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真实的几年学习工作经历(五)

    |     2013年8月2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13522

到了新的工作地点,我先住在我同学那里,然后自己租了一间房,每月400块。
第二天便到科室报到,办理入职手续。这里行政科室的人都比较客气礼貌,不像以前医院人事科那两个内分泌失调性 生活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一样。这是医院给我的第一个良好印象。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该医院。医院不大,床位不到200张,有四个临床科室,不说大家都知道,无非是内外妇儿五官,而内科和儿科还是合并一个科室的,因为儿科没什么病人,而且医生人手不够。
医院设备也一般,CT是单排的,有DR,有腹腔镜,有胃镜,有彩超,但不做四肢动静脉彩超,没肠镜,没纤支镜,没血透机,磁共振和PET-CT等设备是不可能有的了,检验科开展的项目都是一般医院可以开展的,但做不了INR,做不了血培养,做不了免疫风湿指标,做不了血胰岛素和C肽,痰培养可以做,但痰涂片却不做,其他如PCT、G试验、骨髓涂片等是不可能开展得了的。
我所在的内科,床位不到50张,床位虽然不多,但很少可以住满病人。内科还有一个ICU,虽说是ICU,但只不过是将一间病房隔开,里面摆几张床,放几台心电监护而已。
再说说ICU的设备,里面有6张床,每张床都有一台心电监护,有一台除颤仪,一台国产的呼吸机,一台心电图机,一台测BNP仪器,一台血气分析机,但血气分析却查不了血乳酸,可能是科室主任不知血乳酸监测在ICU的作用,所以不装那模块。设备就这些,没血滤机,没纤支镜,没营养泵,更别说PICCO、CRRT了。而床位的布局也不合理,现在ICU的床位都设置成“生命岛”,方便抢救,而这里的床头还是贴着墙壁,抢救时进行气管插管还得花九牛二虎之力把床拉出来空出床头的位置。
再说说医院的药物,之前已经提到一些。这里很多都是国产的药物,还有一大堆我以前闻所未闻的药物,比如黄豆苷元、脑心通、理中片、脑血康等,那些大厂的药物,比如拜新同、络活喜、可定、立普妥、舒降之、克赛、康忻、波立维、洛赛克等就没有了,甚至连硝酸甘油片、华法林这些基本药物也没有,不过还有拜阿司匹林、可达龙、倍他乐克、甲强龙。而抗生素方面,最好的就是国产的四代头孢吡肟,一支十多块,还有头孢哌酮舒巴坦,一支也是十多块,那些泰能、舒普深、稳可信、可乐必妥、美平、特治星等等是不可能有的了。胰岛素也只有普通胰岛素,什么诺和锐、优泌乐、来得时也是没有的,不过有优泌林N,胰岛素泵也是没有的。
这医院总体情况就介绍到这里,从这些设备和这些药物也可以看得出,这医院的水平和级别到达什么程度了。

到了新的工作地点,租了房子,解决了住宿问题,办完入职手续后,便开始正式上班。
虽然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但我却始终感觉不到兴奋,可能自己对这医院尚未满意,除了收入这方面。这里收入也许不算很高,但对于以前的医院来说,还是高一点。其实当时还有一些比这医院规模大的医院要我的,但都是要我搞ICU,普通内科去不了,而那些医院也是二甲医院,虽然总体实力比这里高,但二甲医院的ICU也有点难搞,病源少,收入不高,虽然我对ICU也比较感兴趣,但现在我最缺的是钱,也许大家比较鄙视我那么看重钱,但我没办法,家里两个父母,父亲有高血压,母亲平时就种点菜去卖维持他们的生活费,两个弟在读书,两个妹外出打工,家里还是住在那种瓦盖的房子,每次刮台风我都非常担心这房子会不会被风吹走了。你们没有这种经历,也许体会不到钱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我只有放弃那些综合实力比这里好的医院,来到这和卫生院差不多的地方。
