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完美主义与社交回避及苦恼

    |     2013年7月24日   |   医学论文   |     3 条评论   |    4302

【摘要】

目的

探讨医学生完美主义社交回避及苦恼的特点及两者的关系。

方法

用中文 Frost 多维度完美主义问卷(CFMPS) 和社交回避及苦恼量表(SAD) 对 401名医学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

结果

医学生完美主义在人口统计学因素上存在差异; º社交回避及苦恼总分与完美主义总分(r= 0. 178,P< 0. 01) , 担心错误维度(r= 0. 223,P< 0. 01) , 父母期望维度(r=0. 109, P< 0. 05), 行动的疑虑维度(r= 0. 314, P< 0. 01) , 以及消极完美主义(r= 0. 213, P< 0. 01) 均有显著正相关; » 通过回归分析发现, 行动的疑虑、担心错误和个人标准对社交回避及苦恼均具有一定的预测作用(R2= 0. 134,P< 0. 01) 。

结论

医学生完美主义多个方面存在差异, 完美主义影响社交回避及苦恼。

【关键词】

完美主义; 社交回避及苦恼; 医学生; 心理健康

 

 完美主义是与心理健康关系密切的一种人格倾向。完美主义既可能促进个人严于律己、谨慎认真、尽善尽美地完成工作, 也可能是困扰正常生活的各种高标准产生的原因。完美主义的定义经过了一个发展过程, 通常是被描述为一种人格特征、特质, 即在个性中具有凡事追求尽善尽美的倾向[1]。完美主义是心理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 IV) 强迫型人格障碍的重要诊断标准之一。社交回避是回避社会交往的倾向, 社交苦恼指个人身临社交情境时的苦恼感受, 是社交困难和社交障碍患者具有的特征行为表现和主观感受。社交回避及苦恼常常困扰着大学生, 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社交、学习和全面发展。唐继亮, 宣宾, 李群的研究发现完美主义中的父母批评、怀疑行动和社交回避关系最密切, 能显著预测社交回避; 怀疑行动可以通过中介变量惧怕否定来影响社交回避[2]。本文从医学生这个群体, 反应他们的完美主义、社交回避及苦恼的一般状况, 以期对医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了解和分析, 为心理健康教育提供参考信息, 指导他们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与社会交往, 促进心理健康和全面发展, 也对个人成长和今后发展有积极的作用。

1 对象与方法

1. 1   对象   从南京某医学院大一至大四的学生中采取整群抽样和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 439 名学生。发出问卷 439份, 有效问卷 401 份( 91%) 。其中男生 141 人, 女生 260人。

1. 2   方法   采用由訾非和周旭参照香港大学 Cheng 的译本[3], 修订的 Frost 的多维完美主义问卷(FMPS) 。问卷共 27题, 包括担心错误、条理性、父母期望、个人标准、行动的疑虑5 个维度, 采用 5 分评分法, 1 为不符合、5 为符合。问卷 5 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 0. 76、0. 81、0. 74、0. 70 和 0. 64, 重
测信度为 0. 82、0. 63、0. 75、0. 78 和 0. 79; º采用由Watson和 Friend 编制, 马宏修订中文版 的社交回避及苦恼量表(SAD) 。量表共 28 题, 采用“是- 否”评分制, 条目与总分的平均相关系数为 0. 77, 回避与苦恼分量表的信度系数分别为 0.85 和 0. 87, 间隔 4个月重测相关信度为 0. 68。

1. 3   统计处理   对所研究和收集的数据采用 SPSS 13. 0 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和处理。

2 结 果

2. 1   医学生的完美主义特点 医学生完美主义总分与常模无明显差异, 父母期望维度显著高于常模( t= 6. 059, P<0. 01), 个人标准显著低于常模(t= -5. 940,P< 0. 01) 。医学生担心错误维度男生显著高于女生(t= 3. 380, P< 0. 01); 父母期望维度男生高于女生(t= 2. 232,P< 0. 01); 条理性维度非独生子女高于独生子女( t= 2. 341, P< 0. 05), 学生干部高于非学生干部(t= 1. 965,P< 0. 05); 个人标准学生干部高于非学生干部(t= 2. 295, P< 0. 05)。结果显示, 医学生条理性维度年级之间存在显著差异(F= 3. 065,P< 0. 05), 大一高于其他年级。

2. 2   完美主义与社会回避及苦恼的相关 见表 1。

2. 3   医学生完美主义各维度和社会回避及苦恼的回归分析 见表 2。

表 1 完美主义与社交回避及苦恼的相关( r)
项 目     完美主分 担心错误 条理性 父母期望 个人标准 行动的疑虑 极完美主义
回避苦恼总分 0. 178* * 0. 223* * 0. 054 0.109* 0. 017 0. 314* *     0. 213* *
回避分量表 0. 136* * 0. 189* * -0. 062 0.071 0. 013 0. 258* *     0. 170* *
苦恼分量表 0. 191* * 0. 224* * -0. 039 0.129* * 0. 018 0. 323* *     0. 223* *

