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是前进的动力,还是牙周病的祸根?

    |     2013年6月24日   |   医学论文   |     0 条评论   |    1099

【摘 要】

压力作为一把双刃剑,在一定条件下会变为动力,超过一定限度会引起牙周病

压力牙周病的致病作用包括:

①引起机体内激素水平升高,抑制机体免疫力,使牙周致病菌侵袭和繁殖;

压力过大时易引起组织细胞凋亡导致牙周组织破坏;

③过大压力使人们不愿进行刷牙和牙周维护,提示医生在诊治牙周病时应了解心理压力对疾病的影响,在牙周治疗时有效干预心理压力以取得好的疗效。

【关键词】

精神压力;牙周病;动力心理干预

    《三国演义》中记载有“诸葛亮舌战群儒,鲁子敬力排众议”和“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西游记》“三魔见老魔怪他,他便使出激将法”,这都是激将法的范例。激将法是人们熟悉的计谋,目的在于调动将士杀敌激情或激起盟友共同抗故的决心。诸葛亮对东吴用的便是此计,古书中所说的“激气”、“励气”都是激将法,是指用刺激性的话语使将领出战的一种方法,后泛指用刺激性的话语或反话鼓动人去做某事的一种手段,是利用别人的自尊心和逆反心理中积极的一面,以“刺激”的方式,激起对方不服输的情绪,将其潜能发挥出来,
从而得到不同寻常的效果。激将法在使用时要看清对象、环境及条件,要掌握分寸,不能滥用。诸葛亮计激周瑜,对东吴用了激将法使孙权决计破曹,达到了激将的目的,在这里激将就是指激发其潜能,充分发挥其斗志,从而取得战争的胜利,在人们生活中施加压力就是激将法的一种。

1 压力在一定条件下会变为前进的动力

    我们日常生活中此类情况随处可见,利用激将法给人施加压力,让他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比如“限你三天完成工作,否则就离职”或“考试必须通过,否则留级”等等。通过这种方式给人施加压力,刺激人们的意志,使其将压力变成动力,使人充分调动自己的潜能,完成难以按部就班完成的工作。可见压力有他正面的意义,发挥好了会得到很好的效果,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压力变动力”,而动力是我们前进所需的能量,有了前进的动力,任务的顺利完成就有了保障。

    但从生理和生物学角度讲,人体组织细胞所能承受的刺激有一定阈值,若超过此极限,组织细胞就会被破坏,引起疾病发生。也就是说压力超过一定限度,超过人们所能承受的限度时,就会引起组织细胞破坏导致疾病发生,压力引起牙周组织破坏所致的牙周病就是最常见的疾病[1]。在高度发展的现今社会环境中,人们要面对工作、学习、生活上
的各种压力,这些压力在相对适当的范围内会促进人们奋进;但压力过大使人的精神和心理难以承受时,就会增加牙周病的易感性。

2 压力影响牙周病的发生和发展

    压力过大时会引起机体组织细胞的破坏,导致牙周病的发生。压力过大时,为排遣压力,某些患者通常会采取习惯性自虐的方式以排遣压力,最终造成自身外伤,如用外物、手指或指甲伤及自己的牙周组织,自伤性牙龈损害在儿童和青年人群中较为多见,这种损害常在口腔的同一地方反复发生。

2.1 压力对牙周病的影响随处可见


    在我们周围的独居者、无亲密朋友者、朋友家人关系不好者、易怒者都更容易发生牙周炎[2]。压力与口腔卫生不良密切相关,压力大者糖皮质激素分泌增加,抑制机体免疫功能,增加胰岛素抵抗,最终增加了患牙周炎的危险。Merchant通过对42 523名年龄为40~75岁的美国男性进行牙医调查发现,家人和朋友关系不佳、易怒者与牙周炎关系密切。随访10年,发现至少有1名亲密朋友者其发展成牙周炎几率比没有亲密朋友者低30%,参与社会活动和议会服务者其发展成牙周炎的几率比非参加议会者低27%。易怒指数最高者其患牙周炎的几率比易怒指数最低者高72%,每日易怒者其发展成牙周炎的几率比很少发怒者高43%,表明独居和易怒对口腔健康和牙周健康会产生重要影响,多参加社会活动、多交朋友、减少独居和减少发怒可减少口腔细菌并降低牙周炎的发生率,医生在治疗牙周炎患者时,应认识到社会和行为因素对口腔和牙周健康的影响。


