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真实的几年学习工作经历(四)

    |     2013年8月2日   |   医学动态   |     2 条评论   |    3704

又回到原来的医院,恢复了既往的平静。医院依然冷清如故,和进修的医院相比,真是天渊之别。
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少,因为医院领导胆小怕事,不敢发展新业务,大家都得过且过。领导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会到科室检查,指手画脚,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又管得很严。看着医院这种逐渐衰败的情景,我开始有了辞职离开的想法,但逼于我刚进修回来,如果辞职需赔偿一大笔费用,所以辞职这事只是偶尔想想,其实医院不少人都有辞职的想法,但由于各种原因,最后都没走。
有一天,主任找到我,和我说,医院准备建立ICU,要从我们内科调一个人去,但其他人都不愿意去,问我愿不愿意。其实最近一两年,科室都陆续有人外出进修ICU,因为早就听说医院要搞ICU。
这种医院,本来病人就不多,整间医院住院病人总数每天都不超过一百人,危重病人就更加少了,ICU的投入也多,医院领导却要搞ICU,真不知是不是烧坏脑了,如果要搞ICU,不可能有病人的,而且当地居民又贫穷,有钱的都去附近的三甲医院了。
主任说,ICU开科后,是独立的科室,由另外一个主任做科主任的。至此,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进修过ICU的人不愿意去了,因为另外那个主任是出了名的阴险狡猾,而且还吝啬,在他手下干活,你连粥都难以喝上。
我想了一下,其他人虽然都进修过ICU,但他们进修的时间都不够我长,而且我又是刚进修回来。还有,他们都是有后台的,而我没后台,所以无论如何,都是我去ICU的机会最大。想当初答应主任去进修时,是想着以后可以一直留在内科,保住内科的饭碗,现在却发生了变化,竟然又要我去其他科,我真够倒运的,早知当时就不去进修了。现在这种情形,我去ICU的机会最大了,就算我拒绝又有什么用,不如给主任做个人情,答应主任吧。于是我答应主任去ICU。

自从答应主任去ICU后,我再次觉得自己活得真****窝囊,仿佛一个皮球,任由别人踢来踢去,哪个科室差就叫你去哪里。我认为作为一个有***的男人,不应该活得这样窝囊,应该要为自己挣口气,不被别人看小才行。而且在这医院,我实在看不到发展前景。于是,我决定辞职,等我辞职成功的那天,我一定要大摇大摆从医院出去。
我便开始到处找医院。
我一个个联系以前的同学,打听他们的医院要不要人,还寄了几份简历到医院人事科。以前刚毕业找工时,因为没资本,所以总是被拒绝;现在我已经有执业证,而且又有进修经历,所以找工比以前容易了很多,有几间医院都给电话我,问我几时有空过去试工,但都是ICU的。这也难怪,因为我是进修ICU的,去了自然是搞ICU。
但有回音的那些医院都是不大的医院,都是刚升二甲,在二甲搞ICU不但难以搞得起,而且也没钱,因为病人来源少,所以我都拒绝了,我要搞内科。
有一同学答复我说,他那里内科住院部要人,叫我准备简历过去看看。我准备好简历,便找个时间坐车过去。
去到那医院一看,医院很小,比我现在的医院还要小,才200张床位左右,而且医院外观比较旧。但有的东西也好像女人一样,不能光看外表,我进入住院楼一看,里面倒也洁净,好像刚装修过一样。同学说,医院之前为了评审二甲,所以全部装修了一遍。我问:那二甲有没评过了?同学说已经评到了,准备挂牌了。我觉得不可思议,这种医院,床位不到200张,就一个外科,一个妇产科,儿科还是和内科合并的,叫做内儿科,规模和乡镇卫生院差不多,这种医院都可以评得上二甲?这是按着什么标准去评啊?不过在中国这种地方,很多都是事在人为的,领导说你行,你就行,领导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这是没道理可讲的。只要你医院公关做到位了,把上面的领导服侍好了,就算你几十张床位一样可以得二甲。

