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动脉粥样硬化" 有关的文章

全国动脉粥样硬化中青年精英论坛第二季

全国动脉粥样硬化中青年精英论坛第二季

- 2013年12月29日 - 医学动态 - 10 条评论 - 3320浏览 阅读更多...

2013年11月29日,由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CCCP)、中华预防医学会卒中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SPCS)主办的活力沙龙暨全国动脉粥样硬化中青年精英论坛第二季在北京举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王拥军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陈韵岱教授、天津总医院程焱教授和新疆医科大学徐江涛教授共同担任大会主席。本论坛从2013年2月举办以来,已在全国18个城市举办了多场学术活动,与心内科、神经内科的中青年专家共同探讨心脑血管疾病方面的最新进展和热点话题,极大促进了国内同行的学术交流与经验分享。本版整理此次活动部分内容,与读者分享。 ■主题报告 从临床实践看抗栓治疗及斑块评价方法 TIA与轻型卒中患者不同病因亚型的治疗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王伊龙教授介绍,CHANCE研究证实,对于存在中高危卒中复发风险(ABCD2评分≥4分)的轻型缺血性卒中[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IHSS)≤3分]患者,早期(24 h)阿司匹林+氯吡格雷双联抗血小板(双抗)治疗较阿司匹林单药可显著降低患者卒中复发风险32%(P<0.001),且不增加出血风险。而大动脉粥样硬化型和小动脉疾病型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和轻型卒中最常见的类型,其对于双抗治疗的反应存在差异。 大动脉粥样硬化型 CARESS和CLAIR研究均证实,对于卒中或TIA伴颈动脉狭窄的患者,与阿司匹林单药相比,早期(7日内)阿司匹林+氯吡格雷治疗可显著降低第7天微栓子信号阳性的患者比例(CARESS:-37.3%,P=0.01;CLAIR:-41.4%,P<0.001),同时不增加出血风险。此外,根据SAMMPRIS研究结果,对于症状性颅内动脉狭窄患者,强化内科药物治疗的患者30天卒中复发率和死亡率较行经皮血管内支架成形术(PTAS)者显著降低(P=0.002)。这提示,对于症状性颅内动脉狭窄的卒中患者,内科强化治疗或更加有效。 小动脉疾病型 研究表明,小血管疾病(SVD)所致TIA应尽早开始抗血小板治疗。SPS3研究进一步证明,对于腔隙性脑梗死患者,双抗治疗较阿司匹林单药治疗并未降低卒中复发风险,但显著增加患者大出血发生率近2倍(P<0.001),同时全因死亡也显著增加(P=0.004),这提示,对于近期腔隙性脑梗死的患者,阿司匹林单药较双抗治疗获益更多。 抗血小板药物的抵抗现象——问题与对策 国内外研究均表明,部分患者常存在不同程度的抗血小板药物抵抗现象,针对其产生的可能机制,北京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龚艳君教授总结了应对抗血小板药物抵抗的几项措施.。 基因筛查 研究表明,细胞色素(CYP)2C19基因突变与氯吡格雷抵抗相关。对于需强化血小板治疗的高危患者,建议筛查相关基因用于指导抗血小板治疗。 抗血小板药物间的联用或替换 研究表明,新型抗凝药物替格瑞洛对比氯吡格雷可明显降低急性冠脉综合征(ACS)患者的复合终点事件发生风险(P<0.001)。但对于阿司匹林抵抗的患者,加用氯吡格雷未见任何心血管事件获益;而替换为新型二磷酸腺苷(ADP)药物是否有效,还有待研究进一步证实。 与质子泵抑制剂(PPI)联用,改善患者依从性 药物不良反应是影响患者依从性的主要因素之一。最新研究证实,阿司匹林与PPI联用可减少消化道出血,从而提高患者应用阿司匹林的依从性。对于氯吡格雷,从临床净获益出发,2013年美国急性ST段抬高心肌梗死指南建议,可以考虑氯吡格雷与PPI联用。 