当时我的执业医师变更还没办好,所以第一个月都是跟别人管病人,等到执业医师变更好后,便自己管病人了。因为是大内科,所以什么病人都管。在以前医院的时候,管病人都信心十足,因为药物好,特别是对于COPD的病人,用几天药后很多症状都明显缓解,而在这里,则一点信心都没有,毫无成就感,那些COPD患者,用了几天药依然气喘吁吁,有的家属干脆转到三甲医院了,甚至有些社区获得性肺炎的年轻患者,用抗生素一周后复查胸片,一点变化都没有。有时我在想,在这里都不知是救人还是害人。但你又不能叫病人不要到这里看病,那样会被领导骂死。

在这里,得说说科室主任。科室主任以前是中专毕业的,今年47岁,听别人说,以前只是急诊一个小医生,几年前原来的主任退休了,因缺乏人选,所以给了他做。从原来的小医生突然升到科主任,可谓鸡犬升天了,好比小 三被扶正一样,他从此就变得很大架子了。比如在交班时,所有人都规规矩矩两排站开,他站在中间,背着手,昂着头,撇着嘴,俨然皇帝款。有一次他查我房,因我忘记向病人介绍他,被他批了一顿,说我没有向病人介绍他,于是后来他查我房时,我第一句都是和病人介绍说“这是我们的主任XX主任,现在他来关心关心你”,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就很爽了。
主任不仅爱摆架子,而且比较小气,举两个例子。一,有一次他叫我和另外一医生去他家搬东西,我们开始以为是小东西,想着他是主任,便去了,去到一看,原来是搬一张一米八宽的床褥,那床褥很重,要从8楼搬到1楼,再搬到另外一个地方,而且没有电梯的。我们用尽吃奶的力气去搬,奶没得喝而已,连水他都不买一瓶给我们,反而要我们自己出钱买水给他喝,我们都不明白,搬这么大的一张床褥,他为什么不叫搬家公司搬,可能是他想省钱,吃完后,他和我们说有空请我们吃饭,到了现在还没见他请。二,有几次和他一起打的,每次都是几块钱而已,而每次他总是无动于衷,等我掏钱包,当然,我自己也会给,但你是主任啊,这些小钱都舍不得给,以前我和我的主任坐车时,都是他抢着给呢。三,一次,病人带两箱家乡的水果给某医生,那医生给了一箱给主任,剩下一箱留在科室大家一起吃,吃不完,还剩下几个,主任竟然自己收起来拿回家了,大家都在暗地里笑他。如此小气的主任,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新的医院工作了一个月后,因为医院小,而且女人又多,未免听到一些很八卦的事情。在此,希望那些女士不要对小弟进行谩骂,说什么女人多就八卦,其实八卦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说明你消息灵通,获取讯息渠道广泛。所以,我对医院的事情也略有所闻了,大概知道哪个是神,哪个是鬼。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一个工作环境里,最重要的不是显示你的工作能力,有时你的工作能力越强,麻烦就越多,枪打出头鸟嘛(这也是我们都要穿内裤把鸟包住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对于好人就亲近之,坏人就提防之,如果你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那样就麻烦了。我同学和我说,开始他到这里的时候,因太过相信某些人,有什么事都和他说,后来反而被他们在背后捅了一刀。我听了,立刻飚出一身冷汗,我想有没这么恐怖啊,我好像是踏进了恐怖分子的队伍里了。于是,平时的言行举止更加谨慎,祸从口出啊。