同学带我找到内科的主任,递给他一份简历。他看了后,甚觉满意,叫我找个时间来试工。
在一周之后,我便请了假来试工。第一天在交班的时候,主任对大家介绍了我,我说这次得感谢主任给了我这个机会试工。主任听到我拍他马屁,开心的微微一笑。
试工时我是跟一个主治,他主要是从事儿科的,但也兼顾内科,因为医院很小,故儿科和内科还是合并在一起,无法分家。
试工时间为一周,试工到第五天的时候,我便开始打退堂鼓了,原因有几个:一,科室主任以前是中专毕业,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前几年才坐上内科主任的位置,虽然以前能中专毕业的已经不错了,但我跟他查了几次房后,发觉他水平很一般,远非我原来医院的主任可比;二,医院药物档次太低,和普通的卫生院差不多,比如我以前的医院像波立维、立普妥、安博维、拜新同、洛赛克、可定、克赛等等药物应有尽有,而抗生素方面,像泰能、特治星、舒普深、稳可信、可乐必妥等也具备,而现在这里,这些药从没有过,我问里面的医生,他们也不知这些是什么药,反而有一大堆我闻所未闻的药物,比如血脂康胶囊,黄豆苷元胶囊等等,这些药没有经过循证医学验证,不知究竟有没用,而且这里连最基本的硝酸甘油片和华法林也没有,这里检验科的凝血功能连INR也没法测,他们降血糖也只有普通胰岛素可用,什么优泌乐、优泌林、诺和灵、来得时等一概没有,而抗生素方面,最高档的就是十多块一支的国产头孢哌酮舒巴坦和四代头孢吡肟。由于药物档次低,所以我见到很多COPD的患者都是在那里喘,明显抗感染力度不够,而像这些COPD患者我原来的医院多得是;三、由于医院药物档次低,也很难留得住危重病人,像上面所说的那些COPD的患者,在这里住了几天如果还是气喘吁吁的,家属都转到市级的三甲医院了,而且这里很多业务还没开展,比如血透、肠镜、胰岛素泵等等。总体来说,这医院的水平比我原来的医院还要差,我原来的医院就是领导不思上进管理能力差,从而导致下面的医生技术水平难以得到提高,失掉很多病人。看到该医院这种情形,我觉得在这种医院自己难以得到提高,便打算试工完后就不来了,反正我现在又不是没有工作,慢慢找也不迟。

试工完毕,我再回到原来的医院上班,继续找别的医院,不再对试工的那医院有想法了。
就在试工完不到一周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是试工的医院院长打来的,他问我几时可以办完辞职手续去他那里上班。我大吃一惊,我本来都没有打算去的,怎么这么快就答复我了。我本想直接拒绝的了,但想下,话也不要说得太绝,得为自己留条后路才行,于是对院长说道:我这里辞职还要很多手续,而且我刚进修回来,辞职的话还要赔钱,所以比较麻烦,可能需要一个多月时间。我这样说,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留多点时间给自己考虑和选择,就算到时真的不去了,找个理由说因赔钱太多,所以辞职不了等等,也说得过去。院长叫我到时辞职手续办完了就联系他。
于是,我给电话我同学,了解了解那医院的情况。同学说,因为暂时还是合同工,基本工资到手的有两千多点,奖金如果拿齐的话每月有三千多,加起来每月医院发的钱就有六千了,年终奖有四千多,几个节日还有一千的补贴。灰色收入那一块,住院部是自己做自己拿,主任管不了,一般都有五六千,多时上万,加上医院发的钱,月入过万不成问题。
我一听,觉得有点不可相信,那里病人那么少,药物档次那么低,效益有没那么好,有没这么多钱啊。我现在这里,工资加奖金五千不到,灰色收入那块,主任现在每月才给我两千,以后可能有三千,我听比我大三届和我很要好的师兄说,他工作那么多年了,最多也就三千多,也就是总收入最多就八千左右。我同学很肯定的告诉我,他不会骗我,等我去到就知道了。

 