2.2 压力和心理干预对牙周病的不同作用


2.2.1 精神压力、焦虑和抑郁对牙周病的致病作用

    压力、焦虑和抑郁影响牙周治疗计划的制定和治疗反应,本研究探讨了牙周病医生在检测患者焦虑、压力和抑郁与疼痛、止痛药物使用和牙周治疗疗效知识的关系。Kloostra PW检查了较大压力、焦虑和抑郁时是否提供特殊居住环境,资料来自美国牙周病学会171名会员,被访问者中男性占82.2%,白种人占88.2%,单独开业者占60.9%。发现被访者具有较多有关焦虑和压力影响疼痛、止痛药物和伤口愈合的相关知识,他们能更自信描述和感知焦虑和压力患者状况比感知抑郁患者的状况,为焦虑和压力大的患者提供更特殊居住环境,表明采访者有更少关于抑郁对牙周治疗反应的相关知识,为抑郁对疼痛、止痛药物和伤口愈合影响提供依据,让牙周病医生了解焦虑、压力对牙周病的作用及抑郁对牙周治疗的影响有重要意义。

2.2.2 害羞对口腔健康的影响[4]

    害羞(Self consciousness,SC)是感到不好意思或难为情。害羞与口腔状况和口腔健康相关行为有密切关系,Dumitrescu AL使用代表性设计,对Lasi地区2008年1-3月私人诊所连续随机在册登记的180例罗马尼亚成人(平均年龄35.8岁,72.6%为女性,57%已婚)进行了问卷调查,包括基本信息、心理、自述口腔状况、口腔健康相关行为问题,测量害羞的标尺有3个亚标尺,分别为公我意识(public SC),私我意识(private SC)和社交焦虑症(social anxiety),发现公众意识标尺与活动义齿明显相关,总害羞标尺与牙周问题明显相关。在分析口腔健康行为时还发现,私我意识与口腔健康行为如使用牙线、使用漱口水、去牙科检查频率有关,而刷牙频率与害羞亚标尺间无关。

    生物、心理和社会与口腔疾病发展和治疗有密切关系,行为医学、心理和牙科有关[5]。Meinlschmidt探讨了不同牙科病症(龋病、龈炎、牙周炎、灼口综合征和口臭)的生物行为意义及不同患者的生物行为特征,发现行为医学、心理和牙科等多学科知识为牙科治疗提供了依据,基于神经心理治疗概念,生理生物学过程与潜在心理治疗整合对牙科疾病产生了新的干预,探讨生物行为的干预效率(efficacy)和有效性(effectiveness)对确保口腔健康有重要意义。

2.2.3 认知行为治疗对牙周干预的作用[6]

    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CBT)是由Beck AT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有结构的、短程的、现在取向的心理治疗方法,主要是针对抑郁症、焦虑症问题进行修正功能障碍的想法与行为,以科学、高效和相对较低的复发率被多数心理学家接受和使用,是目前应用较广泛的心理治疗方法。RomanA采用随机试验的方法对CBT干预的牙周外科治疗与传统外科治疗进行比较,将52例牙周病患者随机分为2组,一组施行牙周外科治疗,另一组用外科治疗加CBT干预,心理研究指标包括对疼痛、焦虑和压力影响。结果表明在牙周治疗前采取CBT 干预能明显减少身体痛苦和焦虑,CBT能改变不理性信任和期望,并可通过改变认知行为使外科治疗所产生的疼痛和焦虑得到明显改善。

    口腔厌氧菌是牙周炎主要致病因素,口腔卫生的好坏直接影响牙周致病菌的繁殖和牙周组织的健康,坚持口腔卫生和牙周维护是治疗和预防牙周病的重要方面。Renz等报道,传统教育干预在长期的行为治疗中作用较小,基于心理模型和理论框架增加对成
人牙周病患者口腔卫生指导的干预,采取随机对照试验,观察心理干预对口腔卫生和牙龈炎、牙周炎的影响,发现心理干预能明显改善口腔卫生状况,减少牙周病发生的几率,心理干预对缓解压力和改善牙周健康有指导作用。

