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肿瘤研究最新进展总结

    |     2013年8月18日   |   医学动态   |     5 条评论   |    2727

7月初,POST-ASCO暨POST-LUGANO信息交流会,暨泛珠三角肿瘤进展研讨会CSWOG)暨广东省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癌症康复姑息治疗委员会年会和淋巴瘤专业委员会南方淋巴瘤论坛在广东湛江举行。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全球最重要的肿瘤学术会议,而三年一届的瑞士卢加诺(Lugano)国际淋巴瘤会议则是淋巴瘤学科最高水平的会议。本次会议特邀请国内专家对ASCO年会及Lugano国际淋巴瘤会议中的最新进展进行了介绍。大会期间,来自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大会主席管忠震教授和大会执行主席林桐榆教授也与本报记者分享了对目前临床肿瘤学治疗现状的思考。

大会主席、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管忠震教授谈

肿瘤靶向治疗:理念的进步

靶向治疗药物层出不穷,每次出现都会带给人们新的希望,如郭军教授会议中提到的,靶向治疗确实为黑色素瘤的治疗创造了一个个 “神话”。首先,我们无法否认在肿瘤认识理念方面,靶向治疗确实有非常大的进展,它改变了以往基于形态学的肿瘤分类,现在我们知道不同的基因异常造成了不同的亚型,可以寻找肿瘤的驱动基因,从而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但是,我们也不能过度解读,以往认为肿瘤的治疗即利用各种方法将肿瘤细胞去除即可,这只是非常陈旧的理念,而靶向治疗是从基因认识水平上发展的新治疗方法。并不能将传统治疗和靶向治疗完全对立,目前取得的新成就只是原来治疗理念的进步和补充,而不是颠覆原有的想法。必须强调的是,基因组驱动的治疗模式仅仅是既有癌症治疗模式,如化疗、免疫治疗,微环境研究等的补充与完善,而非取代。

另外,新的理念也不能完全解决癌症治疗的问题,靶向治疗还存在很多问题,包括:①需要检测生物标志物;②研发过程艰难,价格昂贵,缺乏药物经济学评价;③阻断某信号通路后,新的突变造成继发耐药;④通常不能治愈,可能也只是改善数月生存而已。

肿瘤细胞的生长与发展符合达尔文进化论,当某个药物阻断肿瘤细胞的信号通路,这种环境并不适合肿瘤细胞生长时,细胞也会想办法突破这种不利环境,发生变异,一种理解是肿瘤本身出现新的变异,另外一种理解是肿瘤有多种亚克隆,原来存在的主流克隆被药物阻断,其他亚克隆或许会寻找新的通路,占主导地位。所以,这种方法很难彻底解决癌症治疗的问题,某一阶段都会有新理念产生,也不能排除将来会发现新的理念从新的切入点去解决癌症的问题。

大会执行主席、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林桐榆教授谈

搭建桥梁 攻克癌症

今年ASCO年会的主题是“Building Bridges to Conquer Cancer”,我理解为搭建桥梁、攻克癌症。本次POST-ASCO会议汇集了各学科的医生、护士,也有媒体的参与,很好地体现了这点,我希望医学媒体在搭建不同学科医生间、医院间、医生与患者等桥梁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首先,癌症的发生有先天性因素和后天性因素,先天性因素是指患者本身存在罹患某种癌症的易感性,后天是指不注意饮食生活习惯,造成免疫功能低下,让癌症有机可乘。手术、化疗和放疗始终是肿瘤治疗的三大基石,其他如基因治疗、靶向治疗等也是辅助治疗手段或为修饰。每年ASCO年会的进展都会告诉我们,肿瘤的治疗在不断完善和进展,治愈的希望越来越大,重要的是,患者生活质量也愈发被关注。如今年报告的AMAROS研究,将前哨淋巴结活检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随机分为腋淋巴结放疗(ART)或腋淋巴结清扫(ALND)两组。中位随访6.1 年的结果显示, ART组和ALND组5年总生存(OS,92.52%对93.27%)和5年无病生存(DFS,82.65%对86.90%)无差异,但放疗显著降低了淋巴水肿的发生(P<0.0001),同时ART治疗后无明显早期肩部功能运动受损的趋势。

