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坚持一下

    |     2014年8月22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3170

5月12日,是患非小细胞肺癌、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的贵州安顺55岁的黄女士及其家人最欣喜的日子。经PET-CT检查,黄女士的心包、胸腔积液消失,看不到病变。我的导师何勇教授的诊断结论是:找不到病变,完全缓解。其实,与黄女士一样欣喜的还有我们这些参与治疗的年轻医护人员。

黄女士因咳嗽、咯痰、声音嘶哑,活动后气促在贵州当地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肺癌。去年5月,来到我院时,已出现了心包、胸腔积液,右侧颈部触摸有2X3cm包块,结合病理提示为转移鳞癌,诊断为右下肺鳞癌伴双肺、左肾上腺、胸椎及全身多处淋巴结转移,肺癌晚期。为了增强黄女士的信心,何教授和她的家人约定,病情对她保密。

接下来的治疗方案是手术、化疗还是靶向治疗?通过讨论认为,患者癌细胞已全身转移,不能手术,而基因检测、黄女士是EGFR野生型,不能用靶向治疗,征得黄女士家人的意见,决定化疗。

化疗了一段时间后,检查发现,病灶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快速进展,双肺新增多个病灶。何教授组织全科医护人员和黄女士家属参与了治疗方案讨论,大家形成一致意见,更换二线化疗方案。

又是一个疗程的化疗。黄女士从家人无奈的表情和加重的病情感到,自己的病或许并不像医生护士说得那么轻松,情绪开始低落。在她的一再强烈放弃治疗的要求下,6月下旬,黄女士出院了,拒绝就医。黄女士放弃治疗虽然遗憾,但当时我认为,出院放弃治疗这个结果,或许对病人及家属、对医生护士都是个解脱吧。

后来我发现,黄女士出院后,她的病历一直摆在何教授的办公桌上,每次去请示工作,总看到何教授在上网查资料。原来,对于黄女士的病,他从来就没有放手。他寻找了国外前沿的治疗方案后,进行基因筛选发现黄女士具有ALK基因重排,但对应的药还没有在国内上市。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来适合ALK基因重排患者的药物在国内也能买到了。

何教授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女士家人。在家属的劝解和何教授亲自电话沟通下,黄女士来到科里,接受了针对ALK基因的靶向治疗。2013年9月23日检查,其双肺病灶明量减少,颈部、纵隔、腋窝淋巴明显缩小。在随后持续8个月的治疗过程中,黄女士逐渐好转,并且获得了赠药。

我想,黄女士的康复固然是个案,有她和家属的配合治疗,但与何教授的坚持有密切关系。坚持的背后,是紧跟医学前沿,为患者选择最适合的治疗方案的精神。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