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心血管疾病" 有关的文章

生物标志物助力心血管疾病的临床决策

生物标志物助力心血管疾病的临床决策

- 2013年12月21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1721浏览 阅读更多...

8月24日,中华医学会第15次全国心血管病学术会议心血管与临床检验交叉论坛在天津召开。中华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主任委员尚红教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张运教授担任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陈韵岱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潘柏申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李新立教授等多位国内著名心血管和检验学领域的专家出席论坛,介绍了最新的生物标志物在心血管病的临床诊断、危险分层、治疗方案选择和预后判断中的作用,并结合心血管领域的最新指南,提供心血管疾病诊治的新进展和新思路。 NT-proBNP:心力衰竭诊断和评估的重要生物标志物 李新立教授同与会专家分享了心力衰竭生物标志物研究进展。心力衰竭生物标志物N末端B型利钠肽原(NT-proBNP)可为临床鉴别诊断提供更多的诊断信息,从而提高诊断的准确率。NT-proBNP半衰期长达60~120分钟,可追踪的时间长达24小时,比其他生物标志物在血液中的停留时间更长、状态更稳定,能够帮助临床医生准确发现早期和轻度心力衰竭。 美国心脏病学会基金会(ACCF)/美国心脏学会(AHA)联合制定的2013版《心力衰竭管理指南》在生物标志物检测的建议中指出,将NT-proBNP检测作为Ⅰ类推荐,用于非卧床的呼吸困难患者的病因诊断或急性失代偿性心力衰竭的临床诊断、严重程度及预后判断。 2010年中国《急性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和2012年欧洲心脏病学会(ESC)《急慢性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均对NT-proBNP在心力衰竭诊断、鉴别诊断中的应用进行了推荐。对于急性呼吸困难的患者,当NT-proBNP水平小于400 ng/L,心力衰竭阴性预测值为90%;该值大于1500 ng/L,心力衰竭阳性预测值为90%。急诊就医患者明显气急,如NT-proBNP水平正常或偏低,几乎可以排除急性心力衰竭的可能性。慢性心力衰竭患者NT-proBNP水平高于正常人和非心力衰竭患者,但增高程度不及急性心力衰竭患者。 此外,NT-proBNP水平具有重要的预后评估价值。在新发急慢性心力衰竭的病情恶化患者中,NT-proBNP水平均会显著上升,其幅度与心力衰竭的严重程度平行;病情缓解或有效治疗后回降。NT-proBNP水平越高,患者预后就越差。 hs-cTnT加速心肌梗死(MI)早期诊断与鉴别诊断、改善ACS危险分层与预后评估 潘柏申教授和陈韵岱教授分别从检验和临床的角度讲述了高敏感肌钙蛋白(hs-cTn)在急性心肌梗死(AMI)诊断中的应用。 2012年, ESC、美国心脏病学会(ACC)、AHA以及世界心脏联盟(WHF)共同发布的第3版 《心肌梗死全球统一定义》(以下简称《定义》)充分肯定了hs-cTn对AMI早期诊断及鉴别诊断的重要性。根据《定义》,医生须对临床表现为急性胸痛的患者立即进行hs-cTn检测。与既往临床上约需6小时才可观察到心肌肌钙蛋白(cTn)有意义的增高相比,hs-cTn 检测只需2~3小时,且检测值与6小时后的检测值一致,有效帮助临床快速、准确诊断AMI。 在hs-cTn的临床应用中,除 急性冠脉综合征(ACS)以外,出现其他心脏疾病时,也可能出现cTn增高的现象。因此,hs-cTn有望成为隐匿性心脏疾病的标志物,用于其他心脏疾病的鉴别诊断。而应用hs-cTn诊断ACS和MI时,需要结合临床表现(症状、病史或心电图变化或影像学变化)鉴别诊断,以正确解释cTn升高的原因。 hs-cTn同样有助实现早期ACS危险分层。2012年ACCF发布的《肌钙蛋白升高临床实践意义专家共识》(以下简称“共识”)指出,根据cTn检测结果及病史、心电图等对ACS患者进行早期危险因素分层,可指导临床治疗,改善患者预后。对于cTn升高的高风险患者,可采取早期介入治疗(如抗血小板、颈动脉支架术血管造影和重建);对于风险较低的患者则可采取早期介入治疗或保守治疗。 cTn作为生物标志物已成为目前诊断MI和对ACS危险分层的主要依据之一,但传统的cTn检测方法灵敏度、精密度较低。随着技术不断发展,具有高灵敏度和高精密度的高敏感肌钙蛋白T(hs-cTnT)检测业已问世。历经四代改进的hs-cTnT(Elecsys hs-Troponin T),最低检测浓度只有5 ng/L,是目前灵敏度较佳的cTn检测。 可见,作为导致心血管损伤事件的多种危险因素的“终点”标志物,hs-cTn凭借高度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可在心肌缺血损伤早期就能检测到,可缩短AMI状态的评估时间、改善风险分层。同时,对于ACS、心衰及稳定性冠心病患者的心血管事件均具有预测价值。通过及早诊断并实施治疗和干预,可极大降低再次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节省总体医疗花费,有效提高生存率。

