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培训医生很“魔鬼”

    |     2013年11月19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2599

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支持下,我来到美国排名第一的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进行为期两年的访问学习。除了科研训练,带给我更多震撼的是美国先进的医生培训体系。

低年资医生训练机会多

美国的医学生在上医学院之前,都必须先有其他专业的本科学位,以使医学生的知识更加全面。这使得他们从事临床实践一般比我们要晚3年~5年。但在医学院毕业之后,每位从事医疗工作的医生都需要进行3年以上的住院医生培训,外科通常5年以上。如果想从事专科工作,还要进行2年~3年的专科医师培训(fellow)。这些训练非常辛苦,受训的医生都没有固定的岗位,每天早上6点之前就来医院查房,进行病例讨论,准备手术。但这些全美统一的训练使得他们受训之后很快就可以独当一面。

在安德森癌症中心,负责胰腺癌专科治疗的目前只有两位正式医生。他们每年进行的胰腺切除手术有200多台,其中近30%需要联合血管切除。所有这些手术,都是他们带着两个进行轮转培训的fellow来完成。更重要的是,他们给fellow大量的机会,多数手术都是让fellow来主刀。有时切除肿瘤之后,就让fellow带着来轮转的住院医生扫尾。有一次在切下肿瘤后,负责带组的教授让fellow带一位住院医生做胰腺癌手术中关键的胆肠吻合。大概是第一次,住院医生有些紧张,缝合得不太理想,站在台下的教授就不断鼓励他,给他画图讲解。这个时候手术已经从早上做到下午5点多钟,每个人都很累,但他们仍然留时间给住院医生慢慢缝合。我想,若干年以后,这位住院医生如果有机会培训新的医生,也一定会把这种悉心带教的传统继承下去。

不仅是胰腺癌手术,参观其他手术以及和其他医生交流就会发现,这样的氛围几乎弥漫在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每个手术间和全美的绝大多数教学医院。他们就像人才加工厂,每一台手术在治病救人的同时,也在不断塑造人才。大概是受到美国外科鼻祖Haslted的影响,他们一脉相承的培训体系保证了几乎每位医生的动作都是从容不迫,精细操作,讲究层次,不追求手术速度,而是追求患者康复速度、生活质量和生存率。

医生培训体系规范统一

医学院毕业之后的培训是全美统一进行,这是所有医生独立医治病人的必需阶段。每年对参加培训的医生都有严格的数量控制,每位医生管理的患者、主刀的手术等也严格量化,从而保证了培训的权威及有序,也保证了全美各地治疗水平的均一性。比如全美住院医师认证系统ACGME(Accreditation council for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包含了上级医生审核过的每个住院医的工作情况,这是日后进一步申请fellow或直接参加工作的依据。另外,美国每年都有专门的评估机构严格评价各个教学医学培训的质量,并有一定的淘汰率。特别值得注意的有以下几点:

1.由于留在本院的都是已完成培训、能够独立带组的医生,也没有实习生、研究生、进修生及其他本院医生来与受培训的住院医生及fellow竞争临床机会,从而使得受训的医生们拥有大量的锻炼机会。

2.由于受培训的住院医生及fellow都没有固定的位置,保证了他们在培训后可以自由选择职位。这也是美国医生自由流动的基础。而每年源源不断的新人参加培训,也确保了医学人才的延续性。

3.受培训的医生一旦结束训练就可以独立行医,如留在教学医院,成为本院正式医生后即开始独立工作,独立带组。高质量的训练之后,应付日常工作绰绰有余。在教学医院,大量的工作同时也是大量的锻炼机会,可以留给新的住院医生及fellows完成。 另外,美国的医生助理(assistant physician)也会协助临床医生分担一些工作。

4.在美国,学生医学院毕业后即成为临床医学博士(MD),不需要再读研究生。拥有MD、PHD(科研医学博士)双重学位的医生,多是在医学院期间完成基础科目之后再进行3年~4年的科研训练,完成答辩后再继续回医学院学习临床医学。住院医生及fellow在培训期间也往往会做一些临床观察、病例总结等方面的科研。像安德森癌症中心这种著名学术机构,则明确要求进行培训的fellows另外花1年~2年专门进行实验室科研训练。一旦在教学医院成为独立医生后,就可以通过申请科研经费招募博士后等来进行科研工作。

5.美国的医学生在医学院毕业以后,就开始选择自己的专业,那些对全科感兴趣或者少数难以进入自己喜爱的专科而被迫选择全科的同学,就开始按照全科培训思路进行住院医师训练,时间多是3年。美国政府为鼓励更多的毕业生从事全科医生工作,在住院医生培训、毕业后的待遇等方面给予了很多政策倾斜。

美国的患者进医院,负责给他们看病的,一定是医学院毕业后至少经过3年魔鬼般培训的医生。这些医生不仅有扎实的临床基本功,还有良好的医德医风。这是美国患者对医生信任的基础,也是医生普遍受尊重的前提。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