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医院的“草根英雄”是这样炼成的

    |     2013年10月29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1858

近年来中国城乡心血管病死亡率高居疾病死亡首位,它已经成为最大的健康杀手;与此同时,庞大的患病人群占有大量医疗资源,使医院和医生不堪重负。

业界专家早已发出呼吁,实现预防的关口前移,并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技术水平,是控制心血管疾病发生和发展的最佳途径。然而,我国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市,城市与基层技术上的较大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预防和治疗同步推进,这是不能忽视的现实背景。

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榜样,为基层的心血管疾病预防和治疗树立一个值得借鉴的参照。四川省郫县人民医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我们的视野。这家县级医院的心血管内科不仅被打造成了成都市的重点专科,而且是四川省的重点专科建设项目,另外还在该院建立了国家“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中心郫县人民医院分中心”。该院在心血管疾病上的突出成就也让他们数次站在国际性学术会议上交流经验。

作为县级医院,他们的成就令人刮目相看。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

思考

如何实现关口前移?

意识决定发展。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发展成就,取决于学科带头人的先进意识。

让我们先来认识这个人。他叫刘天虎,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成都心血管界有名的专家,尽管已从心血管内科主任升至院长,但他从未脱离过临床一线,行政加临床,他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竟长达14~16个小时,被称为“工作狂人”。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坐在办公室,抛却白天所有杂务的纠缠后,这个静谧的环境会为他创造很好的思考空间。

刘天虎是黄德嘉、曾智的学生,而黄德嘉、曾智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著名教授,我国心血管界泰斗。在跟着二位教授学习的几年中,从严治学的态度、病人利益高于一切的医德、综合利用各类资源去为病人谋求健康利益的创新思维便根植于他的心中。

“郫县人民医院的心血管内科实力很强,得益于曾洪燕主任医师、刘于菲副主任医师等专家,是他们为后来心血管科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刘天虎说,在1998年他担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时,科里的专家就用技术与医德在患者中建立了广泛认可的口碑。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那是一个重治轻防的时代,患者来到医院治疗,往往已经是病情都表现得比较严重,而前端的预防几乎是一片空白。恰逢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心血管疾病呈迅猛增长趋势。“病人越来越多,床位越来越不够用,专家越来越感觉到难以应付,医疗资源越来越吃紧。”

刘天虎意识到,要缓解这一问题,必须要将工作做到前面,也就是说,要实现关口前移,提前帮人们做好预防。其时,心血管病“关口前移”的意识尚未普遍引起重视,究竟该怎么做?没有一个成型的操作方法用以复制。

但机会总是留给有所准备的人。2005年担任郫县人民医院院长的刘天虎一直没有放弃这个问题的思考,机会终于来了……

机会

与国内权威碰出火花

2007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血管医学大会,成为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迈入全新发展路径的一次起点。

刘天虎参加了这次学术大会,并在会外受到了国内著名心血管病专家、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王宏宇教授的接见。在交流过程中,王宏宇教授谈到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在大医院,专家教授们都将主要精力用在了为病人手术上,而应当被放在前端的心血管病的预防却被忽视,基层的技术水平以及提供诊断标准的硬件又相对落后,因此很难做到有效的疾病预防和治疗。刘天虎对这个话题充满浓厚的兴趣,他开始思考:如果我们能将这个没人重视的事情做起来,那必定有另外一番天地。他向王宏宇教授表达了这个愿望,立即得到王教授的赞许和支持,“我可以帮助提供技术支持!”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王宏宇教授是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心血管医学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血管疾病社区防治中心主任,同时担任国际血管健康学会执行委员会委员,他主要从事冠心病、高血压和血管病变的临床诊治和研究工作,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就。

在得到王宏宇教授的支持后,回到成都,刘天虎立即开始进行详细的筹划,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反复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向王宏宇教授请教。郫县人民医院对心血管疾病预防关口前移如此重视,王宏宇教授发现这是一家真正具有前瞻性和社会责任感的医院,于是在百忙当中抽时间帮助该院,不仅将卫生部的百项技术“血管病变早期检测技术”推荐给他们,还派人前往郫县对医务人员进行培训,同时承诺郫县人民医院可派人到北大首钢医院进行免费培训学习。

正是从那年开始,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医疗技术水平和防治水平在原来的基础上突飞猛进地发展。在北大首钢医院王宏宇教授的扶持和帮助下,他们在心血管疾病的诊治和预防方面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