有一件事,让我发觉了那科室主任是一个多么阴险的人,所以,我已经意识到,现在碰到的这个主任,不同我以前那个主任,这个主任不能用心交之,当然,他毕竟是主任,表面上还得对他毕恭毕敬。那是有一次,一住院患者的家属找到主任。那患者是个COPD的患者,是另外一医生管的,那医生是副高,和该主任职称相当(科室就这两个副高),因那医生休息,所以家属找到主任,看样子他们两个还是认识的。家属和主任说那患者还是气喘。主任看了看医嘱和病历,说那医生用药用得不对,所以病人还是气喘,应该要用甲强龙的,可他用了地塞米松。家属听到主任说用药用得不对,眉头紧皱起来,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叫主任自己换药。主任便换成了甲强龙。当时我不明白,虽然甲强龙在COPD治疗上是比地塞米松好,但说那医生用药用得不对未免有点夸张吧,以前没有甲强龙时一样是用地塞米松啊,这个是老慢支患者,只是用十几块钱一支的头孢他定抗感染,明显是抗感染力度不够,所以才气喘吁吁。而且,我觉得奇怪的是,主任竟然在家属面前直接说那医生用药用得不对,万一家属有意见闹起来,说医院用错药,也不好,而且那医生也不是用错药。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医生因是副高,在职称上和科主任一样,但那医生因是本科毕业,所以科主任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是比那医生厉害,一直都是和那医生PK,现在有机会把那医生踩在脚下了,所以才和家属说那些话,还狠不得一脚把那医生踩死(后来一些事情,发觉他是一个通过踩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的人,这不是我一个人认为,另外科室的主任也是这样说他)。其实,大家在学术上的争论本是无可厚非,但作为一个科室主任,竟然在患者家属面前说那医生开药开得不对,挑拨离间,那就太过卑鄙了,而且那医生也不是开错药。
自从这件事后,我就知道该主任的为人了,而之后主任其他的所作所为,和医院其他人对他的评价,也证实了我的想法。我发觉,这个科室主任是多么的恐怖。

在平时的工作里,我都是小心谨慎,尽量不留什么把柄让主任抓住,被他借题发挥。但小心之余,还是偶尔有把柄让他抓住的。比如,有一次,一急性胰腺炎患者,我按胰腺炎方案用了药,第二天他查房时,患者腹痛症状有缓解,他叫我把奥曲肽停掉,还要我开甘露醇口服通便(患者才一天多没大便),主任指示,不得不执行,我停了奥曲肽,但忘记开甘露醇通便。再第二天他查房时,患者诉再次腹痛,主任见到我没按照他指示开甘露醇通便,大概是觉得下级医生不执行自己指示很没面子,在科室大发脾气,大骂我没有按他指示开甘露醇通便才导致病人腹痛再发,我心在想,难道那甘露醇通便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不怪是你停了奥曲肽才导致病人腹痛再发的呢?但因为我初来乍到,而他又是心胸狭窄的主任,所以我只有忍气吞声,让他骂吧。后来发现他不喜欢用奥曲肽,不知是不是和厂家有矛盾。
慢慢的,我逐渐摸清了主任的性格,凡是他指示的东西一定要执行,你如果不执行,就是不尊重他,就是不把他放在眼内,所以以后凡是他指示的医嘱我都照开,当然,作为一个下级医生,是应该执行上级医生指示的医嘱的,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而且,你不能反驳主任的意见,如果你反驳了,也是对他不尊重。开始我不知道,所以犯了大错。一次,一脑梗塞患者,主任指示开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双抗,因为该主任是心血管的,冠心病都是用双抗,所以他认为脑梗塞一样也是用双抗,因为都是血管狭窄闭塞啊。我那时傻愣愣的,觉得主任的说法不对,便提出自己的意见,说脑梗塞好像不主张双抗,会增加出血风险,我还找了指南和其他资料给他看。他看了,就没说什么了,但我发觉他面色好像有点不爽。曾经也有一脑梗塞患者,他也是用了双抗,后来发生了脑出血死掉了,也不知和他用双抗有没关系。