增加药物剂量与次数 杜泽力(Duzenll)等的研究显示,对于糖尿病伴心血管疾病患者,增加阿司匹林剂量可显著增加血小板聚集率。同时,几项研究证实,改善糖尿病患者的阿司匹林抵抗,增加给药次数优于增加单次给药剂量,此结论仍需更多临床研究进一步证实。 斑块成像全面评价易损斑块 清华大学赵锡海研究员指出,在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过程中,因血管壁正性重构效应,仅通过超声和磁共振等手段观察受累血管的管腔大小,不能全面反映易损斑块的特点。而通过斑块成像技术,可直接观察血管壁,反映易损斑块的组织学特性(如纤维帽薄厚、脂核大小、斑块内出血等),从而指导患者的临床管理,监测治疗的效果。 ■辩论赛 心脑碰撞:阿司匹林抗血小板治疗已过时还是无法撼动? 近年,随着新型抗血小板药物的不断出现,阿司匹林在心脑血管疾病二级预防中应用存在争议,其用于防治心脑血管疾病已过时还是无法撼动?对此,正反方专家基于证据进行了精彩辩论。 正方观点 阿司匹林是冠心病(CHD)/卒中防治的老标准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朱航:英雄迟暮——阿司匹林是CHD防治的老标准 《2013年抗血小板治疗中国专家共识》指出,阿司匹林增大剂量不能增加获益,反而会增加出血风险;ACS患者和经皮冠脉介入治疗(PCI)术后患者双联抗血小板治疗较阿司匹林单药患者临床获益增加。近年来,无新的直接证据证明阿司匹林用于CHD防治的获益的有力证据,而证明新型抗血小板药物治疗临床获益的证据却不断出现。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 汤建军:曾经的辉煌——阿司匹林是卒中防治的老标准 在缺血性卒中急性期治疗中,阿司匹林已经不是一枝独秀了,双联抗血小板治疗的使用改善了患者预后。新型抗血小板药物的良好表现,将来也有可能用于卒中的防治。因此,随着医学的不断进步,未来阿司匹林在卒中防治中的主导地位将被取代。 反方观点 阿司匹林是CHD/卒中防治金标准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谢小洁:经典就是永恒——阿司匹林CHD防治金标准 阿司匹林通过抑制环氧合酶(COX)发挥抗栓、抗炎等多种药理作用,具有独特机制的阿司匹林是CHD抗血小板治疗的经典与基石。进一步分析CAPRIE研究发现,阿司匹林降低CHD长期风险的获益并没有被超越,且目前新型抗血小板制剂治疗ACS也多是在联合阿司匹林治疗的基础上获益。欧美ST段抬高或非ST段抬高心肌梗死指南对抗血小板治疗药物的推荐中,阿司匹林的IA类推荐地位也始终未变。此外,ASCET研究亚组分析表明,在稳定性冠状动脉疾病(SCAD)患者中,阿司匹林较氯吡格雷更大幅度降低凝血酶原片段生成(P=0.023),提示阿司匹林可抑制血小板聚集和凝血酶生成。阿司匹林还可通过调节一氧化氮(NO)生成,增加SCAD患者的获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 冀瑞俊:循证证据——阿司匹林是卒中防治的金标准 在美国心脏学会(AHA)/美国卒中学会(ASA)关于心脑血管疾病的一级预防指南中,阿司匹林对于高危心脑血管病的一级预防为ⅠA类推荐。而通过综合分析CAST和IST两项大型临床研究发现,急性期应用阿司匹林治疗可显著改善脑血管疾病患者临床转归,因此在AHA/ASA关于卒中急性期治疗的最新指南中,阿司匹林是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抗血小板治疗的ⅠA类推荐。而对于脑血管疾病的二级预防,阿司匹林与氯吡格雷直接对照研究CAPRIE并未证实对于卒中患者的治疗氯吡格雷优于阿司匹林,阿司匹林也是各指南对脑血管疾病二级预防的ⅠA推荐。 总结 阿司匹林是心脑血管疾病抗血小板治疗中的经典 王拥军教授:正反两方4名辩手分别从心、脑血管疾病两个角度阐述了阿司匹林在此类疾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中的重要作用。两方辩论的结论趋于一致,“老标准”其实就是“金标准”,即阿司匹林是心脑血管疾病抗血小板治疗中的经典。 徐江涛教授:一说到老,大家想到的是过时陈旧,但是老也有另外一层概念:说明它是不朽、有生命力、老当益壮的,因此今天的辩论没有输赢,阿司匹林是“老而不朽,金而不贵”。

