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架癌症防治的全球桥梁

    |     2013年11月17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4198

2013年11月1~2日,第22届亚太抗癌联盟大会(APCC)在秋意正浓的天津市召开,来自亚太地区、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士和德国等28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余名中外肿瘤学专家共聚一堂,针对全世界肿瘤防治最新成果及发展趋势,展开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大会同时举办了“亚太地区肿瘤防控高峰论坛”,国际癌症组织领导及亚太抗癌联盟各会员单位代表共同出席并发言,针对“亚太国家癌症防控策略”交换了彼此的观点。本报将对大会的主要内容进行详细报道,详见B1及B3版。

开幕式嘉宾致词

大会主席、亚太抗癌联盟主席、中国抗癌协会理事长郝希山院士 APCC宗旨为推动和促进亚太各国在癌症预防和诊治方面的研究、推动亚太地区肿瘤医疗防治事业的发展。

近30年,世界癌症发病以年均3%~5%的速度递增,亚太地区癌症死亡人数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一半,可见,亚太地区癌症防控对于全球有效控制癌症发展至关重要,本届会议首次举办的“亚太地区肿瘤防控高峰论坛”,将以降低亚太地区癌症发病率、推动和促进各国对癌症预防与诊治方面的研究为核心探讨内容,征集各国癌症防控领域领导人的宝贵建议。大会设立17个分会场,特邀论文950余篇,同时遴选10名中青年优秀论文奖,并对来自贫困地区的优秀肿瘤专家进行旅费资助。共架癌症防治的全球桥梁

国际抗癌联盟(UICC)主席戈斯波达罗维茨(Gospadarowicz)教授 APCC对于各国专家分享肿瘤学研究成果、肿瘤防控和诊治经验具有重要意义,UICC积极参与亚太地区肿瘤防控事业,将有效促进世界范围内肿瘤防控的发展。

世界卫生组织(WHO)控烟技术官员普拉特(Pratt)博士 WHO将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合作,积极推动控烟各项措施的顺利进行,以达到通过控烟行动降低疾病发病率的目的。

全美癌症基金会(NFCR)主席萨利斯博瑞(Salisbury)博士NFCR自1982年开始,便资助中国的肿瘤学研究,几十年工作说明,只有合作,才能不断获得新的研究成果,使肿瘤患者获得治愈的机会。

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王斌副局长 包括肿瘤在内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其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癌症防控目前已经成为我国慢性病防控的重中之重。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际交流部张建生部长 癌症已成为全社会的重要卫生问题,社会各界将共同加强肿瘤诊治工作;亚太地区肿瘤学研究为该地区肿瘤防控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天津市委常委、教育工委朱丽萍书记 本届APCC大会围绕“癌症防治的创新与发展”主题,深入探讨肿瘤防治新趋势,推动防癌抗癌事业迈上新台阶。

主会场撷粹

UICC首席执行官亚当斯(Adams)博士 肿瘤防控声明(WCD)提出已超过2年,声明设置了11个目标,覆盖癌症的预防、检测、治疗及护理等各方面。

更新的WCD在2015年至少实现9个指标,2025年实现总体目标;有助于癌症防控社区较好发展。

在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将癌症防控作为重点,其益处在于:①该发展议程将适用于所有国家;②癌症防控将能获得发展援助(目前十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专注于中低收入国家的传染病防控);③建立在全球非传染疾病工作基础之上;④使癌症作为国家问题而不仅是卫生部门主管的问题。

美国M.D.安德森(M.D. Anderson)癌症中心格兰特(Cleeland)教授 肿瘤症状研究的目标是确定最有可能引起疾病进展或治疗相关的症状,确定治疗相关和疾病相关症状的机制,发现降低治疗耐受性的症状和生物标志物,通过患者问卷,关注可能出现的症状。尽管某些治疗相关症状(治疗耐受性,患者舒适度和功能)影响较大,但这些症状的机制研究很少。今后,多种研究方法,包括“大科学”(遗传学,蛋白质组学等)元素,将成为肿瘤学工具。

瑞士医学科学院马特(Matter)教授 靶向药物筛选包括三部分,通过良好的生物信息学和结构学方法,分析鉴定具有药物活性的有机成分,了解治疗靶点的分子流行病学;明确作用靶点在疾病进程中的重要性,作为研究的基础知识;了解影响药物作用持久性的因素。