也有一次,一心衰患者,已经气管插管上呼吸机,当时我用了PEEP,主任看到了,把PEEP关掉了。我说PEEP可减少回心血量,降低前负荷,他无话可说,看他面色也很不爽。
我写这些,并不是显示自己多厉害,相反,很多东西我都是一知半解,还需加强学习,也不是踩低那主任,说那主任多差多差,其实那主任某些方面知识还是不错的,毕竟有那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我写这些,只是想说,这主任心胸比较狭窄,太过刚愎自用,作为一个科主任,如此一点气度都没有,有点对不起这个职位。曾经不知在哪里看过一句话,是一博士生导师说的,意思大概是作为一个博士生导师,最开心的是看到自己的学生取得的成就比自己大。我觉得,无论是作为一个博士生导师,或者是科室的主任,应该要具备这种气度。

因为该主任心胸比较狭窄,为人吝啬小气,而且阴险卑鄙,刚愎自用,所以下面的医生大多都不喜欢他,虽然表面上对他毕恭毕敬,甚至连护士也不喜欢他,每次科室出去吃饭,护士们大部分都找借口不去。而医院90%的人都不愿意和他往来,但大家看在他是科主任的份上,都给他几分面。院长也不喜欢他,经常找机会批他,这是有原因的:一,医院目前有三个院长,一正三副,而该主任平时出去应酬时就经常说他是医院第四把手,传到院长耳里,自然不喜欢他;二,以他平时如此吝啬小气的为人,平时不会拜拜院长,科室买仪器的回扣也不会进贡一点给院长,院长可能也不喜欢他,所以平时他要求买这个仪器买那个仪器时,院长一般都不同意了。当然,第二点是我自己猜的。或者大家都觉得奇怪,既然院长不喜欢那主任,为什么还给他做,因为医院实在没其他人选了,而他虽然不得民心,但还是有点价值,所以让他做。
当然,主任毕竟是个男人,而且是有生 殖器的男人,自然也像我一样好 色,甚至好色程度远远超过我。作为一个科室主任,就算自己很好 色,但一般都会隐藏得很深,不轻易让别人知道,特别是自己的下属,因为平时在别人面前是要装得彬彬有礼行为高尚的,好比上面有个人回帖说某科室的主任找 小姐上家属上病人,他的下属未必会知道。但他的好 色,还是被我这个下属发现了。
那是有一次,他和我去听一个学术讲座,中午时候有两小时休息,那时我提议找个地方洗洗脚休息下。因为他对那里比较熟悉,所以他带我去一个地方。去到时,发现那里和普通的沐足不一样,普通的沐足都是几个人一间房的,但那里却是一人一间房,凭着我多年的经验,我就发觉不对了,一定不是正规沐足。后来果然验证了我的想法,那女技师进来时,穿得袒胸露背,异常性感,她说这里不是正规的,是有打 飞机服务的。至于打 飞机是什么,相信大家都熟悉了。我在想,那主任带我来这里,而且这么熟悉路线,想必平时是经常来的了。打完 飞机后,我也会做,当然是我买单。
我们科室的护士长,三十多岁,看起来还比较年轻,我和她比较熟。她和我透露主任以前的事情。开始他刚做主任时,两个人经常出去和政府官员应酬,一次市里一领导看中那护长,可能是想护长和他上床或者做小三,主任知道了,为了巴结那领导,主任便将护长介绍给那领导,护长不从,拒绝了。主任见护长拒绝,断了自己的前程,便和护长关系破裂,以后便处处针对护长。当时他们两个关系还没破裂时,因为经常出去应酬,应酬自然避免不了喝酒,一次喝完酒后,主任开车送护长回家,送到楼下时,主任拉住护长,不让她出去,在车上狂吻护长,还摸护长,想把护长上了,护长坚决不从,后来主任不得已才让护长离开。
科室也有一护士,二十多岁,为了往上爬,和主任关系密切,还被他睡了,后来有一职位空缺,主任推荐她,她便从普通一护士上升了。我百思不得其解,那主任四十多岁了,皮肤松弛,身上还有股味道(我曾经闻到过),那护士才二十多岁,一个可以做得自己老爸的人上自己,不会觉得恶心么?
