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医生" 有关的文章

多讼可兴医?

多讼可兴医?

- 2015年10月7日 - 医学动态 - 6 条评论 - 3218浏览 阅读更多...

  律师和当事人是相存相依的,医生和患者也是如此。医生是靠患者成就的,患者是靠医生恢复健康的。这种相依的关系强于相斥的关系,因此尽管暗中“敌对”和紧张,也不至于发展成对抗关系。   我听好几个律师讲过,当事人是律师最大的敌人。初次听到这种说法时,我感到有点困惑,当事人和律师之间的关系,就像顾客和老板一样,来客人了,老板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后来想明白了,律师为了避免各种负面后果,的确得首先重点“防范”自己的当事人。律师既可能因为当事人的念头突然发生变化,解除委托而一无所获,也可能因为当事人投诉乃至起诉而陷入麻烦,最危险的则是一些违法勾兑的内幕被当事人“出卖”,锒铛入狱。   律师和医生等其他职业一样,都讲究职业伦理,其中一条便是忠诚对待自己的当事人,对医生来说便是忠于患者的利益。但是不仅律师界有此说法,把当事人当敌人,医生群体中更是常年警惕医患纠纷,弑医伤医事件层出不穷。这使得原本看上去很美好的职业伦理关系,变得残酷而冷漠起来。   最近有媒体统计了广东近年医疗纠纷案件,多数结果是患者败诉,但医院方面也在相当部分案件中,出于各种原因,要承担一定程度的责任。这些原因多种多样,例如医生在手术前忘了充分告知患者,没有签署知情同意书。还有医生接到急诊后出现明显漏诊,导致贻误救治时机。从各种事件到越来越多的医疗纠纷诉讼,医生对患者的警惕心理也与日俱增。   律师防范当事人的结果是律师从此疏离当事人,而医生防范病患的结果是医生从此冷漠乃至粗暴对待病患吗?这是很多敌对关系发展的自然结果。但是我们又会观察到,律师和当事人的关系并没有疏离,只是更多律师学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去处理法律业务,避免出现错漏,给当事人留下指摘的余地。律师界毕竟不像淘宝买卖一样,一些流氓店主受到差评后,敢于恐吓骚扰消费者。当然,大部分淘宝店主应该还是愿意诚实经营,热心服务,避免差评,而不是在差评出现之后,采用非常手段,更不是因为厌恶差评而厌恶消费者,板起面孔来经营。   为什么存在这么微妙的关系?这取决于职业伦理关系的特点。律师和当事人是相存相依的,医生和患者也是如此。医生是靠患者成就的,患者是靠医生恢复健康的。这种相依的关系强于相斥的关系,因此尽管暗中“敌对”和紧张,也不至于发展成对抗关系。   换一种角度来看,律师与当事人之间、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敌对”关系,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对抗关系,而更像是大草原上羊群与野狼的关系。没有野狼的草原上,羊群安逸悠游,草原上各种食草动物迅猛繁殖,很快草原消耗殆尽,羊群陷入生存危机。即使草原足够宽广,安逸的羊群同样可能变得慵懒而麻木,无法应对突如其来的各种危机,生存意识薄弱。因此,如果没有挑剔精明的当事人,大概也不会产生机智谨慎的律师;如果没有刁钻狡猾的病患,大概也不会有周到合理的医疗服务。   不论国内外,这些年来,医疗纠纷都不少见,诉诸司法的也很多。如果医疗界将这些诉讼看作是提高自己素质,改进服务质量和医术水平的机会,诉讼便可能越来越少,纠纷也将逐渐消弭,医疗形象得到改观。多难兴邦,多讼也可兴医。当然,这个逻辑链条并不是必然,就像多难能否兴邦取决于理政者如何看待和反思灾难,多讼能否兴医也取决于医疗界如何看待和应对医患纠纷与医疗诉讼。

Tags: ,
医生要坚持一下

医生要坚持一下

- 2014年8月22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3152浏览 阅读更多...

