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科医学“扬帆起航”

    |     2013年7月8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121

顾湲教授,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顾问。

30年,全科医学在中国从萌芽初生,到独立成学科,再到迈入“全科医生新时代”,坚实走来。这是一个古老却又年轻的学科,这是一个融会贯通却又独立发展的学科,这是一个面临困难却又持续前行的学科。在这个历程中,我们见证了,我们也参与了——2011年8月16日,《中国医学论坛报》第一份子报《全科医学周刊》创刊。值《中国医学论坛报》创立30周年之际,我们邀请不同时代的全科医学领军人物为我们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也邀请不同时代的医生为我们讲述曾经践行过的全科医学。

顾湲教授,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顾问。

作为最早将全科医学引入国内的学者之一,顾公式教授在建设适应中国国情的全科医学体系方面多有建树。曾撰写《全科医学理论与实践》、《全科医学概论》等著作、教材。

上世纪后半叶,医学领域发生了巨大变革——医学模式从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转变。

这一模式的转变旨在造福人类,而全科医学体制是这一模式转变的重要载体。全科医生可使广大民众享有高质量、高水平的医疗保障。

何谓全科医生

《柳叶刀》杂志(Lancet)将这种能够从事多种医疗服务的医生称之为全科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简称为GP

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与加拿大希望全科医生能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遂将毕业后经系统、规范教育的全科医生更名为“家庭医生”(family physician)。

全科医学在京“落户”

虽然我国直至80年代末才开始从国外系统地引进全科医学的理论,但类似于全科医疗和社区卫生服务的基层医疗保健早已存在。我国城乡三级卫生保健网的最基层一级、农村的赤脚医生和乡村医生、各种基层保健站、等级医院的综合门诊、急诊以及干部病房和外宾病房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实际上就是一种全科性的医疗服务。

然而,在高度专科化的现代医学发展大潮中,这些基层卫生服务因无全科医学理论与卫生保健体系的支撑始终不能成为主流,而日趋式微了。

1963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医疗与辅助人员职业与技术教育专家委员会提出了“培养全科医疗医师”的工作报告,界定了全科医生的定义,并要求医学院校为发展全科医学和培养全科医生贡献力量。

自1986年起,香港全科医学院的李仲贤和时任世界家庭医生组织(WONCA)主席的拉惹古玛(Rajakumar)等人先后访问北京并介绍全科医学,希望将其引入中国内地。最终,来京推广全科医学的学者们在首都医科大学(简称首医)遇到了知音。

1989年1月,北京全科医学会成立;1989年10月,首医成立了全科医师培训中心,开始了中国特色全科医学教育的尝试和探索。

教育、试点齐推广

1989年11月,首医和北京全科医学会在WONCA的支持下举办了北京第一届全科医学国际会议,这对推动全科医学的引进起到积极的作用。

为支持中国发展全科医学,WONCA制定了中国大陆全科医学发展援助计划。1991年7月至12月,加拿大家庭医生科内尔森(Cornelsen)任教于首医全科医师培训中心。1992年,该中心举办了首届全科医师培训班。

在全科医学概念引进初期,首医还进行了本科教育的尝试。1992年,首医招收了首届(也是唯一一届)本科5年制全科医学专业学生。

5年试点结束后,得出了以下结论:全科医学属于临床二级学科,宜按照宽口径人才培养原则,全科医生的培养宜采取毕业后教育的形式,而不宜在本科阶段开设全科医学专业。

与此同时,首医也开始了全科医疗和社区卫生服务试点的工作,包括宣传新模式、引进人才、组织等工作。

1989年,北京首家全科医学诊所——朝阳门医院社区站正式成立。2年后,首钢医院模式口门诊部社区全科医疗中心也正式成立。此外,还在天津、浙江、河南等地开展全科医疗的试点工作。

1993年,第二届北京国际全科医学学术会议召开;同时,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正式成立,这标志着全科医学作为一门学科在中国得到了认可。

恰逢卫生体制改革的契机,中国开始了对全科医学的探索。时任中国卫生部部长的陈敏章曾表示,“国家需要一批训练有素的全科医生为广大基层百姓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这样才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专科医疗服务的压力,合理利用卫生资源。”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全科医学“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