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视点――观念真的很重要

    |     2014年2月5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2796

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并不是新闻。2009年4月,新医改方案就提出“研究探索注册医师多点执业”;同年9月,原卫生部下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尽管多地相继开展试点工作,但实际登记注册的医师并不多,出现“叫好不叫座”的局面。如今,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允许医师多点执业”。近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又提到“允许医师多点执业”,以支持非公立医疗机构提升服务能力。接着,国家卫计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卫计委也正在研究,鼓励和关注各地积极探索并将适时总结经验,逐步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制度。霎时间,医师多点执业成为医疗界讨论的焦点。对于多点执业,大家似乎觉得困难重重,其实,只要凿开脑袋一厘米,一切都很简单。

多点执业,撬动人事制度改革

近几年多点执业试点不理想,无非就是医师们有顾虑,所以不敢申请。他们顾虑什么呢?事业编制下正在享有的和即将享有的各种待遇。在我国目前的社会保障水平以及医院的待遇水平下,事业编制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可是,细想起来也就那么回事,进入体制内并不意味着进入保险柜,将来这个编制也会打破,因为不打破,医生多点执业根本就是厚厚的玻璃门!所以我说,真正使医生多点执业执行不理想的是公立医院现行的人事制度,碍于医院领导的情面那是很次要的,相较于人事制度,它只是玻璃门内的一朵浮云!

医师多点执业一定是撬动人事制度改革的支点!这块玻璃门打破了,没有了事业编制的束缚,医生就不仅是医院的,还是社会的,而不是国家的。如果是国家的,那么医生只能为公立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用事业编制将医生们圈养起来就是一种方式,一定程度上让医生们“安心”为公立医疗机构服务。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多元的医疗需求以及国家政策的松绑,出现了民营医疗机构。如果医生是社会的,那么医生才是真正的自由人,既可以选择为公立医疗机构服务,也可选择为民营医疗机构服务。此时,多点执业地点可以全是公立医疗机构,也可以全是民营医疗机构,还可以是二者兼而有之。总之,由医生自己决定究竟去哪里执业,跟举办医疗机构的主体的性质没有关系。这种模式可能不是国际的主流,但是这种观念一定是国际主流。

医师多点执业就是建立在医师将是自由人的前提下,即医院与医生是通过签订聘用合同形成雇用关系。这一点在新医改方案中早已提及。从身份管理向岗位管理改变,医院提供什么岗位,医生就可以应聘什么岗位,只要符合条件,双方即可签订合同。说白了,就是“因事设岗,人岗匹配”的问题,这就是现代人力资源管理,就是开放式管理!

医院设立全职和兼职岗位是实现医生多点执业的最好的契约方式。在允许医师多点执业下,医生对某一家医院是选择全职还是兼职,由医生自己决定。为了确保医疗安全、医疗质量和医疗任务,医院一定是合同予以明确,接受法律的保护与约束。我觉得大家把医疗责任这事想得过于复杂,其实就是履约的问题,法律的效力问题。人们一旦被禁锢在一个框框里,尤其是习惯的思维定式中,就会觉得许多事情很难去界定,就会觉得困难重重,寸步难行。

究其原因,法律意识提高,契约精神空白。何为契约精神?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并由此派生出契约关系以及内在的原则。在现代社会中,它就是在法律的保护与约束下,实现选择缔约者的自由、决定缔约的内容和方式的自由。显然,如果要对医生的管制,一纸合同足矣!双方根据自己的意愿商讨制订合同,签约后按合同履行即可,没那么复杂!当医生的价值能够真正实现,他们也会为跳出“牢笼”而努力。

多点执业,撬动支付制度改革

医生多点执业确实将带来体制革命性转变,不仅包括人事制度的改革,还会撬动支付制度的改革。医师多点执业将是逐步解放医生,让医生的尊严和劳动价值逐步实现的步伐;是方便群众就医,逐步减轻群众就医经济负担的节奏;也是鼓励社会办医,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举措。利国利民的,势在必行!如果不谈人事制度改革,本身就是僵化的观念去指挥活跃而有生命力的改革,不被烧死就是阻碍。

政府文件“允许”医师多点执业,还不是“鼓励”,也许重要性很低。我们的思维是否放宽一些,不要仅仅凝视在“多点执业”这四个字上。此政策最终是实现医生成为社会人的状态。不提“鼓励”,因为我们不知道路障有多少,让人们在实践慢慢去接受、去选择;“允许”,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加开放与开明的政策环境与人际关系,让人的思维活跃,让人可以自由地行走在社会上。这是因为他们的思维被紧紧地束缚着,想继续维持现状或怕触动其他部门利益而惊天动地。要相信医生执业的特性,也要相信市场自行调整能力。

说到底,我们需要让脑袋凿开一厘米,需要开放的态度,需要开明的思想,更需要开窍的行为,因为观念真的很重要!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