5月12日,是患非小细胞肺癌、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的贵州安顺55岁的黄女士及其家人最欣喜的日子。经PET-CT检查,黄女士的心包、胸腔积液消失,看不到病变。我的导师何勇教授的诊断结论是:找不到病变,完全缓解。其实,与黄女士一样欣喜的还有我们这些参与治疗的年轻医护人员。 黄女士因咳嗽、咯痰、声音嘶哑,活动后气促在贵州当地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肺癌。去年5月,来到我院时,已出现了心包、胸腔积液,右侧颈部触摸有2X3cm包块,结合病理提示为转移鳞癌,诊断为右下肺鳞癌伴双肺、左肾上腺、胸椎及全身多处淋巴结转移,肺癌晚期。为了增强黄女士的信心,何教授和她的家人约定,病情对她保密。 接下来的治疗方案是手术、化疗还是靶向治疗?通过讨论认为,患者癌细胞已全身转移,不能手术,而基因检测、黄女士是EGFR野生型,不能用靶向治疗,征得黄女士家人的意见,决定化疗。 化疗了一段时间后,检查发现,病灶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快速进展,双肺新增多个病灶。何教授组织全科医护人员和黄女士家属参与了治疗方案讨论,大家形成一致意见,更换二线化疗方案。 又是一个疗程的化疗。黄女士从家人无奈的表情和加重的病情感到,自己的病或许并不像医生护士说得那么轻松,情绪开始低落。在她的一再强烈放弃治疗的要求下,6月下旬,黄女士出院了,拒绝就医。黄女士放弃治疗虽然遗憾,但当时我认为,出院放弃治疗这个结果,或许对病人及家属、对医生护士都是个解脱吧。 后来我发现,黄女士出院后,她的病历一直摆在何教授的办公桌上,每次去请示工作,总看到何教授在上网查资料。原来,对于黄女士的病,他从来就没有放手。他寻找了国外前沿的治疗方案后,进行基因筛选发现黄女士具有ALK基因重排,但对应的药还没有在国内上市。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来适合ALK基因重排患者的药物在国内也能买到了。 何教授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女士家人。在家属的劝解和何教授亲自电话沟通下,黄女士来到科里,接受了针对ALK基因的靶向治疗。2013年9月23日检查,其双肺病灶明量减少,颈部、纵隔、腋窝淋巴明显缩小。在随后持续8个月的治疗过程中,黄女士逐渐好转,并且获得了赠药。 我想,黄女士的康复固然是个案,有她和家属的配合治疗,但与何教授的坚持有密切关系。坚持的背后,是紧跟医学前沿,为患者选择最适合的治疗方案的精神。

Tags: ,
做医生的三重境界

做医生的三重境界

- 2014年7月20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5339浏览 阅读更多...

以前我写过一篇短文,名曰《做医生的三重境界》,主要是讲做医生,特别是外科医生,大凡修成正果的,都要经历“得意”、“得气”、“得道”这三重境界。诚如佛门之修行,达到欲界、色界、无色界。 近来,又思索,又读书,又得感悟。 韩非子说:“志之难也,不在胜人,在自胜。”这里的志,是立志、达志,即为自己树立目标,立下志向,憧憬梦想,实现愿望。这并非易事,故称“难也”。 在这一过程中,影响结局的有诸多因素,即所谓主客观条件,有竞争、有拼搏;要超越,要冲刺。这通常不是独自苦行,于是便总有“胜人”,即抢先、占领、夺冠等。亦非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没必要谋略伎俩、你死我活,只需公平竞争、友谊比赛。不管怎样,最终结果只能靠自己,发挥优势、克服缺陷、吃苦耐劳、毅力顽强等,超越自我,方可成其大事。 做医生,行医事;做人情,处人事,也大抵如此。其最高境界在于“自胜”或“胜己”。因为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 这和王国维的“三境界”恰成匹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乃立志之艰难,立志之重要。“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乃是要胜人,有付出,有超越。“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是胜了别人,是胜了自己,成败皆由之。 再与孔圣人之说相对照,意义更为深邃。子曰:“知之者,不如为之者,为之者不如乐之者。”这就是做学问、成事业的三个层次:知之,只是欲念、认识;为之,即为奋进、竞举;乐之,达到胜己、忘我,必成其功!

Tags: ,
医生,别让病人心存疑虑

医生,别让病人心存疑虑

- 2014年7月14日 - 医学动态 - 4 条评论 - 3190浏览 阅读更多...