当然,本人也是好 色之徒,也曾叫过 鸡,在这里写主任好 色之事,并无指责之意,大家都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我只是为了说明一下该主任也是好 色之徒,为下文做铺垫。

上次说到我的科主任好 色这件事,而且好贪,一般小气的人都比较贪心,有时患者家属会带点水果到科室,主任也会私自拿回去。不过,好色好贪也未必就是坏事。
我在科室里,差不多是最低年资的医生,所以主任经常针对我。有时他查我房时,总是为点鸡毛蒜皮小事发脾气,你忘记向病人介绍他是主任时,他说你,查房时你得毕恭毕敬的站在他对面,如果你和他站在同一边,他也说你,自己俨然皇帝般,你得像狗一样对他唯唯诺诺。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成他得了更年期综合症,他老婆患宫颈癌,切了子宫,他性 欲长期得不到解决,和以前医院人事科那两个女人一样也很正常,虽然他可以去那间沐足会所给女人打打 飞机发泄发泄,但打 飞机不是正式的性 生活。
但我还是认为他是针对我。我分析了一下,这是有据可循的:一,医院虽然小,不过两三百人,但分帮结派现象比较严重,开始我来到这医院时,他想把我拉到他那一派,因为医院没几个人愿意和他来往,但我偏偏没有站在他那一派,当然,别的派我也不加入,我严格按照儒家的中庸思想,保持中立,但你想中立也不可以;二,主任自从和护长关系闹僵后,主任便处处针对护长,科室有什么事情,他都想方设法把责任玩护长身上推,而且护长和院长又是一派的,院长又不喜欢主任,而我偏偏和护长比较熟,所以他也顺便针对我;三,我那同学,和另外一个科的主任很熟,是一个派的,而那个科的主任和这个主任却是针锋相对的,我偏偏是我那的同学的同学,关系比较好,所以主任也顺理成章针对我了。
我在科室年资是最小的,被科主任针对始终不是一件好事,平时被他狗血淋头的批斗倒算了,重要的是奖金掌握在他手中啊,所以,我还是得搞好他的关系才行。那次去沐足我请他打 飞机,他可能是不会放在心里的,于是我决定找个机会去他家和他谈心。
刚好中秋快到了,正是机会,我便买盒月饼和其他一些礼品到他家,和他谈谈心。我开始以为他收了我的礼品,应该会开心,但从他表情看来,好像无动于衷。我在想,可能是我的礼太轻了,他看不上;或者这些礼并没合他心意,给领导送礼,其实是和泡妞一样,都要投其所好才行。但礼都送出去的,就没有更换的可能了。

送完礼后,原以为他对我的态度会有所改观,谁知却依然如故,该骂我的还是会骂我,奖金也发得不多。可能真如我所想的,送礼没有送到合他心意。
科室还有一个女医生,比我高一届,她在科室也受尽主任的凌辱,程度甚至比我还严重,主任有时会在科室把她批到一无是处,一点自尊都不给她留。那时,她老公还花了两千多块请主任和科室几个医生到五星级酒店吃饭,吃完饭去夜总会唱歌,他们平时可能也会送点礼给主任,但主任却依然这样对她。
她和我说,她拿的奖金比我还少。我就觉得奇怪了,她比我高一届,奖金竟然比我还少,看来那主任也挺照顾我了。我心里在想,她是女的,才二十多岁,而主任又这样好 色,可能是主任想上她,她不从,主任怀恨在心,所以才这样对她吧?不过看她样子,一点都不漂亮,而且像个男人,主任怎么会想上她呢?如果是我,我就没兴趣。哦,对了,主任不能搞他老婆,现在饥不择食。我胡思乱想了一番,觉得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可能主任的为人就是那样,刚正不阿,不为你送的那么一点礼所动,只顾着为自己争名夺利,想提高自己,就得把你们这些人踩在脚下,想拿多点钱,就得发少点奖金给你们,别以为你们送点礼给我,我就会赞扬你们,发多点钱给你们了!
所以,对于这个主任,我心底里一直都是看不起的,无论是从专业水平上,还是人格上。此时,我是多么的怀念以前的主任,在他手下做事,会觉得很轻松自在,就算你做错一点事,他也很宽容,总是平心静气和你说,从不把你批到狗血淋头。查房时,你尽可以在他面前提出自己的见解,就算你指正他的错误,他也不会怀恨在心,给小鞋你穿。这是一个人的胸襟。

