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医学生入学证和新生口试表

    |     2013年7月16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3208

上海东南医学院(安徽医学大学前身),缴纳了一个学期的学杂费等总共94块大洋。

这是一张上世纪20年代的类似银行回执的凭据。彼时,民国二十四年,这位李姓的五年级医科生通过上海银行,向他的学校——上海东南医学院(安徽医学大学前身),缴纳了一个学期的学杂费等总共94块大洋。

根据《银元时代生活史》记载,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上海见习医生每月薪资8元,巡警月薪10至13元,巡长16至18元,上海卫生局的一名科长,月薪也不过30元。94块大洋对于富不富裕的人家来说也不算小数目。



如今医科院校学费相比不算甚高,但是医患形势严峻,医科院校的招生形势江河日下,长此以往,怕是倒贴也没人来读医科。细思量,五年内此形势若不能根本好转,下一代医生的问题恐成难题。



下面这张则是1946年国立江苏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的新生口试表

下面这张则是1946年国立江苏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的新生口试表。

考核标准中有思想、语言、精神、仪容、态度、整洁六项。这位名叫李心诚的一年级学生表达的主题是“乡村之人迷信,应极力提倡医学”。考官对这个学生表示满意,写下了“有志学医”的评价。在这个困难的时期,两句话不仅表示出考官希望医学生们能坚持下来,也透露了学生们对医学保有的憧憬之心。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