我的一位熟人近日找到我,说他有个结肠息肉在外院做结肠镜没有切干净,希望我帮他找医生再做一次。理由是那天做肠镜的病人比较多,可能医生为了求快做得比较糙。我的消化科同事知道了他的这一心理后,做肠镜前与他进行了耐心沟通。做肠镜时经仔细观察,没有发现结肠息肉,告诉病人外院医生确实已将息肉切干净了,病人这才放心离开。 还有一位朋友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他上午来看病检查,诊断为胃溃疡,医生开的药中有克拉霉素,他回家后反复看了说明书,上边并没有说这个药可以治胃溃疡。从患者的问话中不难感觉到,他怀疑医生在乱开药。我告诉他,他患有胃溃疡而且幽门螺杆菌检查是阳性,所以要用杀幽门螺杆菌的抗菌药联合治疗才能治好胃溃疡。他听后才放下心。 类似上述例子还有很多,理由各不相同,但这些问题的共性是病人对医学不了解并伴有恐惧心理,对医生也是半信半疑。 病人的这些问题在专业医生眼里真不是问题,很多医生会不太当回事儿。然而,由于医患间信息不对称,病人的文化层次和受教育程度不同,以及一些人的性格因素,医生没有时间细说等,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势必会造成病人疑虑重重。作为医生,应该多理解病人,尽量减少、打消病人的疑虑。 医生应在诊疗过程中尽量注意做好解释工作,让病人产生信任感。如第一个病例很可能因为沟通不到位,医生没有取得病人的信任,险些被冤枉。由于病人太多,如果医生当时没有时间为病人做好解释工作,最好将自己的电话留给病人,让病人有问题随时问;或者安排一位助手或护士负责解释和咨询。记住,充分沟通可让我们避免出力不讨好。 湖北省黄石市中心医院普爱院区王嘉会

Tags: , ,
有病上百度医生众说纷纭

有病上百度医生众说纷纭

- 2014年7月7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4840浏览 阅读更多...

