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硝火烧伤患者的临床研究

    |     2014年3月13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1336

浏阳市是世界闻名的“烟花之乡”,其周边地区烟花产业盛行,从业人员多,烧伤的发病率高。现将我院收治的1520例硝火烧伤病人创面应用皮肤原位再生医疗技术及外用药物美宝湿润烧伤膏(MEBT/MEBO)治疗的情况分析如下。

临床资料

治疗组1520例,其中男980例、女540例;年龄最大的90岁、年龄最小的1个月,平均年龄38.5岁;深Ⅱ度的1430例、Ⅲ度的1200例;合并吸入性损伤的1180例、气管切开的125例、颅脑外伤的50例、骨折的30例、皮肤软组织挫裂伤的364例。

对照组1200例,其中男793例、女407例;年龄最大的89岁、年龄最小的1个月,平均年龄38.2岁;深Ⅱ度的1200例、Ⅲ度的1085例;合并吸入性损伤的283例、气管切开的55例、颅脑外伤的10例、骨折的7例、皮肤软组织挫裂伤的73例。

我们按三度四分法对烧伤深度进行划分,患者均为硝火烧伤。两组患者在年龄、性别、烧伤总面积、深度、合并其他损伤等方面无明显差异。治疗组创面应用MEBT/MEBO换药治疗,对照组创面应用磺胺嘧啶混悬液换药治疗。

治疗方法

注意事项 针对硝火烧伤患者的特殊性,我们在救治过程中特别注意了以下几点:大面积硝火烧伤患者待休克纠正后,再行清创;对成批硝火烧伤患者立即组成抢救小组,科主任担任组长,负责分诊协调指挥,并初步诊断伤员有无复合伤、休克,并由重到轻排查后,由医师,护士分组进行抢救;中重度吸入性损伤患者及时行气管切开,并同时予以雾化吸入、气道湿化、吸痰等处理,轻度吸入性损伤予以雾化吸入;及时处理合并伤。

创面处理 对早期创面硝药尽量用稀络合碘冲洗干净,再用纱布拭干。对浅Ⅱ度、深Ⅱ度烧伤且有水疱的创面在水疱低位处剪破放水,保留较为完整的腐皮,于伤后3天~6天后再祛除。对Ⅲ度创面在无损伤、无疼痛、无出血、无麻醉的原则下,对创面坏死组织行耕耘疗法。对环形的Ⅲ度烧伤行切开坏死组织至深筋膜层或肌肉层,直至达到减张的目的,以解除Ⅲ度烧伤坏死组织对深部组织的压迫和促进坏死组织的液化。对头部、会阴部硝火烧伤者迅速剪除毛发,以减少感染机会。

治疗组 在患者创面涂抹MEBO,厚度约为1毫米,涂后用MEBO油纱覆盖创面,以利于引流并避免创面与床单、衣物直接接触。创面每日换药,保持创面不浸渍,并及时清除创面液化物,保持创面湿润。应注意的是,换药时操作手法应轻巧,尽量做到无痛、无损伤、无出血,同时减少创面受压。病人创面愈合后外涂美宝疤痕软膏1个月~6个月。所有深Ⅱ度创面均自然愈合,Ⅲ度创面植皮53例,随访1年无功能影响。

对照组 入院后创面即用稀络合碘消毒后再用生理盐水简单清洗,将磺胺嘧啶银混悬液涂抹于创面上,每日换药,直至创面干燥或结痂愈合为止。期间创面有分泌物时,及时清除并消毒,再涂磺胺嘧啶银混悬液。深Ⅲ度创面植皮190例。随访1年后,发现有935例瘢痕畸形。

两组浅Ⅱ度、深Ⅱ度创面均主张采取自然愈合方式,但对部分无愈合能力的Ⅲ度创面均在适当时机行自体皮移植治疗。

全身治疗 对轻中度烧伤患者预防性地应用抗生素,重在创面处理。对重度、特重度烧伤患者应迅速建立有效静脉通道,及时、快速、充分补液以纠正休克,并进行强心护肾治疗,根据尿量调节补液量;对特重度烧伤患者早期、高效、足量、短疗程应用抗生素;对大面积烧伤患者使用H2受体阻滞剂预防应激性溃疡,并采用甘露醇、维生素联合治疗,防止氧自由基损伤,保护脏器功能;维持水电解质的酸碱平衡;加强营养支持治疗,将胃肠道营养与静脉营养相结合;防治真菌感染,预防性地应用抗真菌药物;及时处理复合伤;在治疗期间,采用中药内服,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益气养阴、健脾开胃。

