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诊后,获得家属理解不难

    |     2014年3月11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116

怎样对待医生的误诊、误治?医与患都难免会有纠结,医患间是否还有人间真情呢?在这里我讲一个自己在12年前经历过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2001年8月的一天,一位65岁的癌症患者在晚上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她虽然走了,却留下了许多令人感悟而有益的思考。

她是一位普通农民,反复左上腹痛已有30多年了。近年来病情加重,辗转在几所大医院求治。主诊的医生也尽责尽力,何况还有较多的高科技检查或技术,诊断意见集中在阻塞性胆管胆囊炎、多发性胆囊胆管结石上。

20多天前,儿女们送她住进医院,经过一周的治疗,自觉病情有点减轻,遂带药出院回家。几天后,病情又出现较大反复,腹痛、腹胀、不能进食、下肢水肿,再次入院。经过急会诊讨论,医院鉴于患者病情较重,分析可能患有胰头癌,在向家属说明情况后也指出,有开腹探查、胆囊切除、胆总管探查、取石和T管引流术的手术指征。患者和家属都表示愿意尽快手术。急诊手术在当晚开始。

开腹后令医生大感意外和惊异:一是患者的胆囊肿大得吓人,从上腹中分肝下缘一直延伸到右下腹相当于阑尾的位置,约20cm×15cm×15cm,外观粗糙,囊内张力很高,胆汁呈白色,足有600ml,有较多絮状沉淀,多个较大的结石及众多小结石。二是肝脏肿大,表面满布大大小小的灰白色硬结,肝脏质地较硬,肝门区域广泛粘连、变硬,胰头部、腹主动脉旁均可扪及大小不等的硬块,腹腔有淡黄色渗液约800ml,已无法做进一步探查或手术。很显然,肝癌或其他癌变已确定无疑。

面对如此重笃人癌之战,主刀的院长十分沉着,立即破例邀请家属进入手术室,讲明手术情况。患者的儿子尽管心情沉重,但也很冷静,当即表示对手术情况理解,愿意按医生的手术方案办,配合做好术后生活护理。经切取肝上的结节送病理检查,报告为转移性肝腺癌,原发于何种脏器组织已无法探究。

术后的十来天,患者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各种并发症、多脏器衰竭相继袭来。但医护人员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更没有放弃对生命的关爱。他们勤观察,勤动手。患者四肢浮肿,血管难找,输液给药却一直畅通;翻身擦背按时完成;对病情发展容易带来的褥疮,直到患者去世,一直保持着局部干燥,没有出现溃烂。

结算住院费用时,最感人的一幕发生了。医院考虑到他们是工薪族,经济并不宽裕,母亲久病花费了不少,决定给予优惠,告知只收5000元。谁知老人的儿女却提出要交6000元,理由是医生和护士太辛苦了,医生的职业太崇高了。双方争执起来,最后,家属还是多交了500元。

虽然这个病人被误诊了30年,但医患之间没有出现对立,相互理解导致相互尊重和感恩。这样的病例好像清澈纯洁的水珠,汇聚在一起就能形成医患真情河,滋润和抚慰着我们的心灵。

转载请注明来源:误诊后,获得家属理解不难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