有病了,先上百度等网站查查,然后再去医院找医生,医生们对这种情况看法不一。有医生说:“我曾经遇到不少上网查病的‘受害者’,结果小病大治或大病被耽误。”也有医生说:“上网查不是坏事。我就遇到一位病人上网查后怀疑自己得了冠心病,到医院检查果然是。”还有医生表示:“如果病人过分依赖上网查病,说明我们的医疗服务存在不足,应该努力改进。”   上网查病难搞清楚 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刘麦仙:精神科常见的一类疾病是躯体形式障碍综合征,即以各种躯体不适症状作为主诉,患者多方就医,经各种医学检查证实并无器质性损害或明确的病理生理问题,但仍不能打消其疑虑的一类神经症。这类患者多次在综合医院就诊,常常需要专科医生会诊,才能得到正确诊断。很难想象,没有医学知识背景的普通民众,凭借百度查病会带来什么后果。 我不认可网上查病。病人应该与医生面对面交流,因为医生不仅要听病人的诉说,更重要的还有查体、了解既往病史、做相关辅助检查等。医生的诊病专长是经过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不是靠死记硬背书本知识就能获得的。 网上看的是“理论病” 四川省仪陇县人民医院新政院区叶常春:患者上网搜索可以了解一些知识,弥补对医学一无所知的不足;但另一方面,患者将所获得的专业信息用来与医生进行交流,如果患者不太认可医生所说,这就隐藏了医患信任危机,反而加大了医患沟通的难度。 不懂就学和不懂就问的态度是可取的,可在方法上是有讲究的。有病上百度,其认识是片面、机械、静止的,这与临床医生诊疗思维的整体性、灵活性、动态性大相径庭。有病上百度,看的是理论上的病,与医学强调实践的特点格格不入。 病人自诊可促医生学习 黄燕:网络自诊的积极意义是:1.患者上网可以获取及时、充分、正确、廉价、急需和较新的医学信息。2. 网络自诊可被视为随身携带的家庭医生,弥补了我们现在家庭医生缺位带来的服务不及时。3.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使患者看病变得更加聪明和理性。 网络让患者变得更不容易听从医生,这对医生是极大的挑战。面对这一严峻形势,医生必须不断充电,加快知识更新,让自己的知识“硬件”更硬、服务“软件”更软,维护自身的权威性,避免被网络打败。 折射出基层服务能力不足 河南省卫生计生委徐宏伟:受待遇、环境、职业发展空间等因素的影响,目前我国基层医疗体系中,全科医生数量严重不足,全科医疗模式尚未建立,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模式尚未形成。基层医生服务能力不足,信任度不高,导致目前大医院人满为患,甚至头痛脑热的小病也要去大医院,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看病难,看病烦”。 基层缺乏信得过的医疗资源,城市大医院人满为患,加之受“大检查”、“大处方”等医疗高消费之害,一部分人选择百度医生为自己把脉问药也就不足为怪了。 实质是医患间信任不够 纽约西奈山医学院儿科副教授林锦:在美国,病人也会上Google求医问药。在网络发达的世界里,病人这么做可以理解。但我个人认为,百度看病的负面作用可能要大于正面作用。媒体应该呼吁让病人去医院看医生。媒体的正确引导很重要。国外很少看到说医生不好的报道,尽管不少医生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但媒体似乎在报道上非常注意维护医生的公共形象。 病人依赖百度医生,折射的是信任危机。好的医疗制度是让病人完全信任医生,而医生所有的考虑只是如何解决问题,选择最佳方案为病人减轻病痛。我认为,国内的医疗体制改革要以此为目标。同时应加强对医生的教育,要知道在医患关系中,医生是主动方。任何回扣和收入挂钩模式都会导致医患关系异化,这是世界性难题。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日本等东亚国家做得比欧美国家好。中国要学日本,而不是美国,更不可能是英国。如果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医患双方会重拾信任。 另外,国内对医生的训练是不够的,特别是近10年来,医院忽视了医生职业素养的培训。我所说的训练,主要是指让同行起表率作用。从医生中挑选出有职业风范、被同行和病人认可的优秀者,树立为榜样,带动年轻的医生,培养一支优秀的专业队伍。国外的教学医院就非常在乎医生的职业风范,医生如果很看重钱会被人瞧不起。美国教学医院的医生薪水甚至不到自由开业医生的一半,但医生们仍首选在这里工作。相比之下,我们的很多医生把钱看得太重了。 总之,国内应该多培养、选拔优秀的临床专家,他们可能不善于搞科研,但一定是非常接地气、有人气的医生。

Tags: , , ,
医生戴3D眼镜做手术

医生戴3D眼镜做手术

- 2014年5月28日 - 医学动态 - 6 条评论 - 2824浏览 阅读更多...

50岁的周女士一直月经不调,一周前阴道开始流血,经医生诊断为子宫内膜癌前病变,需要手术治疗。近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黄岛院区为周女士做了一台3D手术。手术医生先在周女士的腹部打眼,将腹腔镜伸进腹部,然后戴上“墨镜”,立体画面让医生感觉“在患者肚子里游走”,原来二维画面中平静的血流变成了“喷涌”状态。 据该院妇科主任姚勤介绍,具备腹腔镜手术基础的医生均可实施3D腹腔镜手术。相对于2D腹腔镜,3D腹腔镜操作更为容易,高清视野层次感、立体感强,手术更为精准安全。

Tags: , ,
医生:一个要终身学习的职业

医生:一个要终身学习的职业

- 2014年5月24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25310浏览 阅读更多...