于是,我再次陷入了纠结之中,人生就是在各种纠结中前进。我这次纠结的是,我是选择提高自己的技术,还是提高自己的收入呢?要提高自己的技术,一般只有在三甲医院这个平台才可以提高,而我一无学历,二无关系,三无钱,进三甲简直是天方夜谭。而我现在的医院,按照这样的趋势,迟早有一天都会关门,就算不用关门,病人也只会越来越少。而我去试工的那医院,水平技术的确是差,跟不上医学发展的步伐,但那里总病人数量是比现在的多,而且刚刚升了二甲,虽然名不副实,但总比既没名又没实的好,听同学说,医院准备建新住院大楼,看起来发展前景比现在的医院好。至于收入方面,按照我那师兄的说法,在这里以后的收入也不会多很多,而试工的那医院,光医院发的钱已经达六千,转正后会更多,而灰色收入那块,是自己做自己拿,多劳多得,相对于比较公平,不像现在这里,钱都掌握在主任手中,你能指望他发多少给你呢?你就相当于是给主任打工。如果我辞工去那医院,已经可以月入过万了,比现在至少多三四千啊。此时,我又想到了家里的父母和我的弟弟妹妹,再次觉得深深的愧疚,工作这么久了,都还没孝敬过他们。
我把我的纠结和我的朋友说,他们大部分都支持我辞职,都说现在什么都是假的,收入才是最重要。
我也可以再慢慢找,或者可以找到一间医院既可以提高技术,收入又可以的,但我分析了一下:一,我学历不高,现在稍微有点规模的医院,都要求硕士了;二,我现在还没职称,只是住院医,想去其他好一点的医院也难。我再想想试工那医院灰色收入那块,是自己做自己拿,这样会做得比较有激情,也会调动自己的积极性,想想就过瘾,现在这里,收一个病人大家都不想去收,因为那些钱又不是自己的,做多这么多钱,做少也这么多钱,不如做少点,大家都没积极性。我又想想自己以前在医院里所受过的种种屈辱,觉得现在是挣回一口气的时候了,于是,我决定辞职。

要辞职,就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比两情侣分手,也要找个正当合理而又不太伤对方的理由一样。情侣分手,一般找的理由大概都是像“你人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等等***理由,其实这些理由都是不成立的,如果你觉得我好,还会和我分手吗?所以,我也得找个理由才行,我不可能和领导说:医院领导无能,医院发展前景差,待遇较低,所以辞职。虽然这些都是我辞职的真正理由。如果你这样和领导说了,那你就伤了领导的心,虽然以前领导经常伤我心。你如果伤了领导的心,后果会很严重,到时你就辞职不成了。
那我得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既能不伤领导的心,又能顺顺利利辞职呢?我想啊想,终于想到了,我就说我女朋友在那里工作,迫不得已,故考虑辞职。我都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女朋友,想领导应该会同情我,而让我辞职的。其实像我这种一无样貌,二无钱,三无背景,四无房,五无车,六无道德的六无人员,又怎么会找得到女朋友呢?我编了这样一个理由,竟然把自己也弄得很开心,好像自己真的已经找到女朋友一样。

 

