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不降结直肠癌风险

    |     2013年6月27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127

多国联合研究表明,常规使用阿司匹林与BRAF基因野生型结直肠癌(CRC)风险较低相关,但与BRAF基因突变型CRC风险无相关性。提示BRAF基因突变的CRC细胞对阿司匹林敏感性较低。论文6月26日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 2013,309(24):2563]。

研究者收集护士健康研究和卫生专业人员随访研究中关于阿司匹林使用的数据,选取1226例分子数据完整的结直肠癌患者。结果为,与不使用阿司匹林相比,常规使用阿司匹林与BRAF基因野生型CRC发病风险较低相关[多变量风险比(HR)=0.73],且与肿瘤前列腺素内过氧化物合酶2(PTGS2)表达或PIK3CA和KRAS基因突变无关;但常规使用阿司匹林与BRAF基因突变型CRC发病风险无关(多变量HR=1.03);阿司匹林用量>14 片/周(每片325 mg)与BRAF基因野生型CRC发病风险较低相关(多变量HR=0.43)。对于已诊断为CRC的患者,无论BRAF基因突变与否,使用阿司匹林均不改变其预后。 [6010301]

诊断前后使用阿司匹林,对结直肠癌作用或存差异

■ 同期述评

美国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医学系 帕舍(Pasche)

过去30年,CRC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稳步下降,但其仍为美国列第3位的常见癌症和癌症死亡的第3位常见原因。

尽管目前尚无公认的CRC药物预防建议,但已有数种药物表现出对普通和CRC高风险人群具保护效应,阿司匹林便是其一。研究表明,阿司匹林可预防CRC发生、转移和复发,但其作用机制尚未阐明,可能主要与药物的抗炎作用,特别是抑制PTGS2的作用有关。

BRAF基因突变见于14%结肠癌患者,可引起RAS-RAF-MEK-ERK信号通路异常活化。有证据显示,体细胞BRAF基因突变与不良预后相关。但该基因是否影响诊断CRC前后阿司匹林的作用尚不可知。PIK3CA基因突变在结直肠癌患者中亦较常见,可引起PI3K-AKT信号通路异常激活。2012年一项研究表明,PIK3CA基因突变或可影响阿司匹林对结肠癌的作用。上述两个信号通路均可直接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激活,且EGFR为已知的晚期结肠癌治疗靶点。

基于本研究和此前的PIK3CA基因相关研究结果推测,阿司匹林对于健康人群CRC的预防作用主要由RAS-RAF-MEK-ERK信号通路所介导;发生结直肠癌后,阿司匹林可能主要通过影响PIK3-PTEN-AKT-mTOR信号通路而发挥作用。尽管还须进一步验证,但这些结果有助于在预防和治疗结直肠癌时进行阿司匹林个体化用药。当然,本研究对象主要为白人,而在美国,黑人CRC发病率最高,因此,要考虑到本研究结果的局限性。

转载请注明来源:阿司匹林不降结直肠癌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