医生是个很辛苦的职业,不仅因为医疗工作本身,还因为医生要终身学习,不可懈怠、停歇。 虽有“活到老,学到老”的俗语,但很多职业用不着不断学习,甚至“吃老本”都没有问题。但是,做医生不学习真不行。 医生要不停歇地学习,不断接受再教育,这是由医学的发展和医疗临床的特殊性决定的。 医学是个未知数最多的领域。它很古老,如中国医学、古希腊医学。而西医学的发展只是近一二百年的事。100多年前主要是对人体的认识,如哈维的血液循环、维萨里的解剖学;近100年则是对疾病的认识,即疾病的发生、发展,诊断、处理。这些都强烈地需要其他学科的渗入、促进和推动。医学不仅成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的结合,也需要多种技术学科相互作用,如生物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光学、工艺学以及计算机科学等。因此,一位医生要掌握现代医学知识和技术,必须多学、博学、不断地学。 人对疾病的认识总是有局限的,人与疾病的斗争常常是无力的。病原微生物不断向人类反扑,癌瘤又不断抵抗人类的进攻。1981年以前,我们还不知道艾滋病。2003年以后,又出现了SARS,后来又有了H1N1、H7N9。我们还不知道,明年又会跳出来什么。人类和疾病的斗争永无休止,医生的学习也永不停歇。 学习是要有制度的,国内就有继续教育的学分。国外也有规定,一定要参加多少学术会议。特别是私人开业医生,他们参加会议的“证明书”挂满了诊所的墙壁,告诉人们他们是如何用功学习的。 学医曾是精英教育,医生曾是精美职业。《礼记》说:“医不三世,不服其药。”这表明医学世家的豪迈和庄严,以及公众对医生的信任和爱戴。曾几何时,中西医的这一观念遭到了动摇,甚至“医不过二代”了。不过我坚信,总会有痴迷于学医的人,总会有医生痴迷于不停歇地学习。

Tags: ,
医生,要病人还是要自己

医生,要病人还是要自己

- 2014年3月3日 - 医学动态 - 5 条评论 - 2883浏览 阅读更多...

每位医生在行医生涯中,总会碰到那个需要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的节点,这个“危”,用科学的语言来讲,就是职业暴露。医生的工作场所中处处存在危险,乙肝、梅毒、艾滋病,无论哪个,一旦沾染上都会瞬间让医生变成病人。此外还有放射线,长期接触更是会带来种种问题,轻则脱发、乏力,重则不育、患癌。但每天仍然有成千上万的医生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暴露于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他们不是神,他们的内心并非没有一丝犹疑。看看SARS期间发生在医护人员身上的故事就会明白,危急时刻,在某一个瞬间,总会有一个问题浮上心头:要病人还是要自己? 那一年,我刚工作不久,也刚刚开始值班,夜间要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急诊手术。一次,凌晨2时,呼机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血管科医生通知有一腹主动脉瘤破裂的急诊病人需要立即在介入下做腔内隔绝封堵。“现在!马上!”于是我立即冲到急诊抢救室看病人。一位中年男性,已经快速补液并泵上了血管活性药,血压尚可维持,但心率已经飙升至140bpm。我和值班二线迅速地在介入室准备好器材和抢救药品,病人入室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好动脉并诱导完毕。一切顺利。紧接着,轮到穿铅衣的血管外科医生登场了。随着造影剂的注入,他们一下接一下不停地进行放射线显影,力求明确出血部位。正当一切顺利之时,突然间,患者的血压开始迅速下降,有创动脉压的小红字眨眼间就从90/50mmHg掉到了50/30mmHg,之前的输血速度明显跟不上出血速度,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主动脉上似乎又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手揣加压输液袋,正准备冲上前去给两条外周和1条中心静脉通路加压提速,同时加大血管活性药量,力求为台上的封堵赢得一些时间,却突然间听到主刀医生的一声大喝:“快出去,要踩线了!”我迟疑了一下便马上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两难境地:外科不止住血再怎么快速输血都是徒劳,但这一刻不稳住血压,病人随时可能室颤给你看!换句话说,要么出去不管血压,交给外科医生自己落得一身干净,要么留在屋里稳住血压自己吃射线。事后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那个需要度过的节点吧,只是当时自己并不知道。 我选择了回到手术间里,扭头发现旁边竟然还站着一起值班的一位护士。主刀医生看了看我们,丝毫没有犹豫地摸到放射线踏板一脚踩了下去。 很久以后,我偶尔还会想起那个场面,不免觉得有点拍大片的节奏,觉得是不是周围也得响起点儿叫好的掌声衬托一下才好。但自那以后,我和那个并肩作战的护士却再未聊起过此事,一切都好像理所应当发生一样,我想大概是因为绝大部分医生都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吧。

Tags: ,
这样的医生让病人放心!

这样的医生让病人放心!

- 2014年1月30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3664浏览 阅读更多...