于是,我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写了一份声情并茂文采飞扬的辞职书。该辞职书里,首先是拍下领导的马屁,感谢领导感谢医院,让领导开心开心,他们才有心情往下看。然后说出自己辞职的理由,就是我之前所写的,因女朋友在那里工作,迫不得已才辞职,其实不是我自己想辞职,我好不容易才找得到一个女朋友,望领导开恩,让我放行。最后写写自己很舍不得医院,还要祝医院蒸蒸日上,越来越壮大。这么虚伪造作的文章,我还是第一次写,写到自己连鸡皮疙瘩都起了。可惜那份辞职书模板被我扔到不知哪里去了,否则拿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
在提交辞职书之前,我也买了一点东西到院长家里。那次院长不在家,只有他夫人在家。听说院长还有一个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可我之前来了几次,想一睹她芳容,可是都没见过她出现,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来了,还是没见到她,甚觉遗憾。
我之所以在辞职前还要到院长家里坐坐,原因有二:一,希望院长到时不要为难我,不批准我辞职;二,我刚进修回来,现在辞职要赔6万,之前也白纸黑字签了合同的,我现在找下院长,看能否私底下给他一点钱,不要我赔那么多钱。
因为院长不在家,而且她女儿也不在家,所以我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先拿辞职书给主任签名。我之前说过,该主任还是好人一个,虽然之前的定科他帮不了我忙,还有给下属发的钱也不多,但也不失是个好人。我拿给他签名时,他也不为难我,很快就签了。
接着拿给院长签名。院长仔细的看了一下那辞职书,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不知他是被我拍马屁拍到笑了,还是因为看到我写的那句“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女朋友”的话。反正不管如何,院长是笑了。
院长和我说:你刚进修回来,现在辞职要赔很多钱啊。我说:院长能否少赔点钱呢,我刚进修完回来,没多少钱啊。院长说:这个不行,这个不是我说少就少的,到时人事科会给你算的。这次我找院长只是找他签字,希望可以顺利辞职,赔钱的钱可以迟到再和他商量,所以也不和他多说。不过,他倒不为难我,很快就在辞职书上签字了。
然后我再拿到人事科。
人事科依然是那两个内分泌失调性格古怪的老女人。她们见我要辞职,大吃一惊,说:你刚进修回来啊,要赔很多钱的。我说:你先帮我办吧。她们叫我把辞职书放下,等办好了就通知我。于是我就听她们的,把辞职书放下。
我大概算了一下,我可能需要赔6万左右,我去到新的医院,如果收入真的如我同学所说,那样每月可多三四千,一年就可多四万左右,也划得过来。就算院长不肯让我少赔点,我都必走无疑了。
因为医院小,而且医院八卦的人又多,我辞职的事差不多全院都知道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要赔那么多钱都愿意辞职,大家纷纷猜测我要去的那间医院待遇有多好。而我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这样我才可以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离开医院,一洗我以往在这里受过的耻辱。
而我那个“是因为女朋友在那里工作,所以才辞职”的理由,大家也信以为真,连我也差点信以为真了。
辞职书交上后,我便不再上班了,因为不可能再去科室白干活,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了老油条,不再是以前那个老实巴交不求回报的单纯小子了。我整天就在房间里上网,等人事科通知,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大概这样过了一周时间,人事科还没通知,于是打电话去问。她们说这段时间很忙,还没空办。我也没话可说,于是又继续等。
再过几天,科主任给电话我,叫我明天要回科室上班,刚才人事科打电话去科室找我,却找不到我,她们问我这几天是不是没上班,幸好主任帮我瞒过去了。主任还叫我如果等会人事科给电话我,按他的说法去说就行。对于该主任,我还是比较感激他的,我都准备辞职了,这些事情他还帮我隐瞒。
果然主任挂掉电话后不久,就接到人事科电话了。她们语气激动,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这几天是不是不上班,她们刚才打电话去科室找不到我,主任说我这几天都没上班。幸好刚才主任和我通过电话,我就按照主任的说法,说这几天去卫生局办理执业医师变更手续,所以有时不在科室。由此可见,人事科那两个老女人是多么的阴险狡诈,主任刚才都和我说他帮我隐瞒过去了,现在人事科的女人却说主任说我这几天都没去上班,想设个圈套将我套进去,到时好定我的罪。幸好那主任事先和我说了,否则我就被那女人套中了。多么的阴险啊。
她问我,我去卫生局办理手续,有没请假让领导批准。——她见套我不住,又想出别的理由来套我。这次被她套中,我只有拿出主任来做挡箭牌,说:我只和科主任说,主任也同意了。
这女人继续说:你现在虽然已经申请辞职,但辞职手续还没办,还不算辞职的,还得正常上班,你如果没有上班,那就是旷工了,要记进档案的,如果旷工够这么多天,医院会辞退你的。
我完全想不到这个女人是如此的老谋深算阴险毒辣,竟然想用这些计谋来算计我,我和你无冤无仇,又没强 奸你们的女儿,为何要这样害我?
听到她这样说,我只得亲自到人事科和她们道歉,她们见我还算诚恳,就说这次就算了,要我马上回科室上班。我表面上对她们虽然恭恭敬敬,但我心里早已*** 妈 祖宗 十八代了。
有些人心理就是这样的阴暗,你虽然和她无冤无仇,无过节,也无什么利益冲突,但她们就是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整你一下,要你像条狗那样的去求她们,她们才觉得开心。

