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医生成长" 有关的文章

感谢夜班让医生成长

感谢夜班让医生成长

- 2014年11月29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2631浏览 阅读更多...

背景:医院里有这么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别轻易换班,因为换班必黑。医院里也有那么一群被称为“黑人”的大夫,因为他们的班上真的很忙。同事怕他们,护士怕他们,每每他的班上不经历大风大浪实在稀奇。肖大夫就是南方医院呼吸内科这么一位“黑人”代表。某个晚上,肖大夫想起近期值班的各种场面,感慨万千…… 当大家看到这篇文章时,天是否已经黑下来了呢?回想每一个值夜班的月黑风高夜,这篇小文应该很应景吧。应什么景?应黑夜。我想,同是值过夜班的你一定会懂了。我其实是想向黑致敬。 有人对我说,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用它来寻找光明。 也有人对我说,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写出了肖大夫的笔记本。 我想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想用它来翻白眼。 如果你知道我的黑,就一定能明白我有多想“白”,哪怕是“翻白眼”的“白”都好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夜班一直以它独有的颜色陪伴我。所谓白天不懂夜的黑,有一种黑是纯粹的黑。这么多年过去了,“欺负新人论”失败了,“护士黑霉论”破灭了,“跟班烧炭论”粉碎了,独留我黑得通透,黑得彻底,黑得刻骨。统计学一次次证明,我就是黑的独立危险因素。 主任说,你是招财猫。你做住院总,ICU全上机,何等壮观;突然停电,一排捏皮球,何等感人。(N个呼吸机的后备电都失灵的事,你遇到过吗?) 护士说,真心伤不起。你的班上,场面太激烈,故事太丰富,经历太折腾。 同事说,跟你没什么交班的。问题是,怎么你第二天交了那么多的班。 前任、前前任住院总说,我们值班可以去饭堂吃饭,可以去医院门口蹭饭的。怎么你最大的活动范围也没走出医疗楼。 同学说,我真心想换班。刚听你讲完CPR,实操就来了,还连续来俩。看到清晨的阳光时,似乎重获了新生。 是啊,我也捶胸顿足,扪心自问,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Why?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听到一个声音,我瞬间明白了。那声音从黑夜里传来,振聋发聩,充满力量。它说,说得斩钉截铁,简直是咆哮啊。 “你醒醒吧!” 多么简洁的回答!那一刻我真的就醒了。原来,刚睡下的十分钟过后,我又被护士叫醒了。后来,我就很少再纠结这个问题。 我终于认了,不再奢望天亮。我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激励自己,我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鼓舞自己,我将“黑自己的班,让别人折腾去吧”鞭策自己。从那以后,我的座右铭也未曾改过——“抛弃幻想,准备打仗”。 一个实习生,一个规范化培训生,一个住院总,一个高年资住院医师,一个主治医师,多少个黑夜过去了。似乎有理由相信:好多年后的那个夜班,黑夜都想对我打招呼——“嘿,还是你啊!”。 感谢黑夜,感谢那些让我成长的故事,感谢陪伴我度过黑夜的每个人。各位同行晚安,愿你好眠!愿病人度过一个又一个安稳的夜晚!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