他从容的态度和眼角眉梢的一丝笑意,让人感到安心;他对病况解析得如此准确、简明,让人感到钦佩和豁然   我是一名60岁的膝关节半月板撕裂患者,不久前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住院。其间,由陈坚大夫主刀为我做关节镜半月板手术。 我想,每一位住院准备手术的患者,基本上都会有这样的内心活动:谁为我主刀?他的医术如何?团队如何?当确认主刀大夫是谁后,又会不自觉地想博得他的好感。其实,患者的举动无可厚非,无非是想安慰自己不能平静的心绪。 而我在住院期间接触到的陈坚大夫展现出来的则是,他是在认真履职,做他认为应认真做好的工作,并认为这是自己的本职所在。他的职业操守、道德素养是如此自然地、淡然地交织在一起。 陈坚大夫第一次和我见面时,他从容淡定的态度和偶尔飘在眼角眉梢的一丝笑意,让人感到安心;他对病况解析得如此准确和简明,又让人感到钦佩和豁然。 在阅看核磁片、检查患处时,陈坚大夫同时还向他的团队成员简略地分析要点。这些话既是在与助手和学生们指导交流,也是在向患者讲解治疗。虽然有些专业用语我并不能完全听懂,但当时的感觉是:这位大夫是可以信赖的。人的一生总会面临数次重要的选择,其中就包括患病后做手术。而通过几次简短的接触,我已经能确信,把自己膝关节的治愈交给陈坚大夫是正确的选择。 记得我被推入手术室时,已是晚上8:40,陈坚大夫和他的团队还没有吃晚饭。当时我是在腰部以下麻醉,所以头脑完全清醒,而且可以用眼睛余光扫视到部分监控屏幕和大夫的身影。手术过程中,他们紧张而有序的治疗过程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坚大夫简略清晰的专业词汇、偶尔冒出的几句幽默的话语,让我早已忘掉这是在手术。 住院期间,我们同病室有3位患者,都是在同一天做关节镜手术的,一个60岁、一个42岁、一个17岁,病状不同、要求各异。但是在陈坚大夫那里,所有患者都是一样的,他所实施的每一次救治都是他的天职。我觉得,医生就该像陈坚大夫一样,不仅应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医者,还要是一位医德高尚的师者。

Tags: , ,
谁偷走了医生们的快乐

谁偷走了医生们的快乐

- 2014年1月23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3109浏览 阅读更多...

