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液室里的众生相

    |     2013年6月13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161

输液室里竟然有那么多的人,这里简直是一个小社会。我常想,什么时候输液室也变得门庭冷落,是不是人们的健康水平和健康意识就真正提高了呢

这天,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有些头晕,就到社区诊所看医生。检查之后,医生说是脑血管有些问题,因为岁数大了,所以还算正常,只需输点液。于是我就去诊所的输液室输了7天液。不过这一输液,竟“输”出很多认识和感慨。

首先没想到的是,输液室里竟然有那么多的人,这里简直是一个小社会。几个护士往来穿梭,应接不暇。而来输液的人,大概分为三类。有一类人占多数,年龄约为五六十岁之间。一问,原来没什么病,是来输一些疏通血管的药,每年两次。据他们说,人到了这个年纪,心脑血管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来保健一下,反正有医保。看他们或坐或躺在那里,手上插着管子,谈笑风生,悠然自得的样子,这输液就好像是来玩儿的。

第二类是年轻人,以女性居多。大都穿着入时,举止优雅。看她们的样子,不像有什么大病,边输液边打电话,或谈业务,或拉家常。说话的腔调都透出一种优越感。我听到一位很年轻的女子打电话,完全是用命令的口吻说:“你今天必须把我那30万打过来,否则咱们的生意没法做了。”

第三类是小孩子,他们多是被长辈带着,千劝百哄,施以物质和精神的许诺,还是大哭小叫撒娇耍赖,但是扎上针后很快就老实了,边输着液边吃东西,或者大声背儿歌、背唐诗什么的,给小小的空间增加了热闹和喧嚣。

其次,输液室里形形色色的病人,也透着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小孩子输液,陪伴着的往往是好几个人,一个人输液,一大帮勤务员。而老夫妻,则都是互相搀扶着来到诊所,老伴躺在床上输液,另一个就给他垫上枕头,掖上被角,坐在床头,眼睛紧盯着上方的吊瓶,一会儿:“护士,换药了!”一会儿:“护士,拔针!”好像生怕错过了哪个环节。等输完液了,两人又互相搀扶着离去。而岁数再大些的,往往是孙男弟女一大群,床头一片热闹。但也有极个别的。记得有一位86岁的老太,从来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除了到窗口向护士“报到”,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别看她身子硬朗,毕竟岁数大了,输完液下了床,并不马上走,总是扶着床活动腿脚,过了一大会儿,再慢慢迈步出门。

这么多年,输液我经历过很多次。还记得从前,那时候输液是用一个大的胶盖玻璃瓶子,接一根粗粗的胶管子,针头也是粗粗的,还要消毒。现在这些全成“一次性”的了,轻巧又便捷。大家都知道,经常输液的人,手上的血管都不好找,我也是这样。几年前我住院,手术后需要输液,到第三天我的手就不好扎了。小护士来输液,我伸出血管比较好找的右手:“给你这只好手吧。”结果还是扎偏了,只好重来。小姑娘还挺幽默地说:“你这只好手碰上我这孬手了。”

曾有医生说过,治病能吃药就不要打针,能打针就不要输液。可是现在人们好像比过去娇贵了,往往有点不舒服就输液。有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全世界平均每人年输液2瓶,中国呢?8瓶!可是据我观察,我身边的人,输液的数量要远远超出这个数。这里面就涉及大家常说的“过度治疗”的问题。我常想,什么时候输液室也变得门庭冷落,是不是人们的健康水平和健康意识就真正提高了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输液室里的众生相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