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朋友式的医患关系

    |     2014年3月3日   |   医学动态   |     4 条评论   |    1221

我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第一批医科大学毕业生(1950年入学,1955年毕业)。在住院医生学习阶段,我曾在中国医科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学习和工作;也曾在上海中山医院学习和工作。当时的医患关系非常和谐,我希望医患能重新回到那时的关系中。

当时的住院医生整天都在医院里,病房里有事可以随时找到我们。病人和医生的关系不仅是医患关系,还是朋友关系。有的患者的疑问较私密,甚至不愿告诉亲人,却愿意告诉我们。医生对病人的态度很亲切,病人也很尊敬医生。医生出门诊、查房、询问病史、诊察病人都很仔细。当时辅助检查手段很少,心内科只有普通心电图和普通胸部X线平片。这就要求医生具有精湛的基本功(望、问、触、叩、听)。

张孝骞教授当时是协和医院的内科主任,经他诊察过的病人,疑难杂症均能判断无误,我们都佩服不已。 当时没有超声检查,许多先天性心脏病和风湿性心瓣膜病只能通过物理诊断。阜外医院心内科主任黄宛教授、副主任方圻教授靠他们坚实的基本功,为无数患者明确了诊断并进行了手术治疗。我经历过200多个病例,经手术证实无一差错。

上世纪50年代,阜外医院每周三下午全院业务学习,由著名专家主讲临床基础问题。例如,著名胸科专家朱贵卿教授讲怎样写好病历,黄宛、方圻教授讲心电图,胡旭东教授讲心脏听诊,刘玉清教授讲怎样读X线胸片,尚德延教授讲心脏手术的麻醉等。

我国现代心脏病的奠基人董承琅教授每次来北京,他的学生黄宛都要请董老来查房。董老查房不让我们报告体征,他通过号脉就能知道患者的血压情况,说出来的数字与我们测的血压数值很接近,可见他的基本功多么扎实。有一次一位年轻女性诉胸闷气短,心电图有ST—T异常,而其他检查均正常。董老了解到病情后,拿来一张报纸,叠成一个三角套,叩住病人的口和鼻,让病人带着这个罩子呼吸。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再来看她,病人已感到胸闷气短症状明显好转,心电图ST—T异常消失了。董老说这种病人由于精神因素过度换气呼出CO2过多,因而出现了呼吸性碱中毒,导致心电图异常。

担任住院医生是很辛苦的,尤其是现在,工资低,要买房、要成家、要供养父母,还要晋升、考外语、写论文……熬过住院医生阶段,多数已接近30岁了。我培养的研究生中,有一位很优秀的女博士,毕业后又出国进修,回国后担任副主任医师工作已近40岁。

现在住院病人周转很快,住院医生书写病历依靠电脑,仔细分析病例的时间很少,因为费时费力,论文进不了SCI。我国虽然有住院医师培训制度,但有些地方施行走了样。住院医师整天思考的不是病人,而是如何申请科研经费搞定一篇有关基因或分子生物学能被SCI认可的论文,临床工作只能是应付。

学习是终身的,要当好一位医生,最好的实践是临床,最好的老师是病人。脱离临床实践是不会成为一位好医生的。目前医患关系紧张,原因是多方面的。只有富有同情心,仔细、耐心、热心地对待病人,和患者交朋友,才是改善医患关系的良策。

转载请注明来源:重拾朋友式的医患关系
回复 取消

已有 4 条评论

  1. 新用户248931 2017-4-11 02:34回复
    你是SB吗?
  2. 新用户393962 2017-4-20 10:30回复
    真无聊!傻子们!
  3. 新用户628948 2017-5-5 10:33回复
    这语文水平。。。。我说的是你啊,是你啊,是你这个人啊,上个网还要翻墙,看个电视剧,说剪就给剪了,你能做的了屁主啊,这才叫看别人脸色,这才叫仰人鼻息
  4. 新用户628948 2017-5-5 10:33回复
    这语文水平。。。。我说的是你啊,是你啊,是你这个人啊,上个网还要翻墙,看个电视剧,说剪就给剪了,你能做的了屁主啊,这才叫看别人脸色,这才叫仰人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