求变

观念更新产生化学反应

现任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余朝萍在2007年还是一个普通医生,但她在院长刘天虎的影响下,也强烈地意识到,预防应当作为重点放在治疗的前端,“刘天虎院长经常告诉我们,作为县级公立医院,不仅要为患者治好病,更重要的是要帮助他们做好疾病预防,尽可能让他们不生病、少生病,这样才能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从而彰显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于是,2007年10月,余朝萍和科室的主管护师杨静作为首批进修人员,被派往北大首钢医院学习,那里是全国第一家血管早期病变中心。“没有去之前,心中还有点小满足,认为郫县人民医院的心血管内科技术还可以,当真正走出去以后,发现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学,于是产生了强烈的紧迫感。”余朝萍说,她原来仅知道脑血管病、脑出血、脑梗塞等,“去学习时发现经常眩晕、头昏的病人可能是由于血管狭窄引起的;肾动脉硬化、狭窄,可导致顽固性高血压,致使血压控制不好,也治不好,所以要在早期预防血管病变……”余朝萍还说,在当时,郫县人民医院尚没有血管造影、冠脉造影以及专业的CT等,而这些设备是为血管早期病变提供精确诊断的前提。

感觉到巨大的差异后,她和杨静如饥似渴地投入学习,他们所学到的不仅仅是技术,更重要的是观念的更新。学习结束后,回到医院,两人立即将所学到的东西在全科室进行分享,观念的更新让整个郫县人民医院心内科医护人员点燃了发展的激情。在院长刘天虎的支持下,医院迅速采购了包括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仪在内的为疾病诊断提供精标准的先进设备,迅速将血管早期病变技术开展起来。与此同时,医院在体检科将血管早期病变列入体检中心项目,大力宣传预防的重要性,在体检中发现具有血管早期病变指征的患者,医院立马为他们制定防治计划,尽量避免他们将来出现血管硬化风险。

因为郫县人民医院在血管早期病变预防方面的强烈预防意识以及初步取得的成绩,在2007年底,国家“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中心郫县人民医院分中心”在该院挂牌,值得关注的是,这样的检测中心通常都会选择在中心城区的大型综合医院,郫县人民医院是极少数挂牌的县级医院之一。然而,这仅仅是郫县人民医院在心血管疾病相继取得不俗成绩的开始。

成就

县级医院创造“不可能事件”

对血管早期病变的检测,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较为单纯的疾病种类,但它为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发展打开了一扇至关重要的窗口,因为血管早期病变跟不良生活方式、跟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等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促使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科的医护人员们较为广泛地涉猎更多的前沿技术,致力于去解决问题。同时,为了顺利地将疾病预防普及到群众中去,他们通过体检,对公务员、教师、医护人员进行了一次广泛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量高达7000余人,得出血管早期硬化的阳性率高达20%的调查结论。这是一个让人信服的数据,通过这个过硬的调查,他们深入乡镇、机关、学校、企业广泛宣传,普及心血管疾病预防知识,并派出医生团队到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指导,以帮助更多居民拦截疾病。

提供预防和治疗服务的过程也是医生试图在科研学术领域开创路径的过程。院长刘天虎告诉笔者,只有不断提高医务人员的科研水平、学术水平,才能进一步实现医疗技术水平的提升,才能更好为群众提供扎实有效的服务。在团队的努力下,他们不仅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了多篇分量重的学术论文,还发表了一片SCI论文。要知道,在基层的医院,医生要发表一篇SCI文章的困难度有多大,但他们做到了。据悉,这是成都地区县级医院心血管专业截至目前唯一一篇SCI文章。

除了发表文章,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还先后参与了重要专业著作的编撰,他们参与编撰了《血管病学》,自己编写了《静脉炎的防治》,另外还翻译了一部《血管医学》。这些书都在全国发行,为临床提供指导,作为县级医院的专科,能够在专业领域做出如此成绩,在国内也少见。

少见的还有站在国内和国际性学术会议上的高频率。作为心血管病专家,刘天虎经常受邀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做学术交流,该院那篇关于血管硬化的早期调查,就是在美国举办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公开发表的。2012年,全国心血管医学大会在成都召开,这次盛会吸引了国内权威专家的参与,另外还有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法国等多个国家的权威专家参与,而郫县人民医院正是承办单位,这,正是对该院在心血管专业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最大认可。

郫县人民医院在近几年做成了很多在外界看来一所县级医院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在既有成绩面前,作为领头人的刘天虎仍是低调而谨慎的,他依然保持着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的习惯,依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思考,“人民群众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优势科目,其他的学科我们要齐头并进,因此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要尽量做到的是,让人民群众就近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避免他们远走他乡,因而我们需要用具体行动更加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