在靶向药物研究中的经验显示,传统理论认为激酶抑制剂是无法选择的,但事实上,激酶抑制剂可以有效性地识别许多标志物;盐酸伊马替尼原本用来证明靶向抗癌治疗从研究证据到理论概念的过程,但却成为一个创新性药物,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从致命性疾病转变为慢性疾病。

肿瘤治疗已成为药物发现、发展的前线领域。目前,制备攻克难治性靶点的药物、从分子和功能上理解耐药机制等,都已经成为可能。

亚太地区肿瘤防控高峰论坛

专题一:减轻亚太地区国家的癌症负担

郝希山院士 2009年,在美国纽约召开的美国非传染性疾病峰会上,一致通过了题为“关于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高级别会议政治宣言”的决议。我院刚刚于今年10月揭牌成立了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应该建立癌症研究网络,进行转化医学研究和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加强继续教育,寻找癌症防控的策略、提供癌症诊治证据、寻找癌症治疗的新靶点和新方法。

所有的工作,只有通过全世界肿瘤学者的合作才能不断实现。

亚太抗癌组织联盟(APFOCC)秘书长卢武铉教授 亚洲拥有不同种族的庞大人群,各自具有不同文化和经济状况;亚洲国家癌症患病率有所差异,但癌症已经成为各国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预防和控制癌症的临床实践指南还没有完全建立,建立符合亚洲人群的癌症诊治指南迫在眉睫。

韩国癌症患者的数量每年增加 约6%;癌症谱在过去20年中迅速变化,宫颈癌、胃癌和肝癌的发病下降,而乳腺癌、结肠癌、甲状腺癌、肺癌、膀胱癌和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开始上升;患者的5年生存率得到改善,从41.2%(1993~1995年)提高至62.5%(2005~2009年)。

为更好地实现亚洲癌症攻克目标,首先最基本的预防措施是改善个人及环境卫生、积极控烟;接种与癌症相关的疫苗,例如乙型肝炎病毒(HBV)疫苗和人乳头状瘤病毒(HPV)疫苗。第二,做到对癌症的早期检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经济有效的癌症筛检;临床实践和预防遵循标准的指南,以期达到早期诊断;通过多学科团队多国和多机构的合作,促进临床研究的进展。第三,建立亚洲癌症组织,与APOFCC、亚洲临床肿瘤学会(ACOS)、亚洲癌症论坛(Asia Cancer Forum)密切合作;同时,要密切取得政府、各行各业及公众的大力支持;要在亚洲尽快开启合作的各项措施,促进癌症诊治的进展。

专题二:加快亚太地区国家的癌症防控进程

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院士 癌症已经成为威胁国民健康的主要疾病,人口老龄化使中国在未来几十年内面临很重的癌症防控负担。

《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城市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农村;目前,中国癌症发病以肺癌、胃癌、大肠癌、肝癌、食道癌和妇女乳腺癌为主;预防成为控制癌症的重要策略。

中国癌症防控面临的问题是预防和控制癌症还未被列入国家工作的主要议程;人们对癌症的认识仍不足;尚未建立国家癌症服务机构网络;同时,许多事实证明癌症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尚未得到有效的实施。

未来促进癌症防控将以政府主导、列入规划;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科普先行、提高素养;创建体系、拓宽服务。

第22届APCC副秘书长张微教授 癌症研究需要集中资源和整合各方力量。抗癌战争如果不在中国或者说亚洲取得重要突破,将无法取胜。

美中抗癌学会(USCACA)是专为教育、科学和慈善目的而设立的团体,其宗旨是促进中国与美国癌症研究,加强治疗和预防领域专业人员的合作;促进中美两国专业人士知识和信息的交换。创建全球性的协作网络,致力于为肿瘤研究、患者护理、预防和教育提供有效信息和服务。

美国科学院院士、路德维格癌症研究所卡维纳(Cavenee)教授 《财富》杂志专栏记者克里夫顿·利夫(Clifton Leaf)曾说:“真诚的合作是解决癌症奥秘 甚至癌症本身的最佳途径。”

以脑胶质母细胞瘤(GBM)为例,建立了澳大利亚、德国、中国的合作并共同制定研究议程;中国成立研究所、国家重点实验室,致力于脑肿瘤生物学的研究,建立国际协调中心,提供中央数据管理,患者信息服务等互动性等服务。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