Tags: ,
县级医院的“草根英雄”是这样炼成的

县级医院的“草根英雄”是这样炼成的

- 2013年10月29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1875浏览 阅读更多...

近年来中国城乡心血管病死亡率高居疾病死亡首位,它已经成为最大的健康杀手;与此同时,庞大的患病人群占有大量医疗资源,使医院和医生不堪重负。 业界专家早已发出呼吁,实现预防的关口前移,并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技术水平,是控制心血管疾病发生和发展的最佳途径。然而,我国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市,城市与基层技术上的较大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预防和治疗同步推进,这是不能忽视的现实背景。 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榜样,为基层的心血管疾病预防和治疗树立一个值得借鉴的参照。四川省郫县人民医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我们的视野。这家县级医院的心血管内科不仅被打造成了成都市的重点专科,而且是四川省的重点专科建设项目,另外还在该院建立了国家“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中心郫县人民医院分中心”。该院在心血管疾病上的突出成就也让他们数次站在国际性学术会议上交流经验。 作为县级医院,他们的成就令人刮目相看。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 思考 如何实现关口前移? 意识决定发展。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发展成就,取决于学科带头人的先进意识。 让我们先来认识这个人。他叫刘天虎,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成都心血管界有名的专家,尽管已从心血管内科主任升至院长,但他从未脱离过临床一线,行政加临床,他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竟长达14~16个小时,被称为“工作狂人”。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坐在办公室,抛却白天所有杂务的纠缠后,这个静谧的环境会为他创造很好的思考空间。 刘天虎是黄德嘉、曾智的学生,而黄德嘉、曾智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著名教授,我国心血管界泰斗。在跟着二位教授学习的几年中,从严治学的态度、病人利益高于一切的医德、综合利用各类资源去为病人谋求健康利益的创新思维便根植于他的心中。 “郫县人民医院的心血管内科实力很强,得益于曾洪燕主任医师、刘于菲副主任医师等专家,是他们为后来心血管科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刘天虎说,在1998年他担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时,科里的专家就用技术与医德在患者中建立了广泛认可的口碑。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那是一个重治轻防的时代,患者来到医院治疗,往往已经是病情都表现得比较严重,而前端的预防几乎是一片空白。恰逢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心血管疾病呈迅猛增长趋势。“病人越来越多,床位越来越不够用,专家越来越感觉到难以应付,医疗资源越来越吃紧。” 刘天虎意识到,要缓解这一问题,必须要将工作做到前面,也就是说,要实现关口前移,提前帮人们做好预防。其时,心血管病“关口前移”的意识尚未普遍引起重视,究竟该怎么做?没有一个成型的操作方法用以复制。 但机会总是留给有所准备的人。2005年担任郫县人民医院院长的刘天虎一直没有放弃这个问题的思考,机会终于来了…… 机会 与国内权威碰出火花 2007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血管医学大会,成为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迈入全新发展路径的一次起点。 刘天虎参加了这次学术大会,并在会外受到了国内著名心血管病专家、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王宏宇教授的接见。在交流过程中,王宏宇教授谈到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在大医院,专家教授们都将主要精力用在了为病人手术上,而应当被放在前端的心血管病的预防却被忽视,基层的技术水平以及提供诊断标准的硬件又相对落后,因此很难做到有效的疾病预防和治疗。刘天虎对这个话题充满浓厚的兴趣,他开始思考:如果我们能将这个没人重视的事情做起来,那必定有另外一番天地。他向王宏宇教授表达了这个愿望,立即得到王教授的赞许和支持,“我可以帮助提供技术支持!”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王宏宇教授是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心血管医学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血管疾病社区防治中心主任,同时担任国际血管健康学会执行委员会委员,他主要从事冠心病、高血压和血管病变的临床诊治和研究工作,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就。 在得到王宏宇教授的支持后,回到成都,刘天虎立即开始进行详细的筹划,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反复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向王宏宇教授请教。郫县人民医院对心血管疾病预防关口前移如此重视,王宏宇教授发现这是一家真正具有前瞻性和社会责任感的医院,于是在百忙当中抽时间帮助该院,不仅将卫生部的百项技术“血管病变早期检测技术”推荐给他们,还派人前往郫县对医务人员进行培训,同时承诺郫县人民医院可派人到北大首钢医院进行免费培训学习。 正是从那年开始,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医疗技术水平和防治水平在原来的基础上突飞猛进地发展。