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医师职业精神本质?

    |     2013年11月7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6822

第八届中美医师职业精神研讨会10月24-25日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召开。来自中美两国的临床医生、基础研究者及行政管理者就医师职业精神建设所面临的挑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什么是医师职业精神的本质?在如今这样的大环境下,医生们如何坚守职业精神?不同的人对于这个问题显然有着不同的理解,但是我们的目标却都是为了推动医疗的发展。

■ 外科医生、医院院长

明确医道方向,科学看待医学

讲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腔镜外科 北京大学医院 王秋生

坚守医道,精诚至善

专业人员眼中的医道 指医学界与社会达成的共识和承诺,具体包括三项基本原则和十项职业责任。三项基本原则是患者优先、患者自主和社会公平原则;十项职业责任是提高业务能力、诚实对待患者、为患者保密、与患者保持妥当的关系、提高医疗质量、促进共享医疗、公平分配医疗资源、尊重科学精神、解决冲突维护信任及严格自律履行职责的责任。

非专业人员眼中的医道 是指“金奖银奖不如患者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患者的口碑”。但是我认为,这也并不是一味地要追求患者至上的原则,更恰当的说法应该是,医生与患者之间是“兼爱互利”的关系,因为“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模式是不会持久的。可以这样说,医生是患者重返健康之路的一根拐杖,患者永远是医生的考官、老师。

成果宣传,科学客观

生、老、病、死是人生四大难题,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只要进了医院就应该被医生治愈,就应该“站着走出医院”而不是“躺着出去”,我觉得这是人们对现代科学的误解,因为其实我们的科学技术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的程度。

■ 急诊科医生

喧嚣和困扰中坚守职业精神

讲者: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陈旭岩

我们身处这样喧嚣的、功利的、浮躁的世界中,我不敢说所有的人都在坚守,也不敢说每一个人在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够坚持与坚守,特别是在一些特殊事件发生的时候。

是什么让我们坚守?

当一个之前连脚趾头都不能动一下、没法喘气、差点和死去的妈妈埋在一起的、贫穷的重症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孩子,如今可以在你眼前像准刘翔一样欢快地奔跑时,我们心底最纯净、最神圣、最柔软的那部分就会被触动。试问,有哪一种职业会有如此美妙的心灵体验呢?

身为急诊医生已近30年,有太多辛苦、太多委屈,但是和这种无可比拟的回报相比就真的不足挂齿。所以我从来都感恩,感谢上苍给我一个如此至真、至善、至美、至精、至高、至妙的职业,这份职业自身固有的光芒可以令人世间所有名利、物质的东西黯然失色。

所以,我们会轻易放弃最初的梦想和信仰吗?

不确定性是对临床医学最好的概括

我们总希望事情“非此即彼,非彼即此”,但是医学上却往往是“是此是彼,非此非彼”的情况,这其实就是一种“灰色地带”。

在临床当中,“黑”或者“白”这样鲜明的决策非常少,绝大多数决策都需要在黑和白之间的灰色地带进行,而这是非常难、非常高端的工作。

谁都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简单评判

这个世界的大环境本身就是喧嚣、功利、浮躁、诱惑的,是商业无孔不入的。而在临床一线上所受到的困扰、困难、痛苦或者生命的威胁,是无法在课堂上、讲座中、办公室里想象的。因此我以为,对于医疗的事情,谁都无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简单评判。

■ 政府官员

医师职业精神对改革的启示

讲者: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法制司正研一处处长 石光

从人类价值追求看医师职业精神

人类永恒的价值追求和终极价值包括爱众生、利他、无私的爱以及不求回报的爱。按此推论并结合实际,我认为医师职业精神应该包括超越自利、追求卓越、奉献大爱、赢得尊重。

从经济学角度看改革

被誉为经济学鼻祖的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有这样两段话:“我们把自己的健康托付给医生,把自己的财富、有时还把自己的名誉和生命托付给律师,这种责任不能随便托付给一个平庸或者地位低下的人。因此,他们的报酬必须给予他们社会上应有的地位,与这样一种重要的职责相称。他们在接受教育时必须付出长久的时间和巨大的费用,同上述情况结合在一起,必然使他们的劳动价格更高。”

“公众赞誉是卓越才能报酬的一部分。在医生的职业中,这是报酬的一大部分”。因此,从古至今,医生都是“小康”水平,不能是富豪、大官。

由此,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医生是一个高尚的群体,应该享有有尊严的生活、有体面的收入、合法的来源!这是改革的核心问题,不是无关紧要的问题!

■ 美国职业精神研究者

美国医师职业精神面临的新挑战

讲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戴维·罗思曼(David Rothman)

职业精神的争论与统一

美国关于职业精神的概念,一直争论不休。例如,20世纪50至60年代,职业精神相当于保护其成员利益的行会工作;20世纪90年代,职业精神则代表着抵制管制式医疗的最美好远景。然而,在关于职业精神的所有讨论中,大家的普遍共识是核心原则对于医疗实践的诚实和质量、对于医师的公共信任至关重要,其核心原则包括利他主义(患者利益优先)、终身学习、对同僚和医疗机构进行监督。

美国医疗模式的改变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巨变时期,我们正在见证着的无异于是卫生保健服务在组织上的一场变革,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正在消失的个人独立行医者 1996年,41%的医生是1~2个人联合行医,而2013年,这一数字降低为32%;与此同时,由6~50人联合行医的医生群体从13%上升至19%。如今,只有2%的新医生会单独行医。据某招聘公司在2004年研究报道,个体独立行医者的招聘比例为22%,而2012年这一比例仅为1%。我们可以说“对个体独立行医的医师的招募几乎完全废止了”。

床边的陌生人 这种转变是说现在的患者越来越不了解医生,同样,医生可能也越来越不了解患者了,很难说这种改变是好是坏。在现在的医疗模式下,如果社区医生已经没有能力给予某个患者治疗和持续的医疗服务时,就会将患者转给专科医院的医生进行进一步的治疗。转诊之后,虽然专科医师与患者之间是很陌生的,但是可以令患者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

医师职业精神的新挑战

由于以上行医模式的改变,职业精神问题在美国也面临着的新挑战。因为职业精神的核心原则必须变成组织共有而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的特征;医院/组织的实践必须承诺患者利益优先。此外,对患者福利的承诺和对社会财政福利的承诺是否可以和谐共存也是美国医师职业精神正在面临的新挑战,需要我们逐步探讨。

(本版由扈妍整理)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