Tags: , ,
血清ALT,“双重身份”遭披露

血清ALT,“双重身份”遭披露

- 2013年12月14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2806浏览 阅读更多...

美国一项研究纳入6442例进行健康体检的无症状受试者,其中12%的受试者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40 IU/L,25%的受试者血清ALT水平属于正常高值范围(女性,19~40 IU/L;男性,31~40 IU/L)。研究者发现,对于无症状个体而言,血清ALT水平升高(包括正常高值范围)与多种心血管疾病标志物(包括脂质、脂蛋白、载脂蛋白等)相关。文章发表于《胃肠病学》[Gastroenterology 2013,145(6):1271]杂志12月刊。 美国梅奥医院金(Kim)等在同期述评中指出,血清ALT是常用的慢性肝病实验室标志物,同时也是普通人群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危险因素。NAFLD是最常见的慢性肝病之一,其不仅是代谢综合征的肝部表现,同时也可提示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及死亡率的增加。 该研究有助于人们进一步了解NAFLD、肝脏炎症、血脂异常以及心血管风险之间的关系(图)。但应注意:首先,该研究纳入了6000多名例行健康体检的无症状者,容易让人联想到基于普通人群的大样本研究。其次,该研究排除了已知心脏病、2型糖尿病、高血压或血脂异常者,研究对象可能比普通人群更健康,其中ALT异常的受试者可能与临床患者具有较大差异。最后,基于回顾性的试验设计,该研究并没有对潜在的重要风险修饰因素(如饮食、体育锻炼及服用阿司匹林)进行评估。 对于无明显脂质及代谢异常的个体,ALT或可作为早期动脉粥样硬化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升高的生物标志物。但应用现有ALT界值检测慢性肝病、心血管疾病等是否合适,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Kim等建议,现阶段应将ALT视为一种可连续评估肝脏炎症及超额心血管疾病风险程度的定量检测指标,而并非一种简单的二分法判断受试者健康与否的工具。 重新认识血清ALT正常值范围 ■ 内分泌专家点评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高鑫 该研究基于以往对肝脏疾病与心血管疾病相关的研究报告,旨在探讨血清ALT水平是否与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相关。研究表明,正常高值范围的血清ALT与多项传统的血清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密切相关,提示ALT水平可能作为新的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研究者提出,如果将血清ALT作为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应将其界值下移,即男性为31 IU/L,女性为19 IU/L。 事实上,目前采用的ALT“正常值”是早期根据献血员的肝酶分布状态而确定的相对值。近年来,这一“正常值”的概念受到很多质疑。多项研究显示,处于该水平范围内的人群中包括了许多NAFLD患者。目前普遍认为,NAFLD是代谢综合征的组分之一,而后者本身就是多种动脉粥样硬化相关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在该文章发表之前,已经有针对不同人群的研究表明,诊断代谢综合征的ALT水平界值低于目前普遍采用的ALT正常值。亚洲人群中,诊断代谢综合征的血清ALT界值相关研究也得到类似结果:中国,男性为26 IU/L,女性为20 IU/L;韩国,男性为27 IU/L,女性为18 IU/L;日本,男性为25 IU/L,女性为20 IU/L。上述结果同时提示,亚洲人群的ALT正常值范围要低于西方人水平。 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血清ALT水平与动脉粥样硬化密切相关,如果将其作为新的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则应该将目前的界值下移。由于不同人群或种族的特征不同,ALT下移的界值也存在差异,是将ALT界值降至同一水平还是因人群而异,还需要在更多的人群中进行前瞻性研究,从而明确血清ALT水平对动脉粥样硬化相关心血管疾病终点的预测价值。   高血清ALT,警惕动脉粥样硬化 ■ 肝病专家点评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沈峰 范建高 NAFLD是一种常见的慢性肝病,往往同时合并存在脂代谢紊乱,如高胆固醇或高甘油三酯血症,因此被认为是代谢综合征累及肝脏的表现。而血脂代谢紊乱又与动脉粥样硬化息息相关,因此,近年来也有研究者认为,NAFLD可能是冠状动脉性心脏病的高危因素之一。 ALT是反映慢性肝病的最重要的实验室标志物,那么ALT的升高是否也可以间接提示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该回顾性调查对二者间的相关性进行了深入探讨。 该研究得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结论:ALT升高或接近正常值范围上限也可能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 ALT与动脉粥样硬化标志物,看似无关的两类指标却有一个相关的媒介,即NAFLD。该研究中,ALT升高的真正原因并不明确,但据ALT与肝脂肪积分相关可以推测,ALT升高提示了NAFLD相关肝损伤的存在。因此,高血清ALT水平与动脉粥样硬化形成相关的实质可能是:NAFLD所伴随的脂肪从头合成、甘油三酯输出及胆固醇合成紊乱,与动脉粥样硬化形成及其相关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存在密切联系。

