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的乐观心态对压力与心理健康的中介作用

    |     2014年12月17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5243

  根据Lazarus和Folkman的压力与应对理论,心理压力的定义为个体所感受到的超过其资源并因此危及其健康的任何一种个体与环境的关系(Lazarus & Folkman, 1984)。因此,压力可以来源于各种各样的环境状况,而在这一过程中,个体对环境的评估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与同龄人相比,医学生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比如经济压力、频繁的考试、繁重的课业负担等。医学生心理健康不仅对于他们自身极其重要,对于未来成为医生的他们所提供的医疗服务的质量及医患关系也同等重要。 

  积极心理学近年来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研究与关注,气质型乐观作为一个相对稳定的个体差异变量,反应个体对未来不同领域生活状况总的期待(Scheier & Carver, 1985)。乐观在决定人们是否会开始或保持对特定目标的努力起到自我调节的作用。根据Carver和Scheier的控制理论,只要人们确定最终的成功可以实现,尽管面对困难人们可能仍会努力去实现目标;而当人们对目标的实现严重怀疑时,人们在面对困难时很可能会放弃努力(Scheier & Carver, 1982)。研究已经证实了乐观可以带来情感、社交、健康方面的益处。与悲观者相比,乐观者经历较少的疼痛和其他身体症状,较低的术后再次住院率和较好的身体功能( Heather &Michael 2009)。气质型乐观可以作为一种维持积极心态的资源,保护个体免受到癌症及其治疗过程中的潜在负面影响(Allison, 2003)。但很少有研究关注于气质型乐观对积极心理学变量特别是心理健康的影响,因此,本研究尝试探索气质型乐观在医学生群体中对压力与心理健康关系是否存在着中介作用。 

  一、研究方法 

  (一)研究样本 

  此次横断面研究实施于2013年12月,对象为采用随机整群抽样方法选择的中国医科大学一年级七年制本硕连读临床专业六个班级的全体学生。英语教师在英语课结束前15分钟向这六个班级共173人发放了调查问卷,问卷全部回收。剔除无效问卷8份,最后研究样本确定为165人。 

  (二)研究工具 

  1.压力的测量 

  我们使用了Sheldon Cohen研发的10条目压力感受量表来评估学生在测试前一个月所感受到的总体压力状况。该量表采用李克特五点制计分,每一条目从“从未感受”的0分到“经常感受”的4分,量表的总分从0分到40分,较高的分值表示较大压力感受。该量表的中文版在不同人群中使用并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在本次研究中该量表的信度为0.869。 

  2.心理健康的测量 

  心理健康是通过使用Denier研发的心理健康量表进行测量。该量表包含8个条目,每一条目使用李克特7点制计分,从“非常不同意”的1分到“非常同意”的7分。所有条目得分汇总得到量表的总分。较高的分值表明较好的心理健康状况。该量表被广泛应用于各种人群,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在本次研究中该量表的信度为0.866。 

  3.乐观的测量 

  气质型乐观通过六条目生活定向测试修订版进行测量。受试对象使用李克特5点制计分方法回答对每一个条目的认同程度,从“非常不同意”的1分到“ 非常同意”的 5分。在对反向条目进行反向计分后,所有条目的得分汇总,所得总分越高,表明乐观程度越高。在本次研究中该量表的信度为0.662。 

  (三)统计方法 

  所有数据都在SPSS17.0软件中进行分析,显著性水平设置为双侧P<0.05。Pearson相关分析用于评估压力、乐观和心理健康的相互关系,分层回归用于验证乐观在压力与心理健康关系间的中介作用。根据Baron and Kenny的理论(Baron & Kenny,1986),乐观的中介作用需满足下列条件方能成立。自变量(压力)与因变量(心理健康)显著相关;自变量(压力)与中介变量(乐观)显著相关;中介变量(乐观)与因变量(心理健康)显著相关,并且当加入中介变量后,自变量(压力)对因变量(心理健康)的作用减弱。 

  二、结果与分析 

  (一)变量间的相关 

  各个研究变量的均值、标准差和Pearson相关分析的结果见表1。从表1中我们可以发现各个变量间相关都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具体来说,压力与乐观和心理健康都呈负相关;而乐观与心理健康呈正相关。因此,中介作用检验的前两个条件得以满足。 

  (二)韧性在压力与抑郁症状间的中介作用 

  用于探索乐观中介作用的分层线性回归分析见表2。在调整年龄因素之后,将自变量压力加入到模块2,然后将乐观加入到模块3。结果显示压力与心理健康负相关,解释了心理健康17.5%的变化;而乐观和心理健康呈正相关,标化相关系数达到0.380。乐观在压力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中起到了部分中介作用,因为压力的标化回归系数减小了,解释了13.3%的差异(p<0.05)。 

  此次研究结果显示压力与心理健康表现出较高的负相关,这与以前研究结果相一致(Cavanaugh,2000)。总体而言,七年制本硕连读医学生压力感受较大,这提示学校管理者及教师应采取一些有效的干预措施去适当减少学生所面临的压力,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策,布置大多数同学可以应对的任务与作业。否则,此种压力可能比较严重地影响学生的心理健康。  气质型乐观在压力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中起到了中介作用是本研究的重要发现。因此,学校管理者和教师在日常管理与教学过程中,可以通过组织相应的活动和教学安排来提升学生整体的乐观水平,从而达到减弱压力对心理健康的负面影响。 

  三、结论 

  积极心理学的气质型乐观品质在七年制本硕连读一年级医学生的压力与心理健康间起到了部分中介作用。学校管理者和教师可以采取经过证实有效的预防和干预措施去减少学生所面对的压力,培养其乐观的归因方式,从而提升学生整体的心理健康状况。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