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世上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

    |     2014年1月11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4258

旧历年底,新春来临。湖南省新宁县飞仙桥乡卫生院整体搬迁到位,新修的卫生院综合大楼正式落成,真可谓双喜临门。

我想写一副春联贴到大门两侧。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在学生时代读到的一副对联意味深长:“但愿世上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

弹指一挥间,我在基层卫生院工作已有22年了。还记得学生时代,为考上理想的学校,我在高考这座独木桥上奋力拼搏,终于走进了湖南省邵阳市卫生学校医疗大专班学习医学。走出校门后不久,我和其他青年人一样,豪情满怀地外出打工。生活毕竟艰辛,打工生活让我感觉梦在天边。

后来,我静下心来想:自己出生于偏远山村,家乡交通不便,缺医少药;山民们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碰到受伤、生病全靠苦等干熬;实在熬不下去了,就到屋后山坡采些草药应应急;而我医学专业毕业,也算学有所长,为什么不回家乡为山民们造福?不久,我在家乡的卫生院当上了门诊医生

还记得我第一天在卫生院上班时,好不容易等来一位拄着拐棍、边走边喘粗气的老伯。老伯几天前在自家地里劳作时受了凉,当时还发着烧,问我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单独接诊病人对年轻的我来说,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心里直打鼓:“怎么用药?用贵些的药没必要,老伯肯定难以承受;用廉价药也不行,治不了病,任其发展会更糟……”我思来想去,写了好几张处方笺,写了撕,撕了又写。老伯似乎看出了我很为难,说:“我这就是个感冒。你给我打一针,吃点药就好了!”我一咬牙,开了些廉价的药,并对老伯说我会全程跟踪上门服务的。

第二天,这位老伯又来了,人还没到笑声先传了进来:“小伙子,不错啊!昨天我吃了你开的药,今天感觉好多了,丢了拐棍,还多吃了些饭。今天你再给我看看,明天我还有好多农活要干呢!”老伯这一席话让我满心欢喜:原来乡村医生就是这么当的,用劳动换来患者的健康与信任!

这么多年过去,我忘不了雨雪交加的夜晚,推着破自行车、载着新进的药物在泥泞的山路上赶路的情景,也忘不了霜冻天气在患者家属恳求下翻山越岭去出诊时的情景,更忘不了多少个除夕之夜,我一个人坚守岗位应急给病人治病的情景。虽说种种付出都不是那样容易,但我从没有后悔过。

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如火如荼。而此时的乡卫生院处境艰难,大病治不了,小病没得治,技术力量薄弱,设备老化,根本经受不住市场经济大潮的阵阵冲凿。有些乡卫生院跟风似的抢占地头,遍地开花开设医疗站点,一家又一家各显神通。表面上看是为方便群众看病,却也滋生了不少医疗安全隐患,我为此心焦不已。

还好,随着新农合的推进,乡卫生院盛世逢春。规范化的管理,让乡村医生精神倍增,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都连年攀升。每次下乡随访看到乡亲们都健健康康的,精神十足地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我脚步轻快,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对联我已经写好了,虽比不上书法大家,但我写得遒劲有力。贴上去后,过往行人,还有许多来卫生院看病的患者都会停下脚步看看,默念品味,然后会心笑笑。我还特意加了个横批——“乡村医生梦”,感觉更妙了。(作者单位:湖南省新宁县飞仙桥乡卫生院)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