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聚焦纤维化高峰论坛纪要

    |     2013年11月22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1614

中国是乙肝大国,自2005年我国首部《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问世和全面推广以来,抗乙型肝炎(乙肝)病毒治疗观念已深入人心,干扰素与核苷(酸)类似物在临床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然而,随着医生对抗病毒药物的逐渐熟悉,免疫无应答、耐药等问题也随之被发现。此外,抗病毒治疗对肝组织学的逆转效果也并不那么令人满意。

 

2013年9月8日,在上海举行了第一届“聚焦纤维化——现代中药循证之路”高峰论坛。大会由北京大学医学部庄辉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翁心华教授主持,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王豪教授、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王宇明教授、北京友谊医院尤红教授、上海瑞金医院谢青教授从不同角度对“慢性肝病,抗病毒治疗是否足够”这一话题进行了论证和剖析,并各自发表了意见。

王豪教授对乙肝治疗的发展历程进行了回顾和总结。他指出,核苷(酸)类似物和干扰素治疗乙肝的临床研究数据证明,抗病毒治疗确实能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延缓疾病的进展,并且带来不同程度肝纤维化的改善,但对于抗病毒治疗应答不佳或不能进行抗病毒治疗的人群,以及严重纤维化、肝硬化的患者,其肝纤维化改善率并不理想,这说明单纯的抗病毒治疗依然存在不足。

王宇明教授在报告中介绍,《肝纤维化中西医结合诊疗指南》中已经明确指出,病因与抗炎治疗不等于、也不能代替针对胞外基质与肝星状细胞活化的狭义抗肝纤维化治疗,抑制肝脏胞外基质生成与沉积、促进其降解是抗肝纤维化治疗的重要对策。对于慢性病毒性肝病患者来说,将抗病毒治疗与抗纤维化治疗结合起来,才能带来更好的组织学转归。

王宇明教授还列举了近年来扶正化瘀方(胶囊/片)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其中,基础研究证实其所含的多种入血效应成分能够协同作用于肝纤维化形成的多个环节,有效抑制甚至逆转肝纤维化。王宇明教授认为,西药抗纤维化领域仍为空白,中成药正逐步成为抗肝纤维化的主力军。

尤红教授介绍了中国乙肝随访与临床科研平台(CR-HepB)中肝硬化发病率的相关数据。我国乙肝肝硬化患者约占乙肝患者总数的15%,年龄在40~60岁的患者占60.6%,进展成为肝癌的患者比例达到7%。

尤红教授同时强调了肝纤维化可以逆转的观点,并介绍了正在进行的慢乙肝肝纤维化/肝硬化课题项目,通过诸多数据进一步阐述了抗肝纤维化治疗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谢青教授针对当前肝纤维化治疗现状进行了深入分析。她介绍,临床上存在两种观点:一是单纯的抗病毒治疗能够改善肝纤维化;二是单纯抗病毒肝纤维化改善并不理想,应联合抗纤维化治疗。对此,谢青教授指出,抗病毒治疗主要针对的是肝星状细胞的旁分泌激活,必须联合抗纤维化治疗才能有效逆转纤维化。

谢青教授同时介绍了由她和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徐列明教授联合完成的“扶正化瘀片联合恩替卡韦片治疗慢乙肝肝纤维化的临床研究”,该研究结果显示,恩替卡韦联合扶正化瘀组患者的肝纤维化改善率较单用恩替卡韦组患者有明显增高趋势(联合治疗组Ishak评分下降≥1分的比例高出单药治疗组18%),提示抗病毒联合抗纤维化治疗对于逆转肝纤维化有着光明的临床应用前景。

正如诸位专家所述,在慢性肝病治疗中,抗病毒治疗所取得的成果不容否认,但在抗纤维化方面还存在着不足。而抗纤维化药物能够从星状细胞旁分泌、自分泌途径阻止和逆转肝纤维化。抗病毒药物与抗纤维化药物的联合用药,对于逆转肝纤维化可能有更好的疗效。目前能治疗肝纤维化的西药尚属空白,而近几十年来中医药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扶正化瘀方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扶正化瘀片美国Ⅱ期临床研究的圆满结束,代表着中药现代化逐渐开始被西方国家所接受,未来会为更多慢性肝病患者带来福音。(程心 整理,王豪教授 审校)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