所以说,我们不是单纯地改善疗效,更重要的是改善患者生活质量。虽然这方面的进展看似很细微,但至少是在进步。

其次,应理解每种治疗。科技进展至今天,是有极限的,并不是每种疾病都能治愈。手术治疗存在不可预知的风险,药物治疗也存在很多误区,每例患者个体化治疗差异很大,剂量的多少和毒性大小均不一致。例如肾癌,其发病率并不高,可用药物有限,可改善的空间很广,很多研发机构可用孤儿药的相关程序来申请肾癌药物的批准上市,尽管这些药物并不是治愈性的,但1~2个月生存时间的延长代表了一种新希望,新方向。必须强调的是,一种新药的发现,因为没有前人的尝试与经验,有一定风险,毒性反应不可预知,这需要患者的理解。古人云:是药三分毒,任何治疗都有风险。

最后,医生是一门需要不断学习的职业。我们面对的是交予生命的患者,如果自身知识不更新,即使有新的治疗方法,你也不会及时了解。比如说今年年会报告的aTTom研究显示对于雌激素受体(ER)阳性的乳腺癌,延长他莫昔芬辅助治疗10年有获益。另外,在肺癌领域,热休克蛋白Hsp90抑制剂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二线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在确诊时间>6个月的患者中,延长了近4个月的生存期,明显改善了多西他赛单药的疗效,这毫无疑问成了今年的“明星药”。医生应该在专业方面不断学习,相信你若离开临床,5年不交流学习,很难再去医治患者,同行之间的交流你也会觉得陌生。

■ 精彩言论

“对于原发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近年来对手术无益的观点提出了挑战;国内可能很多机构都没有条件进行甲氨蝶呤(MTX)的血药浓度监测,此时就不能应用大剂量(HD)-MTX,可选用标准的全脑放疗(WBRT)。”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 伍钢

“血管免疫母T细胞淋巴瘤一线治疗是否应放弃CHOP(利妥昔单抗+环磷酰胺+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方案,值得大家考虑;我们中心探索了EPOCH(依托泊苷+泼尼松+环磷酰胺+长春新碱+多柔比星)和门冬酰胺酶为主的方案,显示出一定疗效。”

——解放军307医院肿瘤科 张伟京

“今年卢加诺会议上提到的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国际预后指数(IPI)进一步细分了IPI评分系统,国外数据显示,NCCN IPI中高危和低危患者比例较传统IPI评分降低,并且可以很好地区别中高危和高危患者的预后(5年OS率分别为64%和33%)。”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血液科 赵维莅

“同时具有MYC基因重排和另外一种基因改变的淋巴瘤称为双重打击淋巴瘤(DHL)。数据显示,DHL患者多>60岁,70%以上属于晚期,乳酸脱氢酶(LDH)多增高,结外病变常≥1个,50%以上患者IPI评分高,易出现骨髓和中枢侵犯。卢加诺会议上一篇回顾性报告纳入18例MYC和BCL2基因异常的DHL患者,19例接受了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组3年OS(78%对19%,P=0.014))和无进展生存(PFS,76%对22%,P=0.015)均显著优于非移植组 。”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 李志铭

临床上,化疗患者多数出现血小板计数降低,少数患者血小板升高,个人觉得,有个别患者在吉西他滨使用期间会出现血小板升高,并且时间持续长。血小板计数正常上限是30万/μl,若高于40万/μl,此时需要考虑预防;血小板计数上升越高,风险越大,尤其是既往存在合并症的患者。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血液肿瘤科 夏忠军

“对于Ⅳ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化疗同期三维放疗模式可以使部分患者生存延长,但这种模式适合生存状态良好的病例,应动态观察调整综合治疗模式;转移病灶越少、原发肿瘤较小时,可能更适合联合胸部三维放疗;老年患者不应该拒绝综合治疗模式,不能完成药物治疗的患者三维放疗的作用可能更重要;单纯骨转移病例,尤其是T1-2期患者,胸部三维放疗不应该忽视。原发病灶放疗应在不增加伤损的前提下尽可能争取局部疗效。”

——贵州省肿瘤医院放疗科 卢冰

(整理 彭群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