在北大首钢医院王宏宇教授的扶持和帮助下,他们在心血管疾病的诊治和预防方面发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 求变 观念更新产生化学反应 现任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余朝萍在2007年还是一个普通医生,但她在院长刘天虎的影响下,也强烈地意识到,预防应当作为重点放在治疗的前端,“刘天虎院长经常告诉我们,作为县级公立医院,不仅要为患者治好病,更重要的是要帮助他们做好疾病预防,尽可能让他们不生病、少生病,这样才能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从而彰显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于是,2007年10月,余朝萍和科室的主管护师杨静作为首批进修人员,被派往北大首钢医院学习,那里是全国第一家血管早期病变中心。“没有去之前,心中还有点小满足,认为郫县人民医院的心血管内科技术还可以,当真正走出去以后,发现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学,于是产生了强烈的紧迫感。”余朝萍说,她原来仅知道脑血管病、脑出血、脑梗塞等,“去学习时发现经常眩晕、头昏的病人可能是由于血管狭窄引起的;肾动脉硬化、狭窄,可导致顽固性高血压,致使血压控制不好,也治不好,所以要在早期预防血管病变……”余朝萍还说,在当时,郫县人民医院尚没有血管造影、冠脉造影以及专业的CT等,而这些设备是为血管早期病变提供精确诊断的前提。 感觉到巨大的差异后,她和杨静如饥似渴地投入学习,他们所学到的不仅仅是技术,更重要的是观念的更新。学习结束后,回到医院,两人立即将所学到的东西在全科室进行分享,观念的更新让整个郫县人民医院心内科医护人员点燃了发展的激情。在院长刘天虎的支持下,医院迅速采购了包括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仪在内的为疾病诊断提供精标准的先进设备,迅速将血管早期病变技术开展起来。与此同时,医院在体检科将血管早期病变列入体检中心项目,大力宣传预防的重要性,在体检中发现具有血管早期病变指征的患者,医院立马为他们制定防治计划,尽量避免他们将来出现血管硬化风险。 因为郫县人民医院在血管早期病变预防方面的强烈预防意识以及初步取得的成绩,在2007年底,国家“血管早期病变检测中心郫县人民医院分中心”在该院挂牌,值得关注的是,这样的检测中心通常都会选择在中心城区的大型综合医院,郫县人民医院是极少数挂牌的县级医院之一。然而,这仅仅是郫县人民医院在心血管疾病相继取得不俗成绩的开始。 成就 县级医院创造“不可能事件” 对血管早期病变的检测,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较为单纯的疾病种类,但它为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发展打开了一扇至关重要的窗口,因为血管早期病变跟不良生活方式、跟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等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促使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科的医护人员们较为广泛地涉猎更多的前沿技术,致力于去解决问题。同时,为了顺利地将疾病预防普及到群众中去,他们通过体检,对公务员、教师、医护人员进行了一次广泛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量高达7000余人,得出血管早期硬化的阳性率高达20%的调查结论。这是一个让人信服的数据,通过这个过硬的调查,他们深入乡镇、机关、学校、企业广泛宣传,普及心血管疾病预防知识,并派出医生团队到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指导,以帮助更多居民拦截疾病。 提供预防和治疗服务的过程也是医生试图在科研学术领域开创路径的过程。院长刘天虎告诉笔者,只有不断提高医务人员的科研水平、学术水平,才能进一步实现医疗技术水平的提升,才能更好为群众提供扎实有效的服务。在团队的努力下,他们不仅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了多篇分量重的学术论文,还发表了一片SCI论文。要知道,在基层的医院,医生要发表一篇SCI文章的困难度有多大,但他们做到了。据悉,这是成都地区县级医院心血管专业截至目前唯一一篇SCI文章。 除了发表文章,郫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还先后参与了重要专业著作的编撰,他们参与编撰了《血管病学》,自己编写了《静脉炎的防治》,另外还翻译了一部《血管医学》。这些书都在全国发行,为临床提供指导,作为县级医院的专科,能够在专业领域做出如此成绩,在国内也少见。 少见的还有站在国内和国际性学术会议上的高频率。作为心血管病专家,刘天虎经常受邀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做学术交流,该院那篇关于血管硬化的早期调查,就是在美国举办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公开发表的。2012年,全国心血管医学大会在成都召开,这次盛会吸引了国内权威专家的参与,另外还有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法国等多个国家的权威专家参与,而郫县人民医院正是承办单位,这,正是对该院在心血管专业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最大认可。 郫县人民医院在近几年做成了很多在外界看来一所县级医院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在既有成绩面前,作为领头人的刘天虎仍是低调而谨慎的,他依然保持着每天工作14到16个小时的习惯,依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思考,“人民群众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优势科目,其他的学科我们要齐头并进,因此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要尽量做到的是,让人民群众就近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避免他们远走他乡,因而我们需要用具体行动更加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Tags: , , ,
心率:不仅仅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标记

