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医生应该重服务轻科研吗?

    |     2014年2月13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3314

那些年只想着干好临床 

科研之事暂时高挂

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卫校医士专业中专生,毕业后分配到基层一级医院。20年间,跟随老医生学习、坐门诊、值夜班、病房查房、接送病人……从事一些基本的医疗活动,身边的老医生没有写什么论文,我更从来没有想过临床医生还需要搞科研。第一次进修普通内科,忙于医疗实践,掌握医疗基本技术;第二次进修消化内窥镜,除了忙于医疗实践,总结一些经验教训,也书写了几篇论文。工作之余,我向专家请教科研,部分专家笑曰:“基层搞好服务,条件有限,搞不出什么名堂。”也罢,从此,我一心干好临床,科研之事就暂时高挂了。

2006年随着医院的发展,我们医院并轨二级医院,院长及专家来我科检查工作时,见到病房住满病人,疾病种类不少,部分病人病情较严重,便对我们主治医师提出要求:“病人多,不搞科研,水平提升慢。”但我们不知如何去开展科研,心中没有思路。

时间飞逝。2009年,我面临晋升副主任医师的挑战,条件要求必须有科研,于是请示上级医院老师,希望他们带我参加他们的科研项目,一年之后,杳无信息。那个时期,我忙完医疗工作后,苦思冥想科研课题。两只眼睛在医院里寻找灵感,走路时想着,夜里睡眠中想着,甚至看到医院的桌椅也想着是否能改样创新。

基层医院开展科研条件差 

需自身不懈努力

基层医院无科研实验室工作条件,动物实验也无经验,无流程。但是工作中的烦恼让我有了灵感:2007~2010年,煤矿工人发生猝死的病例增多,其中一年中发生了15例,在方圆3公里的矿区内,引起职工家属的恐慌,增加了矿山不安全因素。病人突然死亡,家属在短时间内不能接受,过激行为在所难免,由此产生医疗纠纷。我真实地感受到死神的肆虐,耳闻目睹了患者家属撕心裂肺的悲痛。作为科主任,我深感职业压力,我决心搞明白猝死的诱因、前兆、预防措施。

为此,我到市里图书馆翻阅资料,网上查询,写好初稿请教滕南医院张洪珍副主任医师,提出科研申请要求;请教商云逸副主任医师、颜承尧副主任医师、古春伟副主任医师进行修改稿件,再到滕州市中心医院请教刘春安主任医师、李勇主任医师继续审稿定稿。每见到一位专家,我就虚心与他们谈及此课题,反复修改。但无论怎么改,我都坚信科研要真实,解决目前临床上猝死的预知问题,防范医疗事故,挽救矿工生命是重中之重。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我的课题《煤矿心脏性猝死高危病人临床与社区早期干预研究》通过了专家组的论证和评审,2012年6月18日我以第一位主要完成人员的身份获得枣庄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并将此成果及时应用于临床工作中,向群众宣传冠心病知识,讲解猝死发生前的预兆和胸外心肺复苏技术,使猝死发生率明显减少。2013年5月,《煤矿心脏性猝死高危病人早期干预研究与应用》项目获枣庄矿业集团公司“建言献策增效益”技术创新成果一等奖。

科研思路必须服从临床需要

这样才有意义 

面对自己的成长,我清醒地认识到:在医学生涯中,如果你不遇到挫折失败,就不会激发你前进的步伐。同时与苦于科研的同道和我的同事分享:科研思路必须源于临床实践,科研设计必须符合临床实际,科研过程必须服从临床需要,科研结果也必须经过临床的检验,只有这样科研才更有意义。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