“医生常常会认为患者是有心理问题,却不去正视自己所面临的心理问题。在患者面前,医生是助人者,呈现的是一片阳光,但转过脸,当我们的医生自处的时候,很可能还不如我们的患者”。   医生在高紧张度和高风险下,最快一年就会出现"情绪耗竭" “医生是高风险的职业,但医生对自己的关注非常不够,很多的心血管医生从来没有给自己量过血压,很多的妇产科医生会劝别人定期进行宫颈检查,自己却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检查,同样,很多的心理医生也很少找自己的同行进行过心理疏导。”在日前召开的中华医学会年会医务人员心理保健论坛上,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于欣教授的开场白,引发了在场医生的共鸣。 以往,精神科、心理科医生更多的只是专注于满足患者的心理健康需求,当他们把目光瞄向同行时,却惊讶地发现,医生自己已成了心理疾病的高发群体。 近期一些省份开展的有关医生身心健康问题的调查表明,医生自身已经成了“不健康的健康工作者”。就在前不久,辽宁省医师协会公布了该省医生职业压力、职业风险、职业满意度与职业倦怠现况调查报告显示,超半数医师缺乏工作成就感,四成医师有离职倾向,有25%的医师心理状态不佳,感觉身心俱疲压力巨大的占18%。而医患的紧张关系被认为是医生最大的压力源之一。 2013年12月份,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项研究更是不容乐观——近半数医务人员被心理疾病所困扰。该中心的研究人员采用贝克抑郁自评量表评估546名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结果显示,被调查医务人员抑郁检出率为42.31%。 “医生常常会认为患者是有心理问题,却不去正视自己所面临的心理问题。在患者面前,医生是助人者,呈现的是一片阳光,但转过脸,当我们的医生自处的时候,很可能心态还不如我们的患者。”北京协和医院心理医学科魏镜教授表示。她用“情感耗竭”一词形容目前很多医生的工作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对待患者的热情度下降、敏感性下降;在面对患者时存在‘去人格化’倾向,物化工作对象,把病人当做是‘待修理的机器’、‘会喘气的瘤子’。” 为什么会这样?魏镜教授分析说,这是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医生只是医学的执行者,而非医学的探索者。对很多疾病只是有限的治疗,很难说医治好,导致医生的成就感很低,很难体会到自己的工作意义和事业价值。此外,医生由于较多地接触负面情绪与信息,如病患的伤痛、死亡,患者及其家属的抱怨,医生更容易积累负面情绪。“医生在高紧张度和高风险下工作,最快一年就会出现‘职业耗竭’。” 倦怠的医务人员是危险而无辜的肇事者 医生作为医学服务的提供者,其心理健康问题绝不只是关乎个人,还关乎更多人的利益。那么,谁在为医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买单?魏镜教授认为,除了医生自己外,最大的买单者就是患者。她提到美国一家医院的统计调查:当医生出现职业耗竭,其临床差错出现的几率会显著增加。另有国外资料显示,当医生感觉不爽的时候,他们开出的处方更冒险,并推诿病人,也会对病人更加的不开放等,这些均会导致患者的满意度下降。而医生一味地开大处方、无端地转诊,导致的间接结果就是社会公信力的丧失和国家财力的加大投入等。反之,当医生心情愉悦时,他们就会对病人更加包容、理解,更加负责任,临床疗效也会更好。 上海东方医院赵旭东教授认为,“病人的安全、满意体验系于健康的医务人员,而倦怠的医务人员是危险而无辜的肇事者”。他表示,医务人员心理行为因素会影响到医疗安全。国际医院评审联合委员会(JCI)对1995~2004年2966件意外事件各种原因的分析中,66%是因沟通问题所致,也就是说心理行为占了绝大部分因素。 医患关系的改善是打开医生心理困局的一把钥匙 医生们如何从“心理迷失”中觉醒,怎样维护自身的心理健康?与会专家们认为,寻求医患关系的改善,是打开医生心理困局的一把钥匙。 赵旭东教授认为,由于生活经验、学医动机和教育训练的影响,每一个医生都会有一种相对稳定的治疗关系观念。但在“挑剔的消费者年代”,期望病人“听话、顺从”已不太可能,为此,医生需要觉察到自身角色的变迁,并有意识地自我调整,以改善医患关系。而要建立良好的治疗关系,他强调,医生应“用心”,存“正念”, 能觉察自身及别人的理想、价值、力量及偏颇或局限性,且平和地感悟、关注、接纳、尊重情感生活的意义。同时,医生要与患者共情,有同理心,医患双方能设身处地、感同身受,进行“投入的理解”。医生还需要懂得人际沟通的心理学,能运用心理学知识和技巧处理医患关系中可能出现的矛盾或冲突。  北京回龙观医院杨甫德教授提倡“做快乐医生”。他认为,医生的快乐主要来自于4个方面:一是有效的治疗带来的成功感;二是自身社会关系的尊重;三是患者的满意度所致的情绪感染;四是更深层次的人际交流所达到的心灵上的愉悦。在杨甫德教授看来,“要想快乐,就得做一名好医生”,为此,就要做到懂得爱,且尊重患者和同行;能对患者一视同仁,真正关心患者且愿意听患者述说;知道如何进行沟通,且和蔼可亲、善解人意。当然,还得是一个技术过硬、药到病除的医生。 目前,我国医院的医疗服务强调的是以病人为中心,很少关注医生本身的需求和健康。要让医生放下包袱、开心起来,赵旭东教授认为还应该从医院管理的角度做文章。他建议对医务人员实施人性化管理,医院管理者将医生、护士作为“内部顾客”提供保护性、发展性服务;定期安排休假、体检和心理咨询指导,组织压力管理培训;设置专职人员,组织开展督导、自我体验、小组学习等活动。他举到一个例子:香港医管局设专职的心理学家,负责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的心理保健、危机干预。在我国,北京协和医院、上海中山医院、同济医院等开展Ballint(巴林特)小组活动,即是对医务人员一种有效的心理支持。 “让医务人员生活体面、心态从容,愿意和患者好好说话、诚心交流”,不仅能使医生本人从良好医患关系中收获一份愉悦心情,也能“还患者生命以尊严与温情”。这不仅是赵旭东教授的心声流露,也是众多医生的期待。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