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诊问吸烟史 当防被反问

    |     2014年2月16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1560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控烟履约工作的通知》。通知强调,各级各类卫生计生机构在公务活动中严禁吸烟,严禁使用或变相使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开支。此外,今后患者到医院看病,首诊将被询问吸烟史,并将获得戒烟指导和服务。(2月9日《京华时报》)

过去医生看病也问患者吸烟史,只不过是在诊断与吸烟有关的疾病时,或者在采写病历时才问及,其目的是诊断和治疗疾病,没有要求首诊就问。而此次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的要求,与此前的做法显然不同,问吸烟史的目的也不再局限于诊断和治疗疾病,而是用于指导和服务于戒烟。可见这一举措是一次不小的进步,有利于医生在全民控烟中发挥重要作用。

但卫生系统是否已经为此做好准备了呢?当医院自身没有做好控烟工作,要一些自己也吸烟的医生对同样吸烟的患者进行戒烟劝导,不仅勉为其难,而且不会有好效果。首诊问吸烟史时,当防被患者反问:你自己抽烟比我还凶,有何资格劝导我戒烟?

也许医务人员整体的吸烟率并不高,但也不会比社会平均水平低到哪,由于工作压力大,外科等科室的吸烟率反而有可能更高。过去,医生与患者各吸各烟,“老大不说老二”,虽然医生肩负着维护健康的责任,只要医生不是戒烟指导者,患者也对医生没有太多的要求。但推出首诊问吸烟史后,医生作为戒烟的倡导者和指导者,其身份一下子变成了楷模,假如自己还烟不离手,己所不欲,何以施人?要想医务人员倡导戒烟,首先得在卫生系统内大刀阔斧地开展戒烟。

此外,医生指导患者戒烟,光靠耍嘴皮子可不行,还离不开给患者开戒烟药。戒烟药价格普遍较高,几千元一个疗程下来还不一定管用时,又何以避免“以戒养医”之嫌?谁能保证提倡戒烟的不变成卖药的?不把戒烟药价降下来,不明确戒烟的常规路径,烟民就无法得到规范的指导,也无法给予医生足够的信任,先不说戒烟是否能成功,搞不好医生推行戒烟的目的都会遭到怀疑。

在医院里推行首诊问烟史,以此来帮助烟民戒烟,这的确算一件好事,但要把这事做好,离不开几个先决条件,一是要让足够多的医生先戒烟,使他们问诊时有底气,指导时有经验。二是要规范戒烟方式,让戒烟流程清晰,价格要做到不让人怀疑靠此谋利。假如医院不做好这些准备,让抽着烟的医生去倡导戒烟,被烟民们反问几句,恐怕很难回答,效果也难以保证。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