                     注: * P< 0. 05, * * P< 0. 01, 下同

表 2 医学生完美主义各维度和社交回避及苦恼的逐步回归分析
因变量 预测变量 R R2 F B SE B t
社交回避及苦恼   0. 366 0. 134 20. 443* *        
  行动的疑虑       0. 536 0. 096 0. 285 5. 562* *
  担心错误       0. 264 0. 073 0. 211

3. 603* *

  个人标准       -0. 243 0. 074 -0. 186

-3. 301* *

    结果显示, 行动的疑虑(DA) , 担心错误( CM )和个人标准(PS)这 3个维度对社交回避及苦恼具有良好的预测作用。

3 讨 论

3. 1   医学生完美主义特点 总分与常模无明显差异, 父母期望一项高于常模, 个人标准一项低于常模。可能是医学生感到的父母期望较高, 这种期望既可能是对他们自身, 也可能是对他们未来职业期望。个人标准偏低可能是在生活环境中已经形成了较好的应对压力的方式, 是一种适应性的调整。

3. 2   医学生人口学变量的完美主义特征 担心错误维度男生显著高于女生, 可能和男生承受更高的期待, 更大的社会压力有关; 父母期望维度男生高于女生, 这可能与传统文化有关, 社会普遍对男性有更高要求, 致使父母对男生期待更高;条理性维度非独生子女高于独生子女, 可能因为非独生子女从小接受更多父母关于条理性方面的教育和引导, 使得非独生子女在这方面优于独生子女, 相对于多子女家庭, 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可能对子女更为宠爱和放任; 条理性维度学生干部高于非学生干部, 这可能是因为学生干部更多接触学生工作, 逐步锻炼处理各种事物, 协调各方关系, 而达到锻炼, 使他们更有条理性; 个人标准学生干部高于非学生干部, 可能因为学生干部普遍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成绩, 工作能力, 人际关系等个方面。

3. 3   医学生年级和出生地的完美主义特征 结果显示条理性维度年级之间存在显著差异, 大一高于其他年级, 可能因为大一学生在校更多受到校规校纪的约束, 有助于他们形成有条理性的生活工作习惯, 由于刚进校, 面对可能出现的对新环境的不适应, 保持条理性能更好的适应可能出现的问题和要求, 随着适应了新环境, 这种条理性的要求可能会有所降低。

3. 4   完美主义与社交回避及苦恼的相关关系 完美主义总分与社交回避及苦恼总分及分量表显著正相关, 说明完美主义倾向越强的人越容易有社交回避及苦恼, 而完美主义倾向弱的人不易有社交回避及苦恼。陶琼霞在大学生中的类似研究也显示完美主义量表得分与交往焦虑量表得分显著相关[ 4]。担心错误维度, 行动的疑虑维度与社交回避及苦恼各分量表显著正相关, 说明担心出错, 行动迟疑和左思右虑的人容易有社交回避及苦恼。父母期望维度与社交回避及苦恼总分和苦恼分量表显著正相关, 说明父母的高期望也是医学生感到社交苦恼的原因之一。

3. 5   医学生完美主义各维度和社交回避及苦恼的逐步回归分析 结果显示, 行动的疑虑(DA), 担心错误(CM) 和个人标准(PS)这 3 个维度对社交回避及苦恼具有良好的预测作用。行动的疑虑、担心错误会使医学生产生社交回避及苦恼。然而个人标准维度是标准越高社交回避及苦恼反而越低, 这可能与个人标准高分的受测者期望自己各方面的良好表现, 包括测试中反映的个人社交状况的好坏有关, 也可能与一些个人标准低分的受测者确实不善社会交往, 缺少相关的社交需求和经历有关。该结果与唐继亮等在高中生中的研究结果[ 2]在行动的疑虑对社交回避及苦恼影响最大上是一致的, 而担心错误和个人标准维度上结果并不完全一致, 这可能与被试群体有关, 医学本科生有更谨慎的态度, 同时承担更多的压力而更怕出错, 同时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自己的一套应对问题和压力的方式, 使得其在对个人标准的定义中更具有适应性。

 综上, 医学生在完美主义维度上与常模有所差异, 在人口统计学因素上有所差异, 并且可以预测其社交回避与苦恼。这提示我们重点关注, 有针对性地给以辅导, 提出积极合理的方案, 创造锻炼机会, 有效地改善医学生的社交回避及苦恼问题。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