心率:不仅仅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标记

- 2013年8月12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759浏览 阅读更多...

对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持续探索 近年来,尽管在心血管危险因素(血压、血脂、血糖)的管理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心血管疾病仍然是西方国家乃至中国的主要致死疾病。 当今对于传统危险因素的控制十分重视,但是心血管残余风险仍然很高。在临床实践中,有相当多不具有传统危险因素的患者发生心血管事件。心血管领域学者从未停止对新兴危险因素的探索与研究,例如“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绝经后女性的雌激素缺乏”都曾作为新的危险因素加以研究,但是随后的干预研究未能证实临床获益。因此,这些因素只能作为“危险标记(Risk Marker)”而非“危险因素(Risk Factor)”。 心率是基本的生命体征,与心血管疾病关系密切,却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很多流行病学调查及临床研究显示心率与多种心血管疾病的预后相关,但传统的观点一直认为心率只是“交感激活”的窗口,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标记,而不是独立的危险因素。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一直缺乏“单纯干预心率”的手段,无法评估“单纯降低心率”的临床获益。β受体阻滞剂也可以起到减慢窦性心率的作用,但是由于这类药物还有很多其他的作用,因此,β受体阻滞剂的临床获益无法归因于单纯的心率降低。 伊伐布雷定作为特异性选择性窦房结If电流抑制剂,使“单纯降低心率”成为可能,相关的随机对照研究(RCT)结果使我们能够深入地研究心率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那么,心率是否能成为心血管疾病相关死亡的危险因素呢? 静息心率增快与心血管疾病的相关性 随访时间长达36年的美国Framingham研究结果揭示,无论对于男性或者女性来讲,静息心率增快者心血管死亡的风险明显增加。欧洲危险评分(SCORE)系统也把心率作为预测心血管死亡的基本参数。 INVEST研究纳入了22192例冠心病合并高血压患者,随访2.7年,发现心率与心血管事件之间的关系呈“J”型曲线,即静息心率在60次/分左右时终点事件发生率最低,而心率>70次/分或<50次/分都明显增加死亡率(P<0.0001)。CIBISⅡ研究结果表明,与心率>84次/分组相比,基线心率<72次/分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56%(P<0.01)。 这些证据一致地支持静息心率与心血管事件具有相关性。 心率增快与心血管疾病的病生理机制 心率增快可导致心肌耗氧量增加,同时由于心脏舒张期的明显缩短,会减少左心室充盈时间及冠脉灌注时间。前者造成心输出量下降,后者则影响心肌血供。 