由于我并没有和主任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同时我又总是和他的眼中钉们关系都不错,所以在科室里他总是针对我。在住院部呆了半年左右,一次科室开会时,他说每个人都需要到急诊科轮转,于是,他便把我调到急诊。
对于急诊,其实一直都不是我的最爱,首先风险高,第二急诊在医院一般都没什么地位,第三在急诊学不到很多东西,当然,急救技能是可以学到的。所以,不但是我,相信园子里很多人都不想搞急诊。当时其实还有一些规模比这里大,待遇比这里好的医院要我的,但由于是搞急诊,所以我都拒绝了,没想到现在一样要搞急诊。
再介绍一下我医院的急诊,加上主任一共6个人,除了主任不用值夜班外,其余5人都要值夜班,这5人中,只有一个主治,其余都是和我同年毕业的住院医。急诊本来风险就大,再加上这样的职称搭配,风险就变得更加大了。
因为医院小,这里的急诊没有什么留观室,因为没有什么病人留观,需要留观的,都收住院了。有一间两张床位的抢救室,里面有一台心电监护,一台除颤仪,还有一台老掉牙的鸟牌呼吸机,偶尔会碰到病人需要抢救的。
我们只看内科和儿科,而儿科的病人差不多占了80%,外科和妇科是不用看的,虽然我也很渴望看妇科。那万一来了个外科或妇科的病人怎么办?叫他们直接去外科或妇科住院部看。那万一有这两个科室的病人要出车怎么办?是这两个科室住院部的值班医生出车。他们的值班医生出车了,二线就要回来科室顶着。其间曾发生了一件事。一次那外科的值班医生出车了,而二线还在家里陪着老婆,还来不及到达医院,就在这段时间里,科室有个病人突然没了,需要抢救,而当时科室没有医生,后来家属大闹了一场,不知赔了多少钱。不过这个问题领导一直都没有想办法解决,不知几时又会发生这种事情。
而我们5个人,值夜班时也是一个人,需要出车时,是值班的医生出,并不像其他医院急诊都有个车班专门负责出车。那万一有病人来看病怎么办?放心,还有另外一人在家待命,值班医生出车时,另外那医生要回科室看病。听说以前也发生过一件事,在值班医生出车时,另外那待命的医生还没来到科室,偏偏这时来一个病人需要抢救,没有医生在,家属也大闹了一场。这些存在的如此明显的问题,领导却一直没有想办法解决,大家只顾着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真是匪夷所思。
我们5个人轮流值班,上两天半班休息两天半,相当于一年上半年的班,倒也轻松,不像住院部每天早上都要八点准时到场交班,即使今天你是休息也不例外,迟到者除了会挨主任的批外,还得扣奖金,当然,扣下来的钱是跑进主任的袋里了。而且,听我同学说,急诊的收入比住院部还要高点,因为灰色收入这块主任不管,奖金分配也相对公平点,急诊科的主任不像住院部那主任贪心。所以,当住院部那主任调我去急诊时,我也颇为高兴,没有意见,想着以后不用对着那变态主任,再不用看他脸色了,心里突然有种解决的感觉,好比刚被别人强 奸完毕一样。

被主任调出急诊科,我心里虽然觉得解脱了,但也有头疼的问题。首先,我以前从来没搞过急诊科,对急诊科的流程一窍不通,比如出车时碰到呼吸心跳停止的人,抢救流程怎样,需不需要现场气管插管,需不需要拉回医院?在急诊抢救室抢救需不需要开医嘱,还是开处方就行?等等。第二,这里的急诊主要是看儿科,成人的不多,而我以前除了实习时在儿科轮转过外,后来都没接触过儿科,而且儿科风险最大,这是我最头疼的问题。但既然都要去了,只得硬着头皮上。
调到急诊第一天,我就要自己上班了,没有任何人带,科室主任也没有进行任何入科培训。和女人 上床时,还有A 片看看学习下,可现在只有靠自己摸索。
上了几天班,觉得急诊另有一番天地,比住院部轻松多了。这里的急诊白天很少很少病人,因为一般的病人都跑到门诊看了,很少有人会来到急诊找这几个乳臭未干的住院医看病,而抢救的病人又很少,所以白天基本是在诊室坐,偶尔碰到一些感冒发烧的。最辛苦的是晚上的上半夜,因为晚上门诊关门了,病人只有涌到急诊这边,基本上半夜都没时间空闲过。晚上来看急诊的很多都是感冒发烧咳嗽,而其中又以儿科的最多,偶尔有些腹痛腹泻的,偶尔也会碰到需要抢救的,一般这些抢救的只要维持生命体征平稳,就收住院了。所以,总体算来,急诊还是轻松很多,而且下班后没后顾之忧,只要值班时不出什么问题就行。
