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暴力事件对医学生的思想影响及疏导

    |     2014年7月20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2971

医疗暴力,泛指医疗活动引发的暴力行为,亦称医患暴力或医院暴力。 [1]中国近十多年以来,医疗纠纷日益普遍,医疗暴力频繁发生,医患关系不断恶化,矛盾复杂,冲突激烈,已成为转型时期一项突出特征,严重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引起了广泛关注。医疗暴力的成因众多,如医患关系紧张,据相关机构分析表明80%的医疗纠纷与沟通不到位密切相关 [2];再者医疗效果与患者预期落差大,与其投入的金钱、时间、精力成反比等。透过种种因素可以发现,引发医疗暴力的关键因素在于信任的缺失——医患双方互不信任,尤其是患方对医方极不信任,以及患方对现有医疗纠纷解决机制的不信任。

医疗暴力,泛指医疗活动引发的暴力行为,亦称医患暴力或医院暴力。中国近十多年以来,医疗纠纷日益普遍,医疗暴力频繁发生,医患关系不断恶化,矛盾复杂,冲突激烈,已成为转型时期一项突出特征,严重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引起了广泛关注。医疗暴力的成因众多,如医患关系紧张,据相关机构分析表明80%的医疗纠纷与沟通不到位密切相关 [1];再者医疗效果与患者预期落差大,与其投入的金钱、时间、精力成反比等。透过种种因素可以发现,引发医疗暴力的关键因素在于信任的缺失——医患双方互不信任,尤其是患方对医方极不信任,以及患方对现有医疗纠纷解决机制的不信任[2]。

1. 医疗暴力事件的现状分析

1.1国内外暴力事件现状 

时间 国内地点 事件 时间 国外地点 事件
2006年9月12日 辽宁省沈阳盛京医院 妇产科病房副主任被女患者用不锈钢锤击头部 2008年 以色列医院 发生4000起袭击医护人员事件
2007年3月29日 广东佛山市三水某医院 夜归女医生遭残忍砍手 2008 日本多家医院 医患纠纷严重,故给医生买事故保险
2010年6月24日 河北衡水市第四医院 患者怀疑多收费连砍医生头部40多刀 2009 印度医院 发生数千起医护人员遭遇攻击事件
2013年10月25日 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
患者杀医生案 2010年 美国巴尔的摩市丹伯雷医院 病人杀死自己母亲的主治医生后自杀

1.2 调差结果

由此可见:中国的医疗暴力的年发生率在45.6%-64.3% [3]。2007年初,中国医师协会对全国115所医院的调查表明,2004~2006年“医闹”现象一直呈上升趋势,比例分别为89.58%、93.75%、97.92%,每所医院平均发生的次数分别为10.48、15.06、15.31次,直接经济损失分别为20.58、22.27、30.18万元.直到现在,2013年10月25日,温州市杀医案轰动全中国,医疗暴力事件越来越多,给我们医疗界的人士和医学生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害,更是精神上的伤害。

2. 导致医患矛盾的对抗因素:

2.1医护欠妥的沟通方式

由国内医护配比角度看,医护配比严重失衡,医患常常处于一对多的状况。庞杂的医务工作,巨大的工作负荷,导致医务人员易产生烦躁、冷漠的负面情绪,故在沟通方式上采取过激或家属难以接受的方式,引发矛盾。

2.2个别医护人员责任心与职业精神的缺乏

临床工作中,个别医护人员为减轻其工作负担,玩忽职守,或出现与刚出生婴儿拍照的莽撞现象,忽视医护人员的责任与职业操守,使病人无法达到有效受治,引发矛盾。

2.3医护个人临床经验与能力的不足,使患者失去信心

校内期间,松散的学习方式,出现空中楼阁的知识构架,无法灵活应对突发事件,引发医疗事故,使患者丧失对医疗求助的安全感,降低主观信任度。

2.4 医院治疗基础设施的有限性,不能完全满足所有病患的需要

受经济水平的限制,医院基础设施有限,面对病患超负荷现象,无法达到人人得治,人人可入院的理想状态,病患需求难以完全满足,造成沟通阻碍。

2.5患者对于医疗技术高于现实的期望值

受国内医疗发展水平的影响,仍然存在一些客观上无法攻克的难题,在缓解病痛的同时,有限的医疗水平无法与患者及家属过高的精神期许对接,导致出现认为入院即该康复的偏激思想。

2.6媒体过度的负面报道,颠覆传统医护形象

媒体大量报道的医疗暴力事件,从而产生“三人为虎”的理论效应,导致患者出现先入为主的误解,掀起社会性“黑”化医护人员的潮流,使社会信任丧失,为医患关系埋下了信任危机。

3. 疏导方法

3.1家庭方面

受教育者职业性的个体社会化功能受家庭教育影响,医学生家长应积极转变思想观念,全面客观认识和了解医疗形势与政策,摆脱消极观念束缚,把国家医疗发展前景、职业性质、岗位要求与医学生主观愿望有机地统一起来,给医学生以科学和积极的引导。避免对孩子过度溺爱盲目呵护,帮助医学生正确认识社会现状和医疗环境的发展,正确处理医患关系,给予一定的情感理解和支持,消除医学生对医疗行业就业的负面情绪,改善就业心态。

3.2社会方面

加强医学方面法制建设,推动医学法律知识的社会普及,树立社会的医学法律观念,防止医疗过程中由于患者法制观念淡漠引起的医患关系紧张,有效的保护医护人员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减低医疗暴力事件的发生率。加强新闻及各种媒体对医疗事件及医务人员的正面公正报道,引导社会舆论积极化,还原医疗事业的本真形象,重建社会大众对医方的信任,增强医学生的职业自我效能感与职业荣誉感。

3.3学校方面

加强正面引导,强化职业素养,增强责任意识,培养求真务实的求学精神,从而巩固医学理论,为临床实践提供自信和应对基础。鼓励开展与社会对接的爱心义诊等活动,提升医护人员沟通能力,重树医护形象。注重技能操作,培养过硬的临床能力。增设心理学、沟通学等内容,培养医护人员肢体语言、情绪表达等的感知与应用能力,提升沟通质量,共建和谐医患关系。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