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输血科主任多兼职

    |     2014年1月14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4381

缺少专才只好选择兼任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邓硕曾

目前我国输血专业人才短缺,尤其缺乏高层次人才,因为没有专门的专业和培养渠道,所以输血科主任和学科带头人多来自检验专业,或由血液科主任兼任。我国既懂临床又懂输血管理的高级人才匮乏,而从其他专业改行做输血科主任,又往往难以胜任这项技术含金量较高的工作。输血科主任从哪里找一直是医院的一个难题。

麻醉专家兼任有一定优势

近年来血液保护工作日益深入人心,血液保护需要强有力的血液管理。由于血源紧张,提倡实施自体输血和限制性输血,即自体输血和血液回收是做“加法”,异体输血和输库血是做“减法”。为深入临床第一线,协调外科、麻醉科、体外循环和ICU节约用血,开展多学科、多模式的血液管理,选择麻醉科主任或专家兼任输血科主任,应该是协调血液保护的最佳人选。

医院的报表显示,中国医科院阜外医院2011年共行心血管手术10107例,术中血液回收15010U,库血用量18288U。由于输血科和麻醉科的协同管理,全院的共同努力,2012年手术量上升至11373例,增加1266例,血液回收18268U,比2011年增加3285U;库血用量16214U,比2011年减少2074U。同种异体输血由33.1%下降至27.5%,血液管理取得了较好成绩。目前节血工作正向婴幼儿心脏手术发展,血液保护进入“深水区”。

北京积水潭医院以骨科大手术为主,2011年手术量43008例,自体输血4613U,库血用量25313U。2012年手术量上升至45614例,比2011年增加了2606例;自体输血增至9679U,比2011年增加了5066U;库血用量25431U,比2011年减少了118U。2013年上半年手术量比2012年增加5.4%,术中自体血回收增加1%,库血用量下降11%。目前两家医院的经验已向全国推广。

两家医院的共同经验是:加强了管理,达成了共识,协调更顺畅了,输血指征执行更严格了,血液回收的力度也更大。这些都与麻醉科和输血科形成合力密不可分。

兼任是过渡时期的权宜之计

但是,麻醉科主任或教授毕竟不是输血专家,一旦医院建立了输血和血液保护的常态机制,全体医护人员建立起以病人转归为中心的输血文化,麻醉科主任兼管输血科的作用就将结束,除非他通过努力把自己变成输血专家。

输血科主任在综合医院中将面对内科、血液科和肿瘤科的输血问题。他既是临床专家,又是负责从事血液、血液制品、生物制品检验和采供血的专家。对于异常血型、凝血障碍问题,以及输血相关的免疫学问题及血液传播性疾病等,他都要有全面的认识、处理问题的能力和科研后劲。

很显然,麻醉科主任不可能有精力做两个专业领域的全能型人才,最终他们还是要将输血专业的学科带头人身份交还给输血科专家,回到麻醉与血液保护的第一线。因此,我国还应大力培养输血高端人才。

 

 

输血医学应设独立专业

广州血液中心临床输血研究所教授田兆嵩

客观地说,中国医科院阜外医院和北京积水潭医院的做法值得肯定。到目前为止,由于输血医师高端人才匮乏,尚没有比请麻醉科专家或血液科专家兼做输血科主任更好的办法。而要从长计议,必须从顶层设计,开通培养输血医师人才的渠道,才能为临床输送既懂临床又懂输血的专门人才。

高等教育没有输血医学科目

临床输血已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国内输血医学起步较晚。我本人做了26年临床医生,内科和外科都干过,后来主要从事血液病临床工作,改行搞临床输血时已52岁了。1989年开始撰写、1993年正式出版了我参与主编的国内第一本临床输血专著——《临床输血学》,这本书也促使我走上了临床输血的研究之路。

有人调查过,在现有输血从业者中,中专学历者约占80%,本科以上学历者占20%,其中硕士、博士毕业生仅占2%。而且也就是在近几年,高学历者才陆续进入血站或输血科。人员的专业构成也比较杂,检验人员占大部分,另外少部分为临床、药学、公共卫生、生物学、护理等专业人员。他们之中的多数为中途改行过来。输血医学的知识和技能主要从工作实践中获取,缺乏正规化和专业化培训。

虽然国内有五六家医学院校有输血本科专业,但都是挂靠性质,例如检验学系设有输血技术方向班。为什么没有独立的专业?因为输血医学至今未纳入我国高等教育的学科专业目录中,没有“出口”也就无从设立“入口”,医学院校不可能开设专门的输血医学教育课程。发达国家在这方面比我们要先进得多,如美国的输血医师与其他专科医师一样,需要接受至少8年的医学教育,从业者持有Ph.D或MD学位。

一半临床医生输血认识存误区

在医院做输血科主任,必须熟悉临床。否则一旦出现输血问题,很难说服临床医生。我国一方面在闹“血荒”,另一方面临床则存在不合理用血现象。例如,有的单位曾做过调查,发现临床医生对临床输血知识的掌握合格率只有50%。主要存在的误区包括:1.不该输的血输了,即掌握输血指征不严格。2.输血量掌握不好,或多或少。3.不合理搭配输注,如把红细胞和血浆,甚至血小板搭配在一起输,认为这就可以代替输全血。4.把血当成营养品,认为输血可以提高病人的机体抵抗力。输血医学是一门实用性很强的学科,例如,分离成分血的技术做好没问题,但怎么用于临床、何时用于病人身上,就得靠熟悉临床。

血液科和输血科比较接近,基础理论相同,病理生理相同,所以有些医院都是血液科主任或副主任兼做输血科主任。最近有一个对17家医院血小板输注现状的调查结果显示,凡是血液科主任兼做输血科主任的医院,血小板输注比较合理。

目前,国家非常重视输血医学,投入很多,也培养了不少人才。但这些人才主要是高端技术人才,临床输血医师仍然十分缺乏。就像很多医院不缺少检验技师,但缺少检验医师;不缺少药师,但缺少临床药师,以至于在很多疑难重症病人的大会诊中,相关内、外科的专科医师,ICU、影像科医师都来了,唯独没有输血医师及检验医师。其实,输血医学在血液病、心外科、产科、实体器官移植等领域的治疗和各种原因所致失血性休克的抢救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高校设立输血医学专业,努力培养既懂临床又懂输血的专门人才,已是一个非常需要紧迫解决的问题。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