心率增快除了影响心脏,还会增加血流的剪切应力,对血管造成损害,促进粥样斑块形成,甚至诱发斑块破裂(图1)。 伊伐布雷定作为特异性、选择性的窦房结If电流抑制剂,能够起到“单纯降低心率”的作用。动物实验研究结果显示,给予伊伐布雷定会显著增加实验动物冠脉血流,并提高心脏每搏输出量。而对于载脂蛋白-E(Apo-E)基因敲除小鼠,伊伐布雷定干预则可以减少粥样斑块面积。 心率成为心血管事件的独立预测因子 BEAUTIFUL研究前瞻性检验了静息心率在慢性稳定型心绞痛中的预测价值。结果表明,在校正各种基线特征后,与<70次/分组相比,心率≥70次/分的患者心血管死亡风险增高34%(P=0.0041)(图2),心衰入院风险增高53%(P=0.0001),因心梗入院风险增高46%(P=0.0066),血运重建风险增高38%(P=0.037)。静息心率每升高5次/分,心血管死亡风险增高8%(P=0.0005),强烈提示静息心率增高对于心血管事件的预测价值。 2010年在《柳叶刀》(Lancet)杂志发布的SHIFT研究是观察“单纯心率干预”对于慢性心衰患者临床转归影响的大规模随机双盲对照研究, 研究纳入来自37 个国家677 个中心的6505 例慢性心衰患者,患者静息心率≥70次/分,基线射血分数(EF)≤35%,随机分为安慰剂组及伊伐布雷定治疗组,平均随访3.5年,主要终点为心血管死亡及因心衰恶化入院的复合终点。 该研究结果显示,在排除了年龄、性别、基础疾病等因素后,患者的基线心率是终点事件的独立预测因子,静息心率每增加1次/分,心血管死亡及心衰入院风险增加3%(P=0.014)。经统计分析表明:对于接受伊伐布雷定治疗的患者,心率下降越明显,终点事件发生率越低(图3)。伊伐布雷定组的临床获益正是根源于心率的降低。 心率干预能够改善临床转归 上述的SHIFT研究取得了令人振奋的结果,主要终点事件(心血管死亡及因心衰恶化入院)发生率显著下降18%(P<0.0001), 心衰死亡率(P<0.0001)及心衰恶化入院发生率显著下降26%(P=0.014)。后续的分析发现,伊伐布雷定的生存获益不受患者年龄、心衰严重程度、合并用药等情况的限制。SHIFT成为心衰治疗领域里程碑式的研究。欧洲心脏病学会(ESC)2012年更新的心衰治疗指南将伊伐布雷定作为新药加以推荐。 BEAUTIFUL研究结果显示,对于心率≥70次/分稳定型冠心病合并左室收缩功能障碍患者,伊伐布雷定能够显著减少冠脉相关终点事件(急性心梗入院/不稳定型心绞痛/冠脉血运重建)。以上结果提示伊伐布雷定的临床获益与基线心率密切相关。 正在进行的SIGNIFY研究纳入19138例心率≥70次/分的稳定型冠心病患者,随机接受安慰剂及伊伐布雷定治疗,以心血管事件作为研究终点,其结果将于2014年ESC年会公布,我们非常期待这一史上最大规模的稳定型心血管疾病相关死亡干预研究能够给未来的冠心病治疗带来新的证据和启发。 总之,目前积累的证据和材料提示,心率不仅仅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标记,而应该被当做重要的危险因素对待。特别是在慢性心衰领域,心率已经可以作为独立的危险因素。“心率干预”应该被整合到现代的心衰治疗概念中。我们期待未来在高血压、冠心病领域出现更多的相关研究和证据,不断地更新心血管防治的理念,从而不断地改善临床实践。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霍勇)    

