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患共同打造无痛病房

    |     2014年1月28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3100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医学的关注点逐渐由单纯的疾病扩展到患者的内心感受。通过更加科学的管理方式使医生、护士和患者能够在轻松和谐的环境下完成对疾病的诊疗已经不再是一种设想,无痛病房的建立正是对“以病人为中心”的医护患三者协同,消除疼痛的成功尝试,带着对无痛病房的种种期待,记者走进了解放军总医院创伤骨科。

消除疼痛是人的权利

在该院创伤骨科主任唐佩福看来,疼痛的问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引起医患足够的认识,“忍痛”也成为了大部分患者的无奈之举,但随着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消除疼痛是公民的权利”之后,疼痛才真正被大家所了解,采取措施帮助病人消除疼痛也成为医院的职责。

无痛病房是借鉴了国际先进经验和“绿色镇痛”理念的围手术期疼痛管理体系,通过建立完善的疼痛评估、多模式镇痛、个体化镇痛等新方法,使患者安全、舒适地度过围手术期和功能康复期。

作为创伤骨科的主治医师,张巍认为,医生除了要关心病人的躯体感受之外,还要关心病人的心理感受。创伤骨科的病人到医院就医一定是伴随着强烈的疼痛,如果不及时地把疼痛抑制住,患者在心理层面也会出现持续的焦虑,影响睡眠,进而导致全身环境呈现失代偿的状态。这种生理和心理的反应会自然地使患者畏惧手术,形成恶性循环。

“我们在医院率先建立无痛病房,就是为了唤醒医生和患者对疼痛的重视,虽然医学院现在还无法将患者的疼痛降低为零,但要做到将疼痛控制在患者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患者不疼了,就会放松心情,积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和康复,这是一种对医院、对患者甚至对社会多赢的模式。”唐佩福说。

镇痛模式更加多元化

据了解,根据手术引起的急性创伤性疼痛发生快、程度剧烈的主要特点,临床对疼痛的治疗要求为起效迅速、抗炎镇痛作用强大、且不能影响伤口的愈合。因此无痛病房应用了多模式镇痛和联合镇痛。

有效的围手术期疼痛处理包括术前、术中、术后三个阶段,在具体的工作开展中,无痛病房是医护联合根据疼痛评估体系对每一个患者进行疼痛评估,在评估的基础上通过多种不同作用方式的镇痛药物联合使用,将按需给药变为按时给药,可达到最佳镇痛效果。

作为无痛病房成功运行的重要一环,医生的职责在于要根据患者的疼痛评分选择不同的镇痛方案。“比如术前镇痛,手术当天我们会根据病人的情况给予止痛药,通常以口服为主,早晨口水咽一小片或者半片。术后镇痛则采用多模式镇痛的方式,包括PCA镇痛泵的使用、静脉给药和口服药物相结合,而用药方式也从单一用药变成阶梯式用药。”张巍介绍说,根据国际指南,无痛病房一般采取三阶梯用药的方式,一线推荐的主要是NSAIDs类药物;二线通常选择一些复合用药,如中度的阿片类用药;三线为重度的阿片类的用药。使用选择性COX-2抑制剂,可以抑制术后大量产生的炎症因子,发挥双重镇痛的作用。同时可以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大大减少了恶心呕吐、便秘、成瘾等不良反应的发生。

对于人们关注的镇痛药的副作用,张巍解释说,重度阿片类药物可能会造成成瘾,这种用药只是一种辅助,在病人耐受力很低,受伤部位比较特殊或者是多发伤的情形下可能需要辅助一些重度的阿片类的药物,但是他们科室的患者基本上不需要这种药物辅助,短期、少量的使用是不会造成成瘾性。

护士是观察者和宣教员

“在我们的病房中,护士不能对患者的疼痛坐视不管,当病人表示出现疼痛的时候,一定要及时给予疼痛评估并向医生进行汇报反馈。”护士长高远对记者说。

优质护理是国家对护士群体提出的要求,解放军总医院在优质护理服务的基础上,又推出了身心病护的理念。“身心并护是对病人的身体和心理进行全方位的护理。而疼痛评估和管理恰恰体现的就是身心并护。”高远介绍说,从病人一入院,我们立刻就介入疼痛的评估,每个护士兜里都会有一把疼痛的评分尺,根据病人的面部表情、语言描述评估疼痛分数,如果评估结果在4分以上,就属于中重度疼痛,这时需要将结果报告给医生,医生会进行相应的镇痛处理,这时我们的工作就转为后续观察。观察很重要,镇痛效果还是要靠后期的观察来给医生反馈。所以我们在用药之后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常规的是两个小时左右,一定要对病人进行一次再评估,通过这种反复的评估,为超前镇痛奠定基础。

除了对患者的疼痛进行观察与评估,无痛病房中的护士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是对患者进行镇痛方案的宣教。“我们要给病人讲,什么叫超前镇痛,方案是什么样的,它的理念是什么,它要达到什么效果,能为你解决什么样的困难。这些讲明白之后,病人才会很好地配合我们进行无痛方案的治疗,配合好了,无痛病房才能有序、良好地运转。”高远对此很有心得。在无痛病房设立之初,患者的宣教工作也曾遇到过很多阻力,许多患者认为,我现在不疼,你干吗给我吃药。但药物都有一定的起效周期,当疼痛出现之后尤其是剧烈的疼痛时再给药就无法达到无痛的目标,这个时候超前镇痛的干预就非常重要,这也是需要护士不断宣教才能让患者接受这一新理念。 

为了使疼痛的评估更加精准,该院无痛病房还在进行触屏板评估的尝试,整个创意是由护士根据平时工作的经验总结形成,通过触屏版得出的评估分值要比普通的标尺更加准确。

在无痛病房医患护三者中,唐佩福充分肯定了护士的作用,他认为护士的位置应放在这个“三角”的顶端,“护士是三者之间的沟通桥梁,既是观察者,也是宣教员。”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