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伤医事件追踪“我的尊严都被打掉了”

    |     2013年10月27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3520

10月21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两名医生被患者家属打伤,在广州乃至全国医学界引起震动。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廖新波在探望受伤医生时表示,整个事件不可理喻,殴打过程令人发指。业内和舆论普遍认为,该事件折射出当前医务人员执业环境持续恶化。

难以满足患者家属全部要求

该院医务部主任李林介绍,患者79岁,10月15日因肺炎住院,10月19日被诊断为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入住中心ICU。10月21日8时38分,患者突发心跳停止,医生一边抢救一边通知患者家属,家属10多人很快陆续赶到。9时34分,患者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次住院期间,医生多次向家属交代患者病情恶化的情况。在最后抢救的近1个小时间,医生数次与家属通报抢救进展情况。家属表示全力抢救,患者还有一个女儿没有赶到,希望医院尽可能维持到这个女儿到场。

一直指导抢救的中心ICU主任熊旭明和主管医生向患者家属宣布患者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后,家属要求将遗体搬运回家。熊旭明向患者家属宣讲国家法规不允许的时候,家属因未见到患者生前最后一面而开始激动。

李林介绍,对患者的抢救持续了近1个小时,但ICU病房是完全封闭式管理,里面都是重症病人,不能准许家属进入。当时,一旦抢救措施停止,患者会立刻死亡,因此也不可能中断抢救推出来与家属见面。

对于家属想搬运遗体回家的要求,李林表示实在无法满足。根据广州市政府颁布的《广州市殡葬管理规定》,在医疗单位死亡的,医疗单位应于12小时内通知殡葬服务单位收运遗体;对偷运或强抢遗体的行为,医疗单位应予以制止并立即通知殡葬管理机构和当地公安部门处理;医疗单位不按规定擅自允许当事人把遗体运走的,由其主管部门追究有关责任人行政责任。据了解,全国各地均根据国务院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制定了类似规定。

熊旭明邀请情绪激动的患者家属进入医生休息室,准备进一步解释劝说,没想到殴打惨剧就发生了。

警察两次到场处置

一位在事件现场的医生介绍,当时医生和七八位家属进入休息室后,还没说几句话,一名男子突然抱住熊旭明,其他家属则对其进行殴打。另一名男医生劝阻时也被按倒在地上殴打。“休息室空间狭小,一下子进来那么多人非常拥挤,其他医生想进去救都进不去。”一位医生说。护士赶紧报警。

当地派出所的警务室就在该院急诊门口。两名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和医院保安很快控制了局势,随后更多增援来的警察把七八位参与殴打的患者家属带走。“好在ICU病房有三道门,最里面的一道门没有受到冲击,其他重症患者的救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李林说。

“警察带着打人的家属离开,熊旭明被送去救治后,医务人员努力平复情绪,接着走遗体运送程序。但意外又发生了。”李林说,死者的女儿同意遗体运往太平间,但上午11时左右,患者的儿子从派出所回来,要求医院“给出说法”,才同意把遗体送到太平间。医院医疗纠纷办公室等部门的人员前来调解、劝说,但家属非常强硬,拦住病房门不让人出入。

大概在下午1时,医护人员再次报警。

李林说,虽然国家有明确的殡葬管理制度,但是“抢尸体”的事情在各地医院屡见不鲜。除了一些人想将遗体运回家之外,还有很多是用停尸要挟医院。这次因为遗体还在ICU病房内,家属无法抢夺,所以第二次报警前后并没有发生激烈冲突。

在这次僵持过程中,警察没有强行带走人,而是以说服为主,直到下午4时多,患者家属才同意转运遗体。

李林说,自去年公安部和原卫生部联合发文要求加强维护医疗机构秩序后,公安部门对医院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不然单靠医院很难解决类似的问题。

医患关系原本良好

去世的79岁患者,家住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附近,因为患有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等,是该院的老病号,今年1月曾住进该院ICU,也是熊旭明把她救了过来。这位老人的一位孙女去年6月生孩子时因为胎膜早破,危及生命,也是在该院抢救转危为安的。

记者10月24日了解到,受伤医生目前状况平稳,其中受伤较重的熊旭明眼部创伤正在消肿,但淤血还没有减少;肾外伤导致的血尿已经逐渐变为茶汤色;最新检查发现胸腔有积液,肋骨骨折;尤其是脾出血,导致他必须平卧7天。

“身体伤痛可以愈合,但心伤难以愈合。”同事说,作为该中心ICU的主任,熊旭明每天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过来,他常常以此为荣。而这次被自己救治的患者家属殴打,对他更是心灵的创伤。想起自己萎缩在墙角里被打的情景,熊旭明说:“我的尊严都被打掉了。”

事件发生后,该院医护人员联名写出倡议书,强烈要求严惩凶手,还医院及医护人员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