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插画师——左手医学,右手艺术。

    |     2016年7月26日   |   医学动态   |     37 条评论   |    26446

       两年多以前,湖北省武汉市某医院的骨科患者刘女士需要动手术。术前,医生杜鹏画了张清晰明了的手术示意图给她,并就着这张图细细讲解:她的骨头出了什么问题、如何动手术及术后效果等,刘女士一看就明白了。如今,如果再让杜鹏遇到这类患者,他可能会做个更生动的手术小动画。只是,这种假设不成立,因为杜鹏辞职了。杜鹏在医院时提供的这项服务,确切地说叫医学绘图,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医学工种。一度,国内不少教学医院都有专职的医学绘图师。但近年来,这个工种在国内医院中正急剧萎缩,濒临绝迹。越来越多像杜鹏一样对这一医学艺术和技艺感兴趣的人们正在“出走”,试图在更广阔的领域、通过更自由但无保障的方式寻找出路,甚至成就一番事业。
让医学与艺术握手
       走下手术台,改为坐在电脑前点点画画对于自己事业的转轨选择,杜鹏解释主要是源于其对医学绘图的热爱。“从小我就喜欢画画、喜欢摆弄电脑。学医后,我发现医学绘图能将我的专业所学与这两样爱好充分结合起来。”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艺术与医学完美结合的工种。医学绘图师依据医学科学内容,遵循美学规律,运用科学的艺术表现形式,准确、形象、生动地表达医学科学的深刻内涵。“比如外科、骨科等手术比较多,绘图师能详细地记录手术术式、过程,这样比用文字描述更便于理解,更能促进外科诊疗技术提升。”除此之外,医生发表论文、制作课件、编写书籍等都需要用到大量的医学插画,有了绘图师,这样的工作才能事半功倍。
       正是出于这样的认知,杜鹏一步步摸索上路。“开始只是自己画画练练手,后来掌握的技术和方法越来越多、越来越熟练。读研究生以后,我已经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兼职承接一些来自国外医生、药企等的订单。”
       杜鹏介绍,自己的优势在于,一方面有医学研究生的专业背景,所以,在医学美术创作时能快速理解委托人的意图,准确、生动地表达医学观点,这绝非短期学习所能积累到位,更非普通美术专业人士所能胜任。而另一方面,医学绘图又是以美术基本要素、技巧、表现手法、艺术构思等为创作要素,从复杂的医学现象中抽象出其本质的、概括性的东西集中起来加以表现,并借鉴其独特的艺术特征,利用美术的色彩学原理和美学原理,创造出艺术性与科学性相统一的医学美术作品。这其中的技术难度,也让普通医生望而生畏。“可以说,一手医学一手艺术,我们需要做的是紧密有力地两手交握。”

医学插画师
医学绘图师的培养令人忧

      除了骄傲,杜鹏对于医学绘图师职业还有一份纠结的心情:“我们国家现在的医学绘图师规模、培养机制、发展环境都令人担忧。”
首要的问题是人才短缺。据了解,在北美有1200多名插画师在为整个医药界提供服务,而根据杜鹏的“乐观”估计,目前国内能提供这类专业服务的医学绘图爱好者不超过30人,而且大多属于业余“玩票”性质,职业绘图师则更少。
    “医学绘图师紧缺的首要原因是没有人才培养体系。”人民卫生出版社外科编辑部主任贾晓巍介绍,很多年前,中国医科大学曾有过医学绘图专业,但因为学生就业范围窄,在医院和医学院校等主要的就业单位不受重视,且收入较低,就没有继续开下去。目前国内高校已没有医学绘图相关专业,医学生课程体系中也少有相关课程,对应的教材也不再提供。
      而据了解,美国的医学院则不同程度地开设有医学插图与动画等5个专业。与此同时,在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医院和医学科研机构设有专门的医学绘图工作室,并聘用专职医学绘图师。除了科研价值,医学绘图的商用价值在很多国家也被充分开发利用。在北美,商用医学绘图约占整个医学绘图市场的20%左右,但在我国,已被开发的商用价值市场几乎为零。
       而即使是国内有限的以医学教育、科研为目的的医学绘图市场,也难言充分和规范。“以前我们医院也有绘图师,但如今大家工作量都太大,绘图师反而用得少了,慢慢地这个岗位也就不再设了。”北京某大型三甲专科医院退休专家惋惜地表示。
没有医学绘图师会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工作不是照干吗?”江苏省某大型综合医院神经内科的一位主任医师称,一些医学网站尤其是国外的相关专业学术网站上还可以找到大量医学绘图素材,稍加改动就能使用。

