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全球糖尿病流行版图

    |     2013年9月4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3105

自1980年起,我国共进行了5次全国范围的2型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1980年、1986年、1994~1995年、2002年、2007~2008年),其中,由杨文英教授牵头、2007~2008年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CDS)组织的我国最近一次糖尿病流行病学结果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 Engl J Med 2010; 362:1090),改写了全球糖尿病版图,标志着我国糖尿病流行病学研究迈上了新台阶。本特刊特邀杨文英教授回顾30多年来我国的糖尿病流行病学研究和流行病学特点的变迁。

患病率变迁

据杨文英教授介绍,30多年来,我国糖尿病流行病学特点的最明显的变化是患病率增长非常迅速。1980年全国14省市30万人的流行病学资料显示,糖尿病患病率为0.67%。1994~1995年进行了全国19省市21万人的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25~64岁年龄段的糖尿病患病率为2.5%(人口标化率为2.2%),葡萄糖耐量异常(IGT)为3.2%(人口标化率为2.1%)。

最近10年糖尿病流行情况更为严重。2002年全国营养调查的同时进行了糖尿病流行情况调查。该调查利用空腹血糖>5.5 mmol/L作为筛查指标,高于此水平的人群进行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在≥18岁人群中,城市人口糖尿病患病率为4.5%,农村为1.8%。城市18~44岁、45~59岁及≥60岁人群的糖尿病患病率分别为2.96%、4.41%和13.13%,而农村相应年龄段则分别为1.95%、0.98%和7.78%。2007~2008年,在CDS组织下,全国14个省市进行了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通过加权分析,考虑性别、年龄、城乡分布和地区差别等因素后,估计我国≥20岁成人糖尿病患病率为9.7%,中国成年糖尿病患者总数达9240万,其中农村约4310万,城市约4930万。我国可能已成为世界上糖尿病患病人数最多的国家,从而改写了全球糖尿病流行版图(图)。改写全球糖尿病流行版图

杨教授指出,这几次调查的方法和诊断标准是不一致的,如1997年后糖尿病诊断的空腹血糖切点从≥7.8 mmol/L改为≥7.0 mmol/L。因此,如果采用最新诊断标准,前3次调查的患病率是被低估的。在调查方法上,前4次调查都是通过筛查高危人群后再进行糖耐量试验,如1980年采用尿糖阳性加餐后2 h血糖(2hPG)进行100 g葡萄糖的OGTT试验。1986年和1994~1995年的调查则是用2hPG筛查高危人群,包括部分2hPG相对正常的人群(2hPG≥6.7 mmol/L),2002年则是用空腹血糖进行筛查。筛查方法不同可能导致患病率估计的偏差;用空腹血糖筛查可能遗漏空腹血糖正常的IGT或糖尿病人群;而用2hPG筛查高危人群的方法,可能遗漏空腹血糖受损(IFG)的患者。2007~2008年完成的全国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采用自然人群OGTT试验来调查糖尿病患病率,可能更准确地反映了我国糖尿病和糖尿病前期的流行情况(表)。

患病特点变迁

杨教授认为,30多年来,我国糖尿病流行病学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患病特点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密切相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发病年龄提前 1994~1995年和2007~2008年两次调查(所用诊断标准相同)结果显示,我国25~34岁、35~44岁、45~54岁和55~64岁人群的糖尿病患病率分别为0.3%和2.72%、1.41%和6.57%、3.71%和12.22%、7.11%和19.08%,呈迅速增长态势,且年龄段越小,患病率增长越迅猛。老年期发病的糖尿病病情较轻,如果中年期就开始发病,不难想象这些患者历经10~2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糖尿病病程、进入老年期后,并发症一定很重,因此将来我国老年糖尿病患者治疗费用会非常高,国家在这方面的负担将非常沉重。

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年糖尿病患者中,男性患病率显著高于女性,是患病率的主要增长点。男性进入中老年以后本来就比女性容易患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代谢综合征也明显多于女性,加上糖尿病的压力,将来并发症会更多、更重。

农村患病率迅速上升 2007~2008年调查显示,在经济发展水平高、中、低地区,农村和城市糖尿病患病率对比分别为12.0%对12.0%(P=1.00)、6.7%对11.3%(P<0.001)和5.8%对10.4%(P<0.001),而糖尿病前期患病率对比分别为16.6%对13.6%(P<0.001)、15.6%对20.0%(P=0.001)和15.9%对12.9%(P=0.02)。我们可以看到,糖尿病患病率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关,经济发展水平越高,无论农村还是城市,糖尿病患病率均越高;经济发展水平中、低地区,农村和城市患病率存在显著差异。然而,糖尿病前期患病率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地区基本一致,且农村有可能比城市高。这说明,即使在农村地区,只要解决了温饱问题,轻度高血糖人群也会增加。但是农村地区糖尿病防治很困难,因为农村地区面积大、人口多、人群教育水平低、受健康宣教的依从性较低。

未诊断率仍较高 我国糖尿病的未诊断率较十余年前已有所下降(1994~1995年70.3%对2007~2008年60.0%),但与西方国家相比仍然较高(图)。我国没有足够财力每10年进行一次全国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如果高危人群不能及早筛查糖尿病,他们就会隐藏在正常人群中,失去早诊断的机会。

不肥胖也易患糖尿病 与西方人相比,中国人不算肥胖,但是糖尿病患病率并不低。我国2 型糖尿病患者平均体质指数(BMI)约为 25 kg/m2,白人糖尿病患者平均 BMI 多>30 kg/m2,但是我国BMI<25 kg/m2的人群糖尿病患病率也超过了7%,已接近全球糖尿病平均患病率(8%)。

发病风险与教育程度相关 我们的调查还发现,与教育程度较高(大专及以上)人群相比,教育程度较低(大专以下)人群糖尿病发病风险升高(比值比为1.57,P<0.001)。

■结语

在采访最后,杨文英教授指出,尽管糖尿病流行病学研究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但是对于认识我国疾病谱的变化还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第一,我们通过建立数据库对疾病谱(包括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等)和患病特点进行分析,确定了糖尿病及其相关疾病的患病率和患病特点。其次,糖尿病流行病学研究提供了比较详细的调查和较准确的数据。尤其是2007~2008年CDS组织的调查,一方面为我国政府将慢病防治重点放在糖尿病及相关疾病上作出了很大贡献;另一方面,我们的数据促使国际糖尿病联盟(IDF)更改了全球糖尿病版图,对IDF确定全球不同地区的糖尿病患病率增长速度、发展趋势提供了依据。因此,将来我国肯定还会进行糖尿病流行病学研究。

张永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