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女性高血压

    |     2013年9月6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2519

高血压是心血管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对高血压进行积极有效的控制是目前预防和控制心血管事件的主要策略。在高血压人群中,性别在心血管疾病病理生理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应该更加关注女性高血压。由于不同时期女性体内内分泌的变化,其血压的变化规律不同于男性。同时,因受年龄、月经周期、妊娠、分娩、泌乳、绝经及药物等多方面的影响,女性高血压也比男性高血压更为复杂。

女性高血压的流行病学

流行病学研究显示,从13~15岁青春期开始,男孩的血压就高于同龄女孩血压,正常女性40岁以前收缩压低于男性,而绝经后,尤其60岁以后,则明显高于男性。有研究显示,40岁以前女性的血压随月经周期而波动,而60岁以后的血压则是稳定的。

在亚洲国际心血管病合作研究(InterASIA)项目涉及的15540名年龄为35~74岁的中国人群中,男女高血压患病率接近(28.6%和25.8%),但65岁后,女性高血压的患病率高于男性(50.2%和47.3%)。美国1999-2004年全国健康与营养状况调查(NHANES)资料表明,在55~64岁、65~74岁及75岁以上3个年龄组中,女性与男性的高血压发病率分别为55.4%对49.1%、73.9%对63.6%和83.8%对69.5%。

河北唐山地区40~70岁女性血压水平分布现况调查显示,40~50岁、50~60岁、60~70岁年龄组女性高血压患病率分别为41.1%、57.4%、68.2%(P<0.01);农村高血压患病率(57.4%)高于城市(52.6%)(P=0.004);该地区高血压患病率略高于2005-2007年辽宁省和2007年黑龙江同龄组女性。该研究同时提示,近年中年女性(尤其40~50岁)高血压患病率的快速上升主导并影响着本地区整体高血压的流行趋势。值得关注的是,不论血压水平还是高血压患病率,农村女性均高于城市女性。

女性高血压的特点与发生机制

月经周期

月经周期包括滤泡期、排卵期和黄体期,其间雌激素水平是不断波动的,血压也随其波动。在月经周期中,雌激素能通过减少儿茶酚胺的分泌来影响交感神经系统的兴奋性、降低血压,并能通过降低血管紧张性和血管阻力来防止女性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另外,经前期紧张综合征也可影响女性血压。女性的血压波动与月经周期、绝经前后的激素水平有关,其波动的程度远远高于男性,绝经期后的女性由于血压波动所导致的心血管事件也多于男性。

妊娠期

妊娠期高血压综合征严重影响母婴健康, 是孕产妇和围生期婴儿死亡的重要原因。妊娠20周后,孕妇发生高血压、蛋白尿及水肿称为妊娠高血压综合征。 早期临床表现为妊娠高血压,伴或不伴水肿、蛋白尿。进一步发展表现为先兆子痫、子痫。妊娠高血压复发率20%~50%。发生先兆子痫者比孕期血压正常女性的未来高血压的发生危险增加。妊娠期慢性高血压患者出现蛋白尿、血清肌酐>1.4 mg/dl时可增加胎儿流产和肾脏疾病恶化的危险。荟萃分析表明,出血和高血压是发展中国家孕妇死亡的主要原因。

多基因遗传导致母体对胎儿滋养叶抗原的低识别,造成防护性免疫反应减弱和排斥反应增强,使滋养叶细胞功能受损、浸润能力下降和胎盘浅着床,进而引起胎盘缺血缺氧以及局部细胞免疫反应增强,使胎盘局部出现氧化应激,表现为脂质过氧化和释放氧自由基,同时释放大量炎症因子,激活中性粒细胞,直接或间接导致血管内皮损伤,最终引发妊娠高血压。

绝经前后

研究证实,绝经期前女性高血压发病率明显低于男性,绝经后女性高血压发病率比绝经前明显增加,甚至可达绝经前的2倍。

女性围绝经期雌激素、孕激素水平开始降低,雌激素对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的产生有抑制作用,这可能与女性绝经后血压上升关系最为密切。绝经期雌激素水平的降低使其对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的抑制作用减弱,从而使不同程度的血管收缩和RAS 活性增高,这是绝经期女性发生高血压的重要原因。雌激素的减少还可导致绝经后女性的脑卒中发病率较高,但随机试验已证明,应用激素替代治疗的女性脑卒中风险也增加。此外,血清转化生长因子-B1水平升高也是绝经后女性高血压发病率升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口服避孕药

口服避孕药的女性新发高血压危险增加,但在停用口服避孕药后1~3个月血压即可恢复。与无高血压的女性相比,口服避孕药前存在高血压的女性患脑卒中和心肌梗死的危险增加。服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其收缩压和舒张压比使用其他避孕方法和未服用过避孕药的女性高。

因避孕药可减弱降压药的降压疗效,而使服用避孕药的女性高血压患者的血压变得不易控制,产生持续的血压增高。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服用避孕药是女性高血压患者的独立危险因素,且不依赖于年龄、体质指数以及降压药等因素的影响。国外开展的口服避孕药与脑卒中关系的研究认为,口服避孕药是缺血性脑卒中的危险因素,但口服小剂量避孕药不会增加脑卒中危险。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高血压科 余振球 屈丰雪 )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