治疗结果

深Ⅱ度创面 治疗组感染329例(2.3%),自行愈合天数18.6天±3.9天,瘢痕形成300例(21.1%),愈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2.5天±1.1天;对照组感染189例(15.8%),自行愈合天数26.5天±3.2天,瘢痕形成758例(63.2%),愈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6.4天±2.1天。自愈天数与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经t检验p<0.01,有统计学意义。以上结果表明,治疗组深Ⅱ度创面自然愈合及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明显少于对照组,感染发生率与瘢痕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由此表明,采用MEBT/MEBO治疗可促进硝火深Ⅱ度创面愈合,且创面愈合过程顺利,疗效可靠,有利于外观和功能恢复。

Ⅲ度创面 治疗组感染201例(16.8%),自行愈合天数38.2天±5.6天,瘢痕形成543例(45.3%),愈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5.1天±3.4天,植皮53例(4.41%);对照组感染644例(59.4%),自行愈合天数42.5天±6.4天,瘢痕形成935例(86.2%),愈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12.3天±6.2天,植皮190例(17.5%)。自愈天数与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经t检验p<0.01,有统计学意义。以上结果表明,治疗组Ⅲ度创面自然愈合天数与愈后皮肤瘙痒或疼痛天数明显少于对照组,感染发生率与瘢痕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且均为自然愈合。由此表明,采用MEBT/MEBO治疗可促进硝火Ⅲ度创面愈合,且创面愈合过程顺利,疗效可靠,有利于外观和功能恢复。

特重度烧伤 治疗组治愈261例(93.2%),死亡19例(6.8%),80%TBSA以上特重烧伤治愈48例(71.6%);对照组治愈217例(82.4%),死亡47例(17.6%),80%TBSA以上特重烧伤治愈25例(50.0%)。以上结果表明,治疗组特重度烧伤的治疗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

治疗组Ⅲ度创面愈合后有浅表性疤痕形成,继续使用美宝疤痕软膏治疗,加强功能锻炼。经过1年~2年的随访,创面皮肤变软,疤痕消失,皮肤色泽恢复正常,功能部位不受影响,患者生活均能自理。因此,MEBT/MEBO大大提高了大面积硝火烧伤患者的救治成功率,减少了残疾发生率。

临床讨论

传统治疗硝火烧伤患者多采用干燥疗法、磺胺嘧啶银创面换药疗法,但换药时因药物刺激,病人有疼痛感,更换纱布时可能出现出血、创面干硬、肌肉活动受限,从而导致创面干燥结痂、脱水、间生态组织损伤、创面损伤加深,或使残存的皮肤附件失去再生机会,不利于创面愈合。硝火烧伤患者由于创面有硝药残留,其进一步通过创面被机体吸收,加重全身中毒症状。应用MEBO能加速创面残留药物的排出,MEBO在接触皮肤后,可与创面坏死组织相混合,经过一系列化学变化,无损伤地液化排出体外,起到自动引流作用,加速创面坏死组织及残余硝药的排出。而MEBO含有的多种营养成分可为创面提供一个良好的湿润生长环境,有利于组织的生长和再生,并能阻止创面瘀滞带组织的进一步坏死,从而促进创面愈合,减少瘢痕生成。同时,创面及时主动的引流方式能控制创面的细菌浓度,且MEBO有改变细菌性状、降低细菌毒力、使细菌失去致病性的功效,从而能更好地控制细菌感染。因此,采用MEBT/MEBO治疗的创面感染程度轻、自然愈合时间短、创面修复后无瘢痕或瘢痕增生轻微。

此外,MEBT/MEBO治疗创面修复后皮肤,可达到皮肤质地软、有弹性、不易因运动牵拉和皮肤张力而反复受损破溃的效果,并可避免纤维组织导致的瘢痕增生和挛缩。采用MEBT/MEBO治疗的创面,可达到无瘢痕愈合或瘢痕增生轻微的效果,皮肤修复快、愈后皮肤瘙痒或灼痛程度轻、无功能影响。而磺胺嘧啶银混悬液治疗所形成的干痂是牺牲了大量有生机的组织细胞而实现的,且污染物不易清除,干痂形成后易于发生痂下积脓感染等致创面愈合延迟、瘢痕增生,严重者则瘢痕挛缩畸形。

综上所述,MEBT/MEBO治疗硝火深度烧伤创面,可达到减少瘢痕增生的效果,且愈后皮肤瘙痒或灼痛程度轻,无功能影响,疗效可靠,可降低致残率。同时,该疗法不需要特殊的医疗设备,值得在基层医疗机构中推广应用。

转载请注明来源:治疗硝火烧伤患者的临床研究
回复 取消

已有 3 条评论

  1. 新用户387170 2017-4-11 02:34回复
    混蛋有种就更新啊
  2. 新用户765808 2017-4-20 10:30回复
    毛泽东《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3. 新用户629460 2017-5-5 10:33回复
    那老人就可以把地圈起来收门票了还卖什么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