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病人还是要自己

    |     2014年3月3日   |   医学动态   |     5 条评论   |    2605

每位医生在行医生涯中,总会碰到那个需要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的节点,这个“危”,用科学的语言来讲,就是职业暴露。医生的工作场所中处处存在危险,乙肝、梅毒、艾滋病,无论哪个,一旦沾染上都会瞬间让医生变成病人。此外还有放射线,长期接触更是会带来种种问题,轻则脱发、乏力,重则不育、患癌。但每天仍然有成千上万的医生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暴露于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他们不是神,他们的内心并非没有一丝犹疑。看看SARS期间发生在医护人员身上的故事就会明白,危急时刻,在某一个瞬间,总会有一个问题浮上心头:要病人还是要自己?

那一年,我刚工作不久,也刚刚开始值班,夜间要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急诊手术。一次,凌晨2时,呼机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血管科医生通知有一腹主动脉瘤破裂的急诊病人需要立即在介入下做腔内隔绝封堵。“现在!马上!”于是我立即冲到急诊抢救室看病人。一位中年男性,已经快速补液并泵上了血管活性药,血压尚可维持,但心率已经飙升至140bpm。我和值班二线迅速地在介入室准备好器材和抢救药品,病人入室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好动脉并诱导完毕。一切顺利。紧接着,轮到穿铅衣的血管外科医生登场了。随着造影剂的注入,他们一下接一下不停地进行放射线显影,力求明确出血部位。正当一切顺利之时,突然间,患者的血压开始迅速下降,有创动脉压的小红字眨眼间就从90/50mmHg掉到了50/30mmHg,之前的输血速度明显跟不上出血速度,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主动脉上似乎又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手揣加压输液袋,正准备冲上前去给两条外周和1条中心静脉通路加压提速,同时加大血管活性药量,力求为台上的封堵赢得一些时间,却突然间听到主刀医生的一声大喝:“快出去,要踩线了!”我迟疑了一下便马上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两难境地:外科不止住血再怎么快速输血都是徒劳,但这一刻不稳住血压,病人随时可能室颤给你看!换句话说,要么出去不管血压,交给外科医生自己落得一身干净,要么留在屋里稳住血压自己吃射线。事后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那个需要度过的节点吧,只是当时自己并不知道。

我选择了回到手术间里,扭头发现旁边竟然还站着一起值班的一位护士。主刀医生看了看我们,丝毫没有犹豫地摸到放射线踏板一脚踩了下去。

很久以后,我偶尔还会想起那个场面,不免觉得有点拍大片的节奏,觉得是不是周围也得响起点儿叫好的掌声衬托一下才好。但自那以后,我和那个并肩作战的护士却再未聊起过此事,一切都好像理所应当发生一样,我想大概是因为绝大部分医生都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吧。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