我只得乖乖的回科室上班。回到科室后,科室很多护士都对我刮目相看了,变得对我很尊重起来,经常主动和我聊天,打听那医院的收入。她们现在对我刮目相看,是有一定的原因的:该医院的护士对本院的医生一向都是看不起的,因为该医院没发展,医生地位不高,收入不高,活得很窝囊,而当地很多人收入都很好,在当地是排在前列的,而医院很多护士都是找那些有钱或者有权的达官贵人,所以她们看不起医院的医生很正常。而现在我舍得赔那么多钱都要辞职了,可见那医院收入很好,而且那医院发展一定比这医院要好,我才会去的。现在这个社会,一旦你有了钱,就很多人看得起了,所以那些护士也就看得起我了。
而我却故弄玄虚,笑而不答。这样一来,她们就更加看得起我了。有几个未婚的护士经常来和我聊天,叫我如果那里要招护士就告诉她。
还有那个护长,以前对我是不理不睬的,听说她老公是某公司的领导,很有钱,现在她知道我要辞职了,竟然过来和我说话,笑呵呵的和我说,她有一个侄女,准备中专护理毕业,要我留意一下那医院,如果招人,到时帮帮忙。她还问我要了电话,并给了她电话我。这下我可受宠若惊了,这护长以前都不鸟 我的,这次怎么那么主动和我献殷勤了,看来我这次辞职真的可以一洗以前的耻辱,提升自己的地位了。
那时医院的人见到我,都和我打招呼,赞我很厉害,进修回来就辞职了。

 

又过了几天,还不见人事科答复我。我在想,以人事科那两个变态 女人的心理,一定是在故意拖延我,不帮我办理手续,以达到为难我的目的。于是,我再次到人事科,这次我准备了一个红包,里面塞了五百块。
人事科只有一个女人在,另外一个女人不知哪里去了,正好方便我行事,当然不是行男女之事,这个女人是无法让我勃 起的。
那女人依然是说,最近很忙,没时间给我办。 她还说,正规来说,辞职是要提前一个月提交辞职书的。言下之意,她要拖我一个月。
于是,我拿出那个红包塞给她,说我急着要走,辛苦一下她,希望她尽快帮我办完手续。
谁知我这个行为吓了她一跳,她睁大眼睛望着我,我发觉她眼角还有一点眼屎。她应该是意料不到我给她红包,不知我意欲如何,被我的阵势给镇住了,她连忙推却,不肯收我红包。她叫我先回科室。我见她怎样都不肯收,便把红包收回了,也好,省了我五百块,我猜她是担心我举报她吧。
那我只有回科室了。
就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人事科那个女人给电话我了,说手续已经办好了,叫我到人事科拿。我昨天下午才去找她,今天上午就已经办好了,可见她以前总是说很忙没时间办完全是忽悠人。这种人,就是要你低声下气的求她,她才肯帮你办,这是一种极端变态的心理。
我到人事科拿了辞职手续,还有那赔款金额,不到六万,比我预算中的还要少,看来她没有坑我。

