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还在“墙”边打转

    |     2013年11月5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2391

近年来,国家及各地政府均在创造良好环境,积极引导和鼓励社会办医,支持民营医院发展。随着政府层面给予社会资本明确的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在政策鼓励下,加速进入医疗市场,并深刻改变着医疗市场的“版图”;同时随着医改推进,一些公立医院也改制由“公”变“私”。这些,都标志着社会办医进入了新的时期。

对于社会资本来说,进入医疗市场仍然不那么容易,看不见的“墙”也阻挡了部分优质资本的进入,社会资本扮演的仍是“拾遗补缺”的角色。公平参与医疗市场的竞争,在规范化管理前提下,打破人为设置的各种政策障碍,是很多社会资本的共同呼声。

在此背景下,厘清社会办医目前的状况很关键。相比较2012年前,社会资本办医发生了哪些变化?发展中还存在哪些掣肘?未来还需哪些突破?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答案。近期,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和长策智库策划推出的《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3)》做了初步解答。社会办医还在“墙”边打转

 

 

有变化

民营医院有“做大”趋势

2012年,民营医院快速发展的特点之一,是新增的民营医院中大中型规模的医院较多,或者原有的民营医院都在扩容,升级转型为二级医院或三级医院。例如,广东省东莞市康华医院和东华医院均被评为全国首批三级甲等综合民营医院。

医疗模式从门诊转向住院

目前,一些民营医院根据市场需求和外部环境的变化,纷纷利用当地政府和行业资源平台,升级转型,开始建设“百年老店”。

以福建省莆田系的民营医疗机构为例,他们发生了一些重大的改变:一是在理念上发生的变化,纷纷吸收内地、台湾地区及国外一些先进的医院经营管理经验,改进医院的发展模式。二是从以门诊医疗为主的模式转向做大住院医疗的模式,开始加强“大住院部”建设,投资医院的固定资产,提升解决疑难大病的技术能力,建立医院的技术特色和服务品牌,注重医院口碑营销。

社会资本投身公立医院改制

2012年,民营医院机构数量的增长中,一部分来源于改制改性的公立医院。

以河南洛阳市公立医院改制为例,目前洛阳市中心医院、洛阳市轴承医院、洛阳市商业职工医院、洛阳市洛铜医院、洛阳市机车医院、洛阳市第二商业医院6家医院已完成产权交易,改制任务基本完成,变“公”变“民”。洛阳市公立医院的产权制度改革工作,没有实行“一刀切”的政策,而是根据各医院实际情况分步进行,对一些个性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则特事特办,在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前提下给予优惠政策协调解决。

 

 

求突破

做好融资和投资准备

规模适当。民营医院筹措资金的数量取决于医疗机构对资金的需要量。筹资不足,会影响其正常经营及今后的发展;资金过剩,又会导致资金的积压和浪费,影响资金的使用效果。

资金筹措及时。民营医院在其经营活动中,对资金的需要是有时间性和阶段性的。所以,应根据经营需要来安排资金的筹措时间,过早会造成资金的闲置浪费,过晚则不能及时满足经营所需。

筹资方式经济。选择合理节约的筹资方案,降低筹资成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要充分考虑各种筹资方式,给医院带来的资金成本高低和财务风险大小,以便选择最佳筹资方式,确定最为合理的资金结构,充分发挥财务杠杆的积极作用,实现财务管理的最终目标。

来源合理。经营单位的筹资和资金投向,需要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民营医院也不例外。因此,民营医院筹资必须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进行,严格执行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不能扰乱金融秩序,乱搞非法集资等活动。

强化顶层设计,完善市场机制

界定医疗服务市场范畴。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要界定医疗市场范围,界定哪些方面需要采用市场机制,哪些方面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来配置资源。

积极培育医疗服务市场。不能排斥医疗市场,要跳出“政事不分,管办不分”怪圈,充分认识到社会资本和民营医院也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需要有关部门不能再一边给公立医院当总院长,又一边歧视或遏制社会资本生存与发展。