Tags: , , ,
【医学视频教程】动脉粥样硬化

【医学视频教程】动脉粥样硬化

- 2013年6月6日 - 医学视频 - 0 条评论 - 4111浏览 阅读更多...

医学视频教程------动脉粥样硬化 病理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动脉硬化始终是医学和生物化学研究的重点。其原因是因为它的普及性。许多人有动脉硬化,但是这个状态可以数年、数十年在人体内存在,却不显示出任何病态,然后它会突然以局部缺血、心绞痛、心肌梗塞、中风或心力衰竭等致命病爆发。在发展国家中动脉硬化后果是最常见的死因。 动脉硬化的特征是动脉的慢性退化及动脉壁的逐渐变化。由于结缔组织的增长、细胞内外胆固醇、脂肪酸以及碳酸钙的沉积、胶原蛋白和蛋白聚糖的聚集动脉壁变硬变厚,动脉变细,整个动脉失去弹性。 除主动脉外,常累及心脏的冠状动脉和脑、肾动脉,可以引起动脉粥样斑块破裂、血栓形成,管腔狭窄至闭塞,从而使有关器官的血液供应发生障碍。 由于动脉硬化过程非常复杂,参加的细胞和组织(上皮细胞、平滑肌、单核细胞、巨噬细胞、血小板)、分子(脂蛋白、生长激素、胆固醇、脂肪、胶原蛋白和细胞因子等)多样,其中关系错综,因此至今为止在医学上没有良好的可以预言动脉硬化的模型和技术。 致病因素  通过众多病史学和临床研究至少可以总结出一定的、有利于动脉硬化形成的因素。 高脂血症:公认的危险因素,主要是血浆总胆固醇和甘油三酯的增高,其中尤其胆固醇起关键作用; 高血压:高血压病人易发生,并且早而严重,好发于血管分叉、弯曲处; 糖尿病、甲状腺功能减退、肾病综合征等使低密度脂蛋白(LDL)升高有关; 吸烟:吸烟可破坏血管壁,诱导平滑肌细胞(SMC)增生; 遗传因素:冠心病具有家族聚集现象,约200种基因可能对脂质的摄取、代谢、排泄产生影响。 其他:肥胖症、性别(男性)、高龄、病毒感染、饮食结构(比如高热量和高脂肪的食物;如肉类或油炸食物)被确定为动脉硬化的可能因素。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