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囊卵巢综合征可能与多种健康问题有关

    |     2013年8月26日   |   医学动态   |     1 条评论   |    2710

多囊卵巢综合征与心血管疾病

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患者的代谢紊乱使其发生心血管疾病(CVD)的风险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并且,尽管其心血管功能改变可能不会随肥胖发生,但可能会因肥胖而被放大。PCOS患者CVD发生风险约是非PCOS女性的3倍。通过对肥胖和非肥胖PCOS患者研究发现,临床表现越严重的PCOS患者,CVD风险越大。

PCOS患者体内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显著高于非PCOS女性,这反映了PCOS患者体内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载脂蛋白B(apoB)/apoA比值也较高。

与血管内皮组织功能紊乱和代谢紊乱相关的系统性炎症通常会出现在PCOS患者身上。在PCOS患者体内,许多生化炎症因子和血栓形成因子在循环血液中过度表达,其中还可发现部分因子与胰岛素抵抗相关。

目前,对PCOS患者启动血脂异常治疗的年龄仍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这些治疗措施和药物可导致部分严重副作用风险增加,以他汀类药物为例,其可导致横纹肌的溶解,而这在年轻PCOS患者中并不会出现。此外,临床还存在关于这些药物会造成生殖方面影响的担忧,包括担心其可能导致意外排卵和潜在的流产风险增加。许多血脂治疗药物可干扰胆固醇合成和代谢,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又是胎盘合成性激素前体物质,故具有致畸作用。

伴有胰岛素抵抗的PCOS患者多有血管功能不良,故这些患者比正常女性可能会发生更多的亚临床血管疾病。有研究显示,颈动脉内膜中层增厚、冠状动脉钙化及程度较轻的主动脉钙化在PCOS患者中更为突出[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标准],但这种严重程度与年龄和体质指数(BMI)无关。此外,PCOS患者对CVD致病因素有更高的患病率,除PCOS状态本身外,还与胰岛素抵抗、脂肪过多和轻度炎症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发表的报道对危险因素的综合分析尚无法证明在PCOS和CVD之间存在统一联系,其可能原因包括PCOS症状描述不准确,对CVD不恰当诊断,观察时间不足或两者间不存在关联等。

最近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准确匹配的绝经后女性人群中,PCOS患者发现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冠心病)造影表现和CVD症状的比例较高,即PCOS可能增加冠心病的造影表现,降低心血管疾病存活率;而对具有PCOS临床表现的绝经后女性的准确诊断,可能有助于对危险因素干预,从而预防冠状动脉疾病(CAD)和CVD的发生,但这有待于更有针对性研究或纵向前瞻性研究证实。

PCOS与胰岛素抵抗、代谢综合征和2型糖尿病

约50%的PCOS患者伴有超重或肥胖(多为中心性肥胖),且PCOS患者中多存在胰岛素抵抗现象,尤其是临床表现为伴有高雄激素血症和长期停经的典型NIH PCOS患者。对采用鹿特丹标准诊断的PCOS患者进行规律周期性评估可发现,患者多呈进行性代谢异常。

胰岛素抵抗是PCOS的一个显著特征,且流行病学数据显示,PCOS与糖耐量低下、妊娠期糖尿病(GDM)及2型糖尿病(T2DM)密切相关。对于肥胖和内脏脂肪过多(通过腰围测量)的PCOS患者,须进行以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形式进行的生化筛查。在伴有稀发排卵或无排卵和高雄激素血症的PCOS患者身上出现糖耐量受损(IGT)或糖尿病的风险最高,而肥胖导致这些风险进一步增加。进行糖耐量筛查的指征包括,伴有停止排卵现象的高雄激素血症、黑棘皮病、肥胖症(BMI>30 kg/m2或在亚洲人群中>25 kg/m2)、有T2DM或GDM家族史的女性。

大量证据表明高胰岛素血症对PCOS患者生殖力下降有直接影响,典型NIH PCOS女性代谢综合征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同年龄和体重的正常女性。

具有发生T2DM风险的PCOS患者,首先应进行饮食管理和生活方式改善;对出现IGT且经饮食控制和生活方式改善后效果不佳者,可考虑服用二甲双胍进行治疗;伴轻度糖尿病的PCOS患者,二甲双胍一般被认为是安全而有效的。对育龄期PCOS患者是否可以服用噻唑烷二酮类和胰高血糖素样肽-1类药物目前仍存在一定的争议。

PCOS与生殖健康

PCOS患者在女性生殖健康方面的异常主要表现为稀发排卵、月经不规则、不孕、复发性流产和GDM等。

研究显示,PCOS 患者早期自然流产发生率为20%~41%,显著高于普通人群。虽然目前已有研究显示,早期妊娠应用二甲双胍可显著降低自然流产发生率,妊娠前及妊娠早期二甲双胍治疗不增加胎儿的畸形率,改善胰岛素敏感性的治疗是预防PCOS患者流产的关键措施。但是二甲双胍可通过胎盘,该药对后代生长发育的潜在影响仍有待于大样本、长期临床随机对照研究证实。

PCOS 是GDM高危因素的观点已得到广泛认可。胰岛素抵抗是PCOS和GDM患者的共同特征,约50%~70%的PCOS患者存在胰岛素抵抗,妊娠中晚期的女性体内抗胰岛素样物质增加,而胎盘生乳素、雌激素、孕激素、胎盘胰岛素酶及皮质醇等均具有拮抗胰岛素的作用,两种作用的叠加可能导致胰岛β细胞失代偿,进而发展为GDM。GDM又可导致羊水过多、早产、巨大儿、新生儿肺透明膜病等母儿并发症。

早产是PCOS患者常见的妊娠并发症之一,此外,PCOS患者的晚期流产发生率及早产率明显增高,这可能与PCOS患者促排卵导致多胎妊娠,造成子宫张力过快增加有关。

有研究认为,胰岛素抵抗是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病机制之一。高胰岛素血症可促使血管平滑肌细胞增生,导致血管腔狭窄、血管阻力增加及血管内皮功能障碍。PCOS患者,尤其是合并胰岛素抵抗的患者,妊娠期高血压发病率升高。但目前有关PCOS和妊娠期高血压相关性的资料还非常有限,如何进行妊娠期高血压的预防和治疗尚有待于进一步探索和研究。

总之,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 妊娠可加重PCOS患者内分泌及代谢的复杂性,从而导致PCOS患者不良妊娠结局。充分研究PCOS患者妊娠后的代谢特点及与各种妊娠并发症的关系,尽早采取针对性预防措施,改善妊娠结局,是惠及广大PCOS患者及其后代的重大工程,对保障母婴健康具有重要意义。 (王海芳 整理)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