疟疾。中国古人也很早就发现了柳树的药用价值。据《神农本草经》记载,柳树的根、皮、枝、叶均可入药,有祛痰明目、清热解毒、利尿祛风之效,外敷可治疗牙痛。

自从发现美洲大陆以后,欧洲人就改用南美进口的奎宁做解热镇痛药。但当拿破仑的法国海军败给英国海军之后,欧洲大陆的海外贸易被封锁,法国等欧洲大陆国家不得不重新利用柳树等易得的药材生产止痛药。1828年,法国药学家雷洛克思和意大利化学家皮里亚终于从柳树皮里分离提取到活性成分水杨苷。因为提取物带有酸味,所以人们通常称它为水杨酸。1897年,化学家霍夫曼创造性地给水杨酸分子加了一个乙酰基,即乙酰水杨酸,也就是今天人们所熟知的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作为一种常用的、历史悠久的药物,从古代最早的镇痛药,到麻风病的治疗,有着一段传奇般的历史。现在,它又被赋予了新的各种预防性功能。阿司匹林曾伴随宇航员登上月球,还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西班牙哲学家加赛特甚至把20世纪称作“阿司匹林的世纪”。

转载请注明来源:远离疼痛,轻松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