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安全性研究 如何走向现代化

    |     2013年10月31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2672

中药上市后的再评价关系着公众用药安全,关系着中药新药研制水平。2013年中药上市后再评价国际大会日前在京召开。中外专家就当前国内外有关中药上市后再评价的方法、技术、路径、模式,以及该领域的最新发展战略和方针展开了深入研讨。

 

中医自古就重视用药安全

中医药在几千年的积累中形成了一整套风险管控体系,如讲究药材的地道性、炮制的规范等。《神农本草经》把360种药材按照安全性风险分为上中下3类,上品是“主养命”的,毒性很小,可常服,像大枣,枸杞,甘草等。下品是“主治病”的,毒性较大,作用比较强,是不可久服的品种。中医药讲的毒性跟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毒性概念是两回事,搞现代药学的人会认为所谓下品药材才是真正治疗作用很强的。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药材误用引起的一些药物不良反应屡见报道,很典型的例子就是龙胆泻肝丸事件。龙胆泻肝丸是个好方子,问题是其中的木通误用了关木通,而关木通是马兜铃科的,历代本草对其均无记载,属近代人误用,从而使患者形成了肾损伤。

除了药材必须要用对、要道地,炮制也是安全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许多有毒药材经过炮制之后都可以达到减毒的目的。当然整个炮制过程是一个系统,如附子经过炮制以后强心作用好,毒性显著减弱,但生附子无强心作用,且毒性大。

中医处方讲究君臣佐使,正是这套体系保证了中药的临床应用总体的安全性。所以大家觉得中医药安全性好是有道理的,是因为其有一个系统的、科学的体系作保证。

中药安全性研究应与时俱进

随着中药走向国际,也引发了一些安全性方面的事件,如马兜铃酸事件、小柴胡汤事件、复方芦荟胶囊汞超标等。中成药现在都是作为保健品进欧洲的,所以人家按食品来要求你。复方芦荟胶囊里面含有朱砂,朱砂在复方里面是一个配药,这样小微量的配药中医有它的道理。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发生的“反应停事件”,使全世界的药物界在这个事件上认真吸取教训,建立了一整套安全性研究的规范体系。而实验毒理学的研究,急毒、慢毒、三致(致畸、致癌、致突变)实验以及现在一系列的肾毒、肝毒模型的建立都跟这个事件有关。GLP、GCP也是在这个事件基础上提出来的。

在我国,PPA事件是一个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2001年,我们为了PPA的事件把康泰克下市了,因为康泰克在当时是非常普遍使用的感冒用药。通过这件事老百姓才知道有不良反应这个概念,由于康泰克里面含有PPA,而PPA的不良反应会引起脑出血、脑中风。

美国为了确认PPA的不良反应,从1992年由耶鲁大学牵头制订方案,到1999年得出结论,用了7年的时间。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的研究,是非常慎重的过程。

上市后临床研究是真实世界的研究

由于临床试验的样本量有限,为了排除干扰,如降血压药的受试者只能是单纯高血压患者,不能同时患有糖尿病,或在药物临床试验阶段同时发生呼吸道感染等。正是因为它有本身的局限性,所以在临床试验阶段不可能了解这个药和其他已经上市的成千上万个药联合使用时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大量的药物不良反应必须要靠上市后的临床研究来揭示。

上市后的临床研究是真实世界的研究,需要采用药物流行病学的方法。现在国际上一个创新药上市,一般马上需开展3万例用药的安全性观察研究,是为了把万分之一以上的风险都能够基本搞清楚。国际上现在有通行的药物流行病学的研究规范(GPP)来保证研究的质量,这对我们今天开展中药安全包括中药注射剂的真实世界的安全性研究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现在大概有80%的中成药说明书中不良反应写的“尚不明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抓紧补课。现在国际上提出的概念是风险评估与减少策略(REMS),国际上这些研究成果我们应该积极采用。

我国2011年药物不良反应中药占17%,注射剂占全部药物不良反应的56%,在这56%中中药注射剂占8%。我国也越来越重视对不良反应的研究。中国中医科学院自2010年开展中药上市后安全的研究以来,已经开展了12个中药注射剂监测品种的上市后安全性监测,在全国确定了24家临床牵头单位和400余家临床分中心,预计在2015年完成30余万例监测。

在继承古人经验的基础上,中医药的安全性研究正在逐步采用现代的方法,不断走向现代化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