而对急诊的流程,经过大概一周后,也逐渐熟悉了。不过也发生了一件事,被主任批了一顿。在我出急诊科第二天,来一个心跳呼吸停止的年轻人,抢救无效,家属也没意见。抢救后,因为还有很多东西要写,我一个人留在科室做到晚上10点才去吃饭,还差那份医嘱还没开,因为护士还没把她们的护理记录写出来,而我要对着她们的时间开医嘱。那时我和科主任和护长说,这医嘱我要等护士把护理记录写出来了,我才能对照上面的时间开了。主任和护长也没说什么。第二天医院领导来查房,发现医嘱还没开,主任后来把我责怪了一顿,说我做事丢三落四。主任说医嘱要在患者死亡后8小时写好。我就觉得奇怪了,我昨晚都和你和护长说了,你们那时也没说什么,更加没有提醒我要在8小时内开完,现在又来责怪我,虽然是我不对,但也不要把责任全部往我身上推吧,再说,你们做领导的从来没有进行过入科培训,科里的制度我全部不知,都是靠自己摸索的,你们自己的责任都还没尽到呢。还有,主任说我做事丢三落四,我就很不爽。我一直都不是做事丢三落四的人,要不昨晚就不会忙到10点才去吃饭了。
这次之后,我才醒悟到,在这个社会,一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别指望领导会帮你分担责任,虽然领导们也有责任,出了事,领导还是一样会把责任往你身上推的。
后来,以前住院部那个和我很熟的护长和我说,叫我在急诊工作要注意点,那主任虽然不贪心,但他是不理事的,他只顾着自己的利益。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平时交班时他不到场,科室的事情他也不怎么管,也不对下面的医生进行任何培训,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不过,没人管的确也很自由。

在急诊的工作很平淡,整天就是给小孩看感冒发烧拉肚子,现在看到那些小孩子都觉得烦了。
春节很快到了。春节是下属给领导拜年的良好时机,名义上是拜年,其实不过是拉关系的一个借口而已。由于有过以前的惨痛教训,这次我再也不那么不懂世事了。春节我回老家几天,专门从老家花了一千块买了一点家乡特产,去给院长拜年。其实,我这次去给院长拜年,也不是为了和他拉关系,他把我招了进来,我应该得感谢他。
在此,我给个建议,希望大家不要重走我的路:不要等到有事求领导办时才给领导送礼,临时抱佛脚是不行的,平时过年过节也要去领导家走走,和领导拉拢一下关系,回到我以前定科的事情上,如果当时我能领悟到这个道理,平时也给领导送点礼,定科的事情可能就不会这么麻烦了,等我后来要定科时才找领导,领导觉得你目的太明显,也不愿意帮你办了,所以后来我给那院长送礼时,被他拒之门外。
拜年前,我打听到院长家里有一个几岁大的小孩,还有两个年迈的父母,于是,我准备好三个红包,每个红包放500块,一个是给院长的小孩,另外两个是给院长的父母。去院长家里前,我给院长打个电话,说要去院长家里拜拜年,同时有些事要请教院长,希望院长指导指导。那时我还以为院长不给我去,谁知院长竟然没有拒绝我,还为我指明去他家的路线,怎样怎样走才到他的家。
我两手提着礼品,打了的士去了院长的家。院长的家富丽堂皇,是一栋四层高的别墅,还有一个园子,房子里面很大,大概每层有150平方,装修也豪华,院长果然有钱。
我把手中的礼品放好,说是自己家乡的特产。院长泡了一壶茶,和我聊天。他问我现在在急诊科觉得怎样。我说比较空闲,但都是看感冒发烧的多,没多大意思。院长点点头,说年轻人那么空闲干什么,以后最好还是回住院部。我便和院长说很多在住院部的各种不快,还有那主任的一些所作所为。我知道院长是不喜欢住院部那主任的,他们两个是针锋相对的,所以我才敢和院长说主任的一些行为。院长说,才长远角度来看,还是在住院部好,以后住院部还得陆续派人外出进修的,年轻人还是要多学点东西,不要那么清闲吧。院长其实说的很有道理,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我不介意有多累,只要能学多点东西,而且工作得开心就行,只是在住院部那主任手下工作,我实在觉得很压抑。
那天,我在院长家里和院长聊了2个小时,不过自始至终我都没见到院长的小孩和父母出现,所以我那3个红包的钱也省了下来。最后,院长还亲自开车送我到外面坐车回去,因为他家附近比较偏,没车坐。这个院长,其实是好人一个,没什么架子,为人也随和。
