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疫苗让中国人记住默沙东

    |     2014年2月1日   |   医学动态   |     4 条评论   |    18673

如今的中国医药市场,各大跨国制药企业群雄逐鹿。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默沙东就在各大制药公司之前,率先进入了中国市场。如果你是中国大陆的“90后”,你的血液里十有八九带着默沙东的印记,那是注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而产生的抗体。

疫苗技术的问世,是人类医疗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从上世纪60年代起,默沙东在著名微生物专家莫里斯· 哈里曼博士的领导下,研发和生产了麻疹、水痘、腮腺炎、脑膜炎等疫苗,哈里曼因此赢得了“现代疫苗之父”的美誉。1963年哈里曼从女儿的病灶上获取了腮腺炎病毒样品,研发出了首个腮腺炎疫苗,传为佳话。

从经济学角度说,疫苗的利润低,风险大,因此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些大制药公司逐步停止了对研发疫苗的投入,转向利润更高的慢性病小分子新药研发。而默沙东始终坚持两条腿走路,在大规模投入小分子制药的同时,丝毫没有放松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并在1970年代末期成功地研制出了第一代乙肝疫苗

然而,正当默沙东准备将乙肝疫苗投放市场的时候,艾滋病出现了,给乙肝疫苗蒙上了阴影。因为乙肝疫苗Heptavax的生产要用到从乙肝病人的血浆中提取的病毒微粒,而乙肝的高发人群往往也是艾滋病的高发人群,人们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些疑问。人们翘首以待的乙肝疫苗眼看就会夭折。此时此刻,当时兴起的基因重组技术让它在科学家的手里起死回生。

基因重组是20世纪70年代初期发展成型的现代分子生物学的标志性技术之一。之前,所有的疫苗都是用被杀死或是被削弱的病毒来研制的,而基因重组技术生产的疫苗不含有任何原始病毒提取物。科学家们可以将已知的乙肝病毒基因植入一个安全的、不致病的微生物,比如大肠杆菌、酵母菌,再由它们来表达乙肝病毒的表面抗原。通过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们合作,默沙东在1981年将世界上第一个高效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投放市场。

基因重组乙肝疫苗在美国获得巨大成功,其应用很快就从高危人群扩展到了新生儿,但是从商业角度看,乙肝疫苗的主要市场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大陆。而瓶颈在于,即便默沙东将疫苗的价格一降再降,仍旧高出当时中国的购买力许多。在公众健康和公司盈利不能两全的情况下,为有效遏制乙肝的蔓延,默沙东决定以一次性的成本价格,向中国转让当时世界领先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技术,为中国人民的健康送上了一份厚礼。

除了转让技术,默沙东还承担了培训技术团队、指导搭建生产线等诸多工作,为这个项目的付出远远超出了合同的价位。在两国的努力下,两套当时最先进的基因重组疫苗生产线在北京和深圳两地组装成功,具有每年2千万支乙型肝炎预防针剂的生产能力,超过全中国每年新生儿的总数。

要说默沙东与中国人的缘分,可以追溯到更早的20世纪40年代。在有机化学中,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的反应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叫做“黄鸣龙还原法”。该反应方法的发明人——中国有机化学泰斗黄鸣龙曾经就职于默沙东,在默沙东实验室从事副肾皮激素人工合成的研究, 是默沙东最早的华裔科学家之一。从那之后,许多杰出的华裔科学家,比如沈宗瀛博士(消炎痛主要发明人),为默沙东的新药研发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几十年之后的今天,默沙东与中国药界同行的合作也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