在医疗机构设置与审批、大型医学装备审批、新技术准入、医生职称晋升、税收及收益回报、资产处置、医保与新农合待遇等方面与公立医院一视同仁,民营医疗机构享受同等待遇与机会,尽快扫清社会资本办医和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障碍。

建立与完善医疗服务市场机制。这里具体包括如下几个方面内容:1.医疗机构的设置、执业和医疗行为管理法制化。2.医疗市场经营范围规范化,要严格规定经营范围。即诊疗科目的经营范围、医疗广告宣传及其他市场行为的规范管理,营利性经营和非营利性经营的规范化管理,医疗价格的规范化管理等。3.医疗市场供需关系多边制约的规范化,就是从单纯的医患双方相互制约的市场供需方式向社会医疗保险制度转移,将义务性的服务市场和保险市场相结合,形成医疗供需的多边制约关系。

 

 

难题多

“氛围”尚未形成

民营医院从2009年就开始期盼鼓励与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的国家政策能很快到位,5年时间快过去了,还只是在听到雷声,不见雨点。一些民营医院认为,国家有关政策只是停留在文件上,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地方政府比较滞后。目前,一些对社会资本持开放态度的,主要在部分省市,社会资本对国家从顶层设计上给予明确政策呼声很高。

医改已明确地告诉我们:第一,我国医疗卫生行业存在着医疗市场,这是一个客观事实。第二,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和改革需要“市场机制”,通过市场机制来配置医疗资源,建立市场竞争机制,通过公平合理的市场竞争,推动公立医院改革,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

但是,由于行业和利益保护普遍存在,医疗市场还没有完全开放,如何建立健全市场机制,需要政府从顶层设计方面来界定,来培育规范的医疗市场,并形成一种长效的良性管理机制,这涉及到社会办医的投资环境与民营医院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

产权界定难

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另一个关键环节就是产权交易。由于历史的原因,部分公立医院产权处于不清晰状态,所以公立医院改制需要先进行产权界定,才能进行和完成交易。尽管对产权界定的必要性有各方面的共同认识,但在产权界定的实际操作中却存在着较大的难度。这既有历史方面的原因,也有现实利益方面的因素,还有思想认识上的问题。目前,产权界定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一些难点:

有些资产归属有争议或不明确。例如,对于国家没有投入资本金,而由公立医院靠贷款发展起来的资产,比如贷款建楼购买的设备,其归属的界定比较困难。另外像“待摊费、装修费成本列支和贴息”形成的资产,具体应当归谁所有的问题也不明确。

固定资产评估难以把握尺寸。我国在统计公立医院固定资产时,往往只是看其历史价值(即固定资产原值)和扣除折旧提取后的净值,基本上没有按重置价值定期重新评估的制度。而且,长期以来公立医院的设备没有实行正常折旧,一些应报废的仍在继续使用。更为复杂的是,一旦考虑到技术进步所造成的设备淘汰,贬值程度难以把握。从总体上讲,国有医院固定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设备比较陈旧,有较大的磨损,高估与低估都不合适。

无形资产评估难以科学定量。长期以来,由于无形资产评估没得到重视,无形资产的评估缺乏量化依据,其评估方法和手段也不先进。

土地使用权作价入股带来的问题。土地是国有医院产权界定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按《股份制试点企业土地资产管理的暂行规定》改组或新设股份制医院时,涉及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必须作价入股。问题是,土地使用权是有期限的,如果使用期限届满,国家需要收回怎么办?另外,对土地上面的建筑物、其他附着物的所有权怎么处理?这在实际操作中有一定的难度。

融资与投资难

目前,社会资本融资和投资过程中的难点主要是:银行贷款难、上市难和民间融资利息高、风险大。

现有民营医院融资目的主要有3类:一是已经存在的优质民营医院,为了做大、做强,实行扩张,以低成本来解决增量,向规模效益要发展。二是生存艰难的民营医院,主要是通过产权变革、股权重组、资本运营等寻找出路,盘活存量,弥补发展资金短缺现状,摆脱困境。三是有意向进入医疗市场的民间资本,由于医疗机构投资较为“长线”,所需资金量巨大,实力不雄厚的投资者,往往遭遇资金短缺困境。(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供稿)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