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责任心与学业拖延行为的调查研究

    |     2014年12月16日   |   医学动态   |     4 条评论   |    3872

  责任心又称责任感,是指一个人对其日常生活中所应承担职责、所应履行义务的认识和态度。医学生肩负着救死扶伤的重任,其责任心的发展状况直接影响着其对待学业和工作的态度。学业拖延是指个体明知自己应在既定时间内完成相关学习任务,主观上也愿意去做,但实际上却没有按时完成;或者虽然完成,但却总是有意推迟启动或推迟完成。为此,学习者常而体验到懊恼、悔恨等消极情绪。受主体内外各种不良因素的影响,医学生学业拖延行为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医学生的培养质量。研究医学生责任心学业拖延行为的现状及相互关系有助于为医学生学习心理辅导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对360名医学生进行随堂问卷调查,共回收323份有效问卷。其中,男160人,女163人;大一103人,大二86人,大三71人,大四63人。 

  1.2 研究工具。(1)青少年学生责任心问卷[1]:由54道5点计分题组成,分为个体责任心、社会责任心和一般责任心3个维度。得分越高表示责任心水平越强。该问卷信效度符合心理测量学要求。(2)大学生学业拖延问卷[2]:由20道5级计分题组成,分为规划性不当、组织性不强、主动性不足、独立性不佳和持久性缺乏5个维度。得分越高表示学业拖延行为越严重。该问卷信效度符合心理测量学要求。(3)统计分析工具。SPSS 19.0。 

  2. 结果 

  2.1 现状分析 

  调查表明,医学生的责任心总均分为206.38,远高于理论均值162,说明医学生的责任心水平较高。医学生的学业拖延问卷总均分为61.52,与理论均值60接近,说明医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学业拖延行为。 

  性别差异分析表明,医学生在责任心问卷上的得分不存在性别差异(P>.05),但在学业拖延行为方面,男生在责任心问卷上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P<.01)。年级差异分析显示,医学生在责任心问卷上的得分随年级的升高而升高,但各年级的得分之间差异并不显著(P>.05);而在学业拖延行为方面,大一的学业拖延得分显著低于大三、大四(P<.05),其余各年级之间的差异并不显著(P>.05)。 

  2.2 医学生责任心对学业拖延行为的影响 

  相关分析显示,医学生学业拖延行为得分与其责任心总分、个体责任心及社会责任心之间呈显著负相关(P<.01),但与一般责任心之间相关不明显(P>.05)。为进一步确定医学生责任心对其学业拖延行为的影响,以责任心总分、个体责任心及社会责任心为自变量,学业拖延行为为因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结果详见表1。 

  表1责任心与医学生学业拖延行为的多元回归分析表(N=323) 

  变量βtSig.自变量βtSig. 

  常数量-61.82-29.49.00社会责任心-2.87-9.23.00 

  自变量个体责任心-2.367.68.00责任心总问卷-3.94-12.58.00 

  F22.58(P<.01)R0.460R20.212 

  表1显示,责任心总分、个体责任心和社会责任心对医学生的学业拖延行为具有显著的负向预测作用,它们解释了医学生学业拖延行为21.2%的变异量。 

  3. 讨论 

  医学生肩负着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重任,为了提高医学生的培养质量,各大医学院校都十分注重对其进行严格的职业道德教育。这类教育不仅有专门的课程,而且还渗透在每一门课程的课堂教学之中。受浓重责任心氛围的影响,医学生的责任心水平较高,显著高于理论均值。由于医学生具有较强的责任心,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为随之不断增加。社会实践必然会耗费医学生有限的学习时间。而医学专业课程多,内容难,学业任务繁重的特点又使得他们只有花费相当的时间才能完成相关的学业任务。责任心的提升吻合了社会预期,但却无法保证个体的学习时间和精力,结果使得医学生在面对繁重的课业负担时,无法保质保量地完成相关的学业任务,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学业拖延行为。因此,医学生的责任心与学业拖延行为显著负相关,且能显著负向预测医学生的学业拖延行为。 

  性别差异方面,随着女性参与意识的不断觉醒,女性开始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她们开始广泛涉猎社会的各个领域,积极参与各项社会事务。在社会实践中,女性的责任意识明显增强。因此,男女医学生生的责任心差异不明显。但性别的性格差异依然存在。通常,男性更为马虎急躁,女性则更为耐心细致。这使得女生在学业方面具有更好的坚持性,其学业拖延行为自然就明显低于男生。 

  年级差异方面,医学生的责任心虽然会随年级的升高而增强,但并没有出现年级差异。这是因为不论哪个年级,医学生都有较强的参与意识和责任意识。但在学业上,大一的学习任务、学习压力和学习难度都明显低于其他年级,多数学生基本能适应,也能按时完成各项学业任务。但到大三后,随着学业任务和难度的不断增加,一部分学生开始出现学习困难。同时,随着医学生对校园生活的熟悉,各项社会活动也日益增多。分身乏术使其无法在参与社会实践的同时及时完成相关学业任务,从而出现越来越多的学业拖延行为。因此,大一的学业拖延得分显著低于大三、大四,而其余各年级间的差异却并不显著。 

  4. 结论 

  医学生的责任心水平较高,同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学业拖延行为。医学生的责任心不存在性别和年级差异,但学业拖延行为却存在明显的性别和年级差异。医学生责任心与其学业拖延行为显著负相关,责任心能显著负向预测医学生的学业拖延行为。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