医学插画师
       对此,杜鹏苦笑着摇头。在他看来,“网上闹**”的做法既简单粗暴又危险得令人汗颜。首 先,使用网上医学绘图素材属于侵权行为,“网站上的那些原创图片绝大多数是只准看、不准翻用。但很多人不尊重人家的版权,直接拿来用,甚至连水印都不抹。这样的行为被发现了会吃官司,即使不被发现,也很丢脸。”此外,这些图片因为不是量身订制,所以适用性有限,一些特殊的、创新的个性化需求很难得以满足。
向医学“暴发户”说不
       量身订制、原创性、精准性,这是包括杜鹏在内的国内医学绘图师的“核心竞争力”。两年前从医院离职后,杜鹏在深圳开了一间个人医学绘图工作室,试图通过这一独特技能养家糊口。但把爱好作为职业后他沮丧地发现,比起国外,国内医学界对医学绘图的价值认知严重不够。有调查显示,在北美,一名专职医学插画师年收入在63000~77000美元之间。杜鹏大概计算了一下,“同样的单子,国内的开价往往连美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重庆唯一的专职医学插画师张舟与杜鹏有着相似的经历——医学研究生背景、弃医从画、成立个人工作室。根据媒体相关报道,“目前她的收入远远比不上医生或者在校老师”。
       这样一份既需要过硬医学背景,又需要良好的美术和IT基础技术的工作,其作品却只能卖出“白菜价”。但失落归失落,“杜鹏”、“张舟”们依然在沿着这条道路拓荒前行。支持他们走下去的,一个是热爱,一个是对行业发展前景的判断和信心。“现在我们把它当做一个朝阳职业。不同于传统的绘图师,我们精通英语,还对Photoshop、Illustrator等设计软件的使用得心应手,作品也因此从静态插画,发展到2D、3D动画甚至多媒体交互的形式……”杜鹏解释, 除此之外,随着国内医药界版权意识的提高,医学绘图不仅有科研方面的需求,商用需求更大、更迫切。

医学插画师
     “现在我国医疗事业的大车正越走越快。但医学并不只包括更先进的设备、更高效的诊疗工作,它还包括更多更‘软性’、更人文的东西,比如近年来大家越来越关注的医患沟通。”而医学绘图、医学摄影等正是医学人文、医学文化得以落地和承载的介质。
       杜鹏举例说,他的业务不乏为医学论文配图,在很多国际顶级科研期刊中,这是一项必要内容。“对比国外医学科研人员专业而唯美的医学插图,国内同行的图就像小学生涂鸦。我们的医学界常讲SCI论文数量等,这固然是衡量医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但医学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医学“软实力”负载着传承医学精神、医学人文、医学素养等长远使命,脱离这些谈医学,就有可能沦为医学的“暴发户”。​

转载请注明来源:医学插画师——左手医学,右手艺术。
  1. 大胆人体ᛴ赵雅芝写真爱上了妹妹剩女的诱惑 高维那我的裘可妹妹女子拍写真遭性侵云上的诱惑 优酷桃花妹妹 漫画mm520.ga

  2. 因为当年中国空军的歼-5就是37炮的配置,所以越南也就只能跟着用37炮了。况且37炮本来就是打炸逼的,让越南人拿着这个去轰美军炸逼(带满炸弹的F-105)正好物尽其用。

  3. 大家总是说公务员待遇好啥的,其实你如果喜欢可以去考试啊,现在都是很公平的,没有必要一说公务员就跟仇人似的,各行都有累的地方,呵呵

  4. 大家总是说公务员待遇好啥的,其实你如果喜欢可以去考试啊,现在都是很公平的,没有必要一说公务员就跟仇人似的,各行都有累的地方,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