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功名利禄蒙蔽医生的心智

    |     2014年1月11日   |   医学动态   |     5 条评论   |    1899

体制内外医生有没有“代沟”

不久前,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宋冬雷在参观北京和睦家医院后写下自己的感受:“体制内外的医生或多或少已经出现了‘代沟’。体制内的医生关心和热议的还是文章、基金、课题、职称等,如何为病人服务似乎不是他们的议题,他们甚至都不太关心医院对他们的服务。而体制外的医生见面,讨论最多的还是如何改善服务,无论是医生对患者,还是医院对医生。”

此言一出,微博上立刻掀起了讨论热潮。人们纷纷发问:“体制内外的医生真有差异吗?”“屁股是如何决定脑袋,视野又是如何决定高度的?”网友“tuyh2010”总结道:“体制内满足的是领导的面子和政绩,而体制外解决的是实际的社会需要。”“BinKB”则精辟地总结为:“体制内医生面对的患者,很多平均收入只相当于索马里。而体制外医生接触的人平均收入已经超过欧美。或者可以说,一个需要做中国梦,一个正在做美国梦。”

从北京协和医院出走、已在美国做了15年医生的“Dr_Xiao”说得好:“临床医学需要有一批医生执著于基础和临床研究,问题是我们绝不能忽视临床质量。而中国未来医学的发展,则需要体制内外医生的互助与互利。”

院士“造假”考问学术道德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王正敏院士被举报论文抄袭一事再起波澜。近日有媒体报道,其自主研发的人工耳蜗系高比例仿制而成,国外技术成分高达65%。沸沸扬扬中,又传出消息,当初多名王正敏院士的推荐人,联名要求对其除名。从2012年年初王正敏的学生实名举报老师,到现在已有近两年时间,真相迟迟不肯露面,业内外的议论之声此起彼伏,网上更是有人骂、有人挺、有人反思。

网友“六眼那个飞鱼”说:“学术界的一些事情真是没办法点破,就算点破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不像学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注定就是一场闹剧。”“海对天的思念mo”则认为:“功名利禄总能蒙蔽芸芸众生的双眼和心智,所以凡夫俗子更需捍卫道义。”“我爱天堂草”指出:“一位学生因利益不均捅到了中国学术界的痛处,我们更需痛定思痛。否则,受害的不仅是我们,还包括我们的下一代。”

造假行为对于学界来说是一种耻辱,就像网友“役家降魔师”说的:“知耻而后勇。做人如此,学术亦如此。”

儿科医生招聘遭遇“零报考”

在2013年大连市妇儿医疗中心人员公开招聘中,儿科医师等岗位出现“零报考”。大连市妇幼保健院招聘的新生儿医师等岗位因报名人数未达到竞争比例而取消或缩减,大连市儿童医院在媒体发布招聘高端医学人才的公告,至今无人应聘。儿科后继无人,感到恐慌的应该不只是医院。就像网友“慢慢熬独自醉”说的,“儿科荒”真不是“小儿科”,没了他们,“国之未来,谁来保驾护航”?

就像“赤脚医029”说的:“儿科已成医界大熊猫!”“列车发烧友”直吐苦水:“赚得少,付出多,还动不动被家长打,这样的活谁愿意干?”“该干啥不干啥”则说:“能当儿科医生的,不是走投无路的,就是真有爱心想当医生的。”“儿科守护天使”介绍了他们医院的状况:“今年来了12位住院医师,没有一个愿意到儿科来。没有一个。”

面对儿科“新手越来越少,老手越来越累”的窘境,寻找出路已成当务之急。特别是当下,“白色暴力无好转趋势,医生培养周期漫长,加上生育政策放开,这种短缺将愈演愈烈”。上海中山医院青浦分院儿科主任徐灵敏在网上呼吁:“儿科床位的多少不应以医院的效益杠杆来衡量,这要靠国家大的医疗政策来引导。”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