2.3 压力引起牙周病的机制

2.3.1 压力引起细胞凋亡,造成牙周组织损伤

    压力通过影响凋亡信号导致细胞凋亡并引起牙周病,Aarti等报道压力引起真核细胞诱发因子α(eIF2 α)在Sf9细胞中磷酸化是细胞存活和自杀的信号。通过探讨压力诱导真核细胞诱发因子α亚单位(eIF2alpha)在Spodoptera frugiperda(Sf9)卵巢细胞翻译调节磷酸化对细胞存活和死亡的影响,发现在BiP缺乏时,压力刺激caspase 激活引起细胞死亡,在非内
质网应力诱导eIF2 alpha磷酸化介导细胞死亡时JNK磷酸化(Phospho-JNK)和GADD-153水平升高,在对内质网(ER)和非ER 应力诱导eIF2 alpha磷酸化时,ATF4水平升高。当重量和突变δ PK2杆状病毒感染Sf9细胞时,抗凋亡基因P53诱导BiP表达,紫外线可诱导eIF2 α 磷酸化,而eIF2 α 磷酸化是caspase激活的原因和结果。Bip 影响 eIF2 α 磷酸化介导细胞存活和死亡间的平衡,包括衣霉素治疗细胞表达BiP 抵抗eIF2 α 磷酸化介导细胞死亡和辅助纯化重组突变磷酸模仿形式,刺激caspase 激活。表明eIF2 α磷酸化是应力信号和适应性变化,凋亡反应依赖于细胞场所和基因表达改变,一致的信号活性和蛋白间会产生相互作用。细胞凋亡可通过线粒体和死亡受体信号传导通道发挥作用,通过自由基和脂质过氧化物、细胞色素C和线粒体发挥作用引起对牙周组织的破坏[8]。

2.3.2 压力诱发激素水平升高,影响免疫反应导致细菌侵入和繁殖

    压力增大引起精神紧张和抑郁,增加了激素如糖皮质激素、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引起细胞因子、前列腺素和免疫介质释放,糖皮质激素水平升高可抑制免疫功能,引起宿主防御反应和免疫力降低,牙周致病菌更易于侵袭和繁殖,引起和加重牙周炎。

2.3.3 压力引起人们心理和情绪改变,不愿进行口腔清洁和维护

    精神压力增大时患者受情绪、心理影响,不想刷牙或忽视口腔清洁措施,口腔卫生和口腔治疗意识差;压力大的人吸烟多,牙面色素沉积增大和粗糙,附着于牙面的细菌繁殖加快,引起牙龈炎和牙周炎的发生和发展;压力大的人由于焦虑、易怒、不愿意与人交流,不想去医院治疗口腔或做牙周维护,牙周病也容易复发。

    综上所述,压力在一定条件下会变为动力,一定的压力和应激水平对人体是有利的,但过多过强的压力,过大的应激源和过高的应激水平对人体有害。过大的压力会引起机体激素水平的变化,降低免疫功能,细菌侵入和繁殖加快;压力过大时会导致组织细胞凋亡从而引起牙周组织破坏,医生应了解心理压力与牙周病的关系,积极有效的干预心理因素以取得好的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 Renz A, Ide M, Newton T, et al.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to improve adherence to oral hygiene instructions in adults with periodontal diseases[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7, (2): CD005097.

[2] Merchant AT, Pitiphat W, Ahmed B,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f social support, anger expression and risk of periodontitis in men[J]. J Am Dent Assoc, 2003, 134 (12): 1591-1596.

[3] Kloostra PW, Eber RM, Inglehart MR. Anxiety, stress, depression, and patients’ responses to periodontal treatment: periodontists’ knowledge and professional behavior [J]. J Periodontol, 2007, 78(1):64-71.

[4] Dumitrescu AL, Kawamura M, Zetu L, et al. Investigating the relationship among self-reported oral health status, oral health-related behaviors, and self-consciousness in romanian dental patients[J]. J Periodontol, 2009, 80(3): 468-475.

[5] Meinlschmidt G, Bolt O. Behavioral medicine, psychotherapyand dentistry[J]. Verhaltenstherapie, 2006, 16( 2): 122-132.

[6] Roman A, Moldovan R, Balazsi R, et al. The role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in the periodontal surgical treatment: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 Cognit Behav Psychother, 2012, 12 (1): 1-14.

[7] Aarti I, Rajesh K, Ramaiah KVA. Phosphorylation of eIF2 alpha in Sf9 cells: a stress, survival and suicidal signal[J]. Apoptosis, 2010, 15(6) : 679-692.

[8] Chen TL, Xu EL, Lu HJ, et al. The influence of diabetes enhanced inflammation on cell apoptosis and periodontitis[J]. Adv Biosci Biotechnol, 2012, 3(6A):712-71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压力是前进的动力,还是牙周病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