从人事科出来后,我拿着那份赔款单径直到院长办公室。
院长看起来其实也友善,因为我每次到他办公室,他都有笑容。这次他也是笑着的问我:辞职手续办好没有?我说:人事科刚把赔款费用计算出来了,差不多6万,可我没什么积蓄,拿不出那么多钱啊,院长能否宽容一下,少赔点呢?院长说:你赔的这些费用,都是你去进修时医院发给你的钱和进修费用,医院是有记录的,不是我说少就能少,如果都是我说了算,那岂不是乱套了?院长一席话,说得好像很民主似的,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我再三央求院长,他还是说不可以。其实那时我是这样想的:如果院长给我一点暗示,少赔偿的事可以商量,那我就私底下给他两三万,这就好比你和女神都在同一间房,如果女神给你一点暗示,你就会上她一样。可现在院长却坚决说不行,一点暗示都没有,那我只好作罢了。不过那时我还是比较单纯,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你在等女神给暗示,你才上她,殊不知女神那时可能也在等你主动脱她衣服上她呢。当时如果我先主动塞钱给院长,少赔偿的事或许就行了。
我离开院长办公室后,去找另外一个哥们。他刚刚脱离临床,现在搞行政。他以前也是内科的,比我高四届,听说他不满内科主任分给下属的钱少,而且那主任也不十分喜欢他,所以他不搞临床了。他口才比较厉害,是当官的料,这是我比较佩服他的。可能因为他能说会道,是当官的料,所以那主任不喜欢他,怕他有一天会骑在自己头上,嫉能妒贤是国人普遍存在的心理。因我和他关系还可以,所以我去找他。
我将我赔款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他叫我没必要找院长,没用的,那些费用他不敢做主的,还有上头看着。于是,我便取消了私底下给钱院长求少赔偿的念头。
那时我进修回来的时候,以前所有积蓄都在进修时花光了,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赔,于是,我又得问同学借。而当时我一个弟高考完,但连第三批A线都考不上,我不忍心不让他继续读,便叫他读B线,我和他说,B线学费很贵,但我会供你。他读的那学校每年学费要一万五,那时我弟正要问我拿钱交学费,再加上赔款差不多6万块,那我得问同学借8万才行。
8万块不是小数目,不是那么容易借的到,但我还是得去借,不可能学着别人去打劫银行,而且我跑得又不快,就算被我打劫得到,也一样会落入**的手中。
我先把有可能借的到钱的人列出来,一个一个打电话去问。第一个是之前提到的那做生意的同学,他答应借两万给我。第二个是我大学一个同学,他刚结婚,说他身上的积蓄才三万,他可以借两万给我——如此同学,实在难得。我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他还是坚持要借给我,他说他住在家里,花不了很多钱,我只好接受他的好意。还有其他几个同学,这个一万,那个几千,8万块很快就凑齐了。
我在同学朋友之间,还是很讲信用的,我借别人钱有几个原则:一,借别人的钱,无论多少,我一定会还;二,借钱时,我会先和他们打好招呼,如果他们临时等钱用,一定要和我说,我无论如何都会先还给他们,每个人都有急钱用的时候,我急钱用时,你们可以借给我解难,你们急钱用时,我一样会先还给你们;三,如果到时还不了,我会给电话和他说清楚,不要让他担心。所以,熟悉我的同学朋友都比较信得过我,都很放心借钱给我,除非他们真的有困难。因此,我只花了两天时间,就借到了8万块。
我拿着借来的钱,赔给了医院,然后办理离职手续,过程倒也顺利,很快就办完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办完离职手续后,我和科室主任说,我要走了,想找个时间请科室吃顿饭,作为离别吧。主任也同意。
于是找了一天,我订了一间房间,请科室吃饭。那时我和科室大部分人关系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我那个师兄,和他情同手足,现在我们有时还会一起玩。所以现在我辞职了,还是有点舍不得。
吃完饭,我准备去买单,谁知主任叫我不用了,他已经去买单了,他说,我已经赔了那么多钱,这顿他请,等我以后有钱了再请吧。霎时间,我无比感动,不知如何是好。主任如此体恤下属,我现在竟然离他而去,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虽然主任平时发给下属的钱不多,但他还是一个好主任,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认为。
再过几天,我收拾好行旅,退掉租来的房间,坐上长途大巴,奔赴即将工作的新地点。
未来的工作将会是怎样,未来面对的人将会是怎样,我是否能适应得过来,这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心里一片茫然。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