这次我送礼,送得很自然,院长也收得很自然,因为我不是有事找他办才去送。所以千万不要等到有事找人办了才去送礼,平时送送礼更加重要。

当初院长把我招进来,我早就应该要请院长吃顿饭感谢感谢他,我开始也想过请他吃饭,但我也考虑到一些问题:1.吃饭避免不了喝酒,我酒量不好,虽然以前在进修时和他们经常去喝酒,但酒量一直得不到提高,自己酒量不好,如果和酒量好的院长吃饭喝酒,就没办法让他喝得开心;2.请院长吃饭,当然也得请别的领导吃饭,这样就得请差不多十个领导,而他们又是喝白酒的,每个领导你都得至少敬一杯酒,不能厚此薄彼,否则你不敬的那位领导会不高兴,而我酒量那么差,喝5杯白酒自己就得去吐了,绝对敬不了所有领导,那就会让一些领导不高兴了,觉得我是看不起他;3.这么多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自然说不了很多事,而且领导之间可能也有矛盾,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而我私底下送礼给院长,可以和他说很多事;4.院长经常出去应酬,饭局一定数不胜数,他甚至可能厌倦饭局了,我继续请他吃饭,他可能也没什么兴趣,如果我送点家乡特产给他,他或许会开心。基于上述考虑,我还是没有请他吃饭,而选择送家乡特产给他,事实上也证明我的考虑是正确的,那晚我和他谈了很多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其实给领导送礼还是请领导吃饭,也是有讲究的。一般说来,你如果是找领导办事,而事情还没办好,你就得送礼,甚至送钱,因为你送礼时就得你和领导两人,可以说很多事情,而且你也可以觉察到领导的意思,这时最好不要请他吃饭;等到事情办完了,你可以请领导和相关的人一起吃饭,因为这时你已经不需要和领导说什么了,只需要表示自己的谢意就行。这是我自己的见解,欢迎大家给点意见。

现在再说下我当时在急诊的收入吧:基本工资加奖金每个月拿到手的有五千多,加上夜班费及一些补贴就可以拿六千左右,灰色那块每月五千到六千,看病人数量而定,所以每月总收入在一万到一万二之间波动。后来,医院领导又想出了新的政策,因为住院部病人数量实在太少,为了鼓励收病人,设置了一个比例,比如5%,就是说你看100个病人就要收5个病人住院,超过该比例就奖钱,达不到就扣钱。其实,这个规定是不是合理的:一,收不收病人住院,要根据病种,有时你上一个夜班,如果那些病人都是普通感冒发烧的,你就很难收住院,所以用一个比例来要求就欠合理;二,如果那病人死都不肯住院,那我还是一样得给他看病,一样的干活,但你却因为我少收他住院而扣我钱,也是不合理;三,其实可以收住院的,我们都努力收,因为以前是收一个病人住院有20块,收他住院了,我们就可以少干点活,少承担风险,还有20块拿,就算你在外面给他开药,也很难赚到20块。所以现在有新政策后,我们几个都说不合理。但我们不是领导,只能执行。
为了多收点病人,不被扣钱,我们便不停劝说病人住院,甚至有时为了让他住院,我们会夸大病情。我们也不想,但迫于医院压力,只能这样。
在急诊科的日子总体来说比较悠闲自由,无拘无束,没有上级管你,按时上下班,没有那一大堆病历要写,也不用每天来查房,大部分都是看看感冒发烧拉肚子,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在急诊呆了大约半年吧,有一天,领导安排我回住院部了。这是我早就知道的,因为那时去给院长拜年时,他也提到我以后还是回住院部。
如果不是住院部那主任小气阴险狡猾,其实我一直都是想在住院部的,原因:一,我还年轻,想在住院部多学习下,积累点经验,虽然这里的住院部也没什么可以学,但还是比在急诊整天看感冒发烧好;二,从长远角度看,住院部比急诊好,在住院部,副高后可能就不用值夜班,值二线就行,而急诊可能要一直的值夜班。所以,现在把我调进住院部了,我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想到又得对着那变态主任,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