Tags: ,
复方丹参方心血管作用机制系统药理学研究

复方丹参方心血管作用机制系统药理学研究

- 2013年8月4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783浏览 阅读更多...

心血管疾病(CVD)是在世界范围内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2008年约有1730万人因心血管疾病而死亡,占全球总死亡人数的30%。据估计,到2030年,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人数将增至2360万。虽已有很多针对CVD的药物和药物疗法,但我们仍亟需研发出新的治疗方法。 在CVD治疗方法的研发中,现代化中药(TCM)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复方丹参方(CDF)是治疗CVD的传统TCM方剂之一,为丹参、三七及冰片按450:141:8(重量比)的比例配制而成。临床研究发现,CDF对CVD有多种良好药理作用,如提高冠脉流量、激活超氧化物歧化酶及扩张冠状血管等,可显著降低CVD患者死亡率。但尚不完全明确CDF对CVD的基本临床作用机制。 CDF药理作用的研究遇到了几大挑战。首先,由于大多数中草药都可能含有数以万计的成分,通过分离化学成分来确定有效分子的过程就显得费时、费力、成本高;其次,单个成分可能对相关或不相关的多个靶点起作用,因此单个成分的药理学和毒理学效应也难于进行独立评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直以来,对复杂疾病的治疗,中药方剂都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起作用的,其总体疗效下可能存在不同成分间高度动态化的交互作用网络。因而,新兴的系统药理学方法有望提供强有力的新式工具和理念来解决上述问题。网络分析即为这类方法中的一种,通过网络分析可将TCM作为一个整体来评估其药理效应。 我们系统分析了CDF对CVD的药理作用,提出一种综合了口服生物利用度预测、复合药物靶点预测和验证以及网络药理学技术的系统药理学模型,为揭示CDF疗效和作用机制提供了新视角。模型的构建基于一系列的计算方法,包括机器学习法和网络分析,通过收集生理、生物化学和基因组等不同类型的数据来进行。该综合性模型将为TCM化学和药理基础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一种新型、高效的途径。 CDF数据库和模型的构建 CDF中包括3种植物,因此含有大量的化学成分,部分化学成分经证实具有极高的药理活性,这为在TCM原理和应用的研究中引入系统生物学的理念提供了重要依据。 我们通过检索中国科学院化学专业数据库(www.organchem.csdb.cn)、中草药数据库及相关文献获得各中草药的化学成分。最后得到的化学成分达320种,其中,丹参201种,三七112种,冰片31种(3种草药中相同的化学成分为24种)。建模流程图见图1。 我们收集了与CVD相关的预测候选靶点信息,通过对接模拟、分子动力学模拟、结合自由能计算来验证靶点并构建网络。 网络构建 我们收集的候选靶点和潜在靶点用于构建候选分子的分子—靶点网络。在ADME参数(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中,口服生物利用度是药物代谢动力学最重要的参数之一,较高的口服生物利用度往往是确定生物活性分子作为治疗剂的类药属性的一个重要的指标。根据口服生物利用度研究结果,101种化合物被最终认定为“候选化合物”,其中包括77种易被吸收的化合物、17种完整的人参皂苷、4种主要的人参皂苷代谢物和3种数量最充足的化合物。 我们的研究使用了41个经验证的潜在蛋白质靶点,这些靶点与心血管疾病的病理过程均有密切联系。其中有39个为丹参,即复方丹参方的主要成分。三七共有36个潜在靶点,其中34个与丹参的靶点重合。同时,结果显示,丹参的靶点集中于整个心血管系统,而三七除辅助丹参起作用外,其主要功能在于调节血管平滑肌细胞。数据同时也解释了为何复方丹参方将丹参用作君药而将三七用作增强丹参药理作用的臣药,这也证明将传统中药理论用于配制药方的合理性。 在图解网络中(图2~4),各节点代表分子、蛋白质、信号通路或疾病,网络边缘为分子—靶点、分子—通路或靶点—疾病交互作用。“分子—候选靶点网络”(C-cT网络)通过链接候选分子及其所有候选靶点而形成,“分子—潜在靶点网络”(C-T网络)通过链接候选分子及其经验证的潜在靶点而形成。“分子—通路网络”(C-P网络)中,如果信号通路中存在靶点,则该信号通路即链接到该靶点的候选分子。“靶点—疾病网络”(T-D网络)中,疾病与相关的候选靶点相连。 最后,我们用两个插件(NetworkAnalyzer和CentiScaPe 1.2)对这些网络的数量特征进行了分析。 结论 从配伍或药效学的角度,中药学是集理论、诊断、治疗为一体的一个独特(独立)系统。中药方剂(汉语称作“复方”)是临床上采用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通常由几种草药按照“君臣佐使”的原则配伍而成,其中“君”药针对疾病的主要病因或主证,“臣”药用于巩固“君”药的疗效或治疗兼证,“佐”药用于降低或消除“君”药或“臣”药的毒性作用,同时治疗伴随症状,而“使”药用于将其他药物引至靶器官。 与西药相比,中药疗法更能整体地治疗有机体的功能障碍。但由于化学成分的复杂性及其体内作用的复杂性,传统中药分子机制的解释就显得极为困难。因此,如何整体理解传统中药体系(即外在标志)及其相关内在变化也就成为了现代中药研究的“瓶颈”。 我们通过本次研究,首次提出了一种集口服生物利用度筛选、多药物靶点预测和验证及网络药理学为一体的新型建模系统,用于研究代表性中药方剂——复方丹参方对CVD的疗效。研究结果显示,在复方丹参方中,丹参用作君药,三七和冰片用作臣药和使药,这一发现不仅能加深我们对CDF作用机理的理解,还用现代的视角解释了中医的“君臣佐使”理论。 本次研究的主要结果如下:①我们设计了一种新型方法,用于在整体框架中用化学数据、基因组数据和药理数据研究CDF的作用机制;②我们构建了一个网络系统,可根据分子、靶点和通路间的协同交互作用确定方剂的关键组成、活性成分及相应的靶点,从而帮助实现中草药的临床应用;③我们开发的系统可用于解释中医“协同作用”的本质以及传统中药最重要的“君臣佐使”理论,该系统还提供了一种通过传统中药网络靶点掌握复杂疾病与药物干预间相互关系的新方法。 我们的研究结果还需进行试验验证,以支持对复方丹参方临床应用的进一步评估[本文摘译自 PLOS ONE 2012,7(9):e43918,详细资料请参考原文]。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