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不悟的我,苦口婆心的他

    |     2015年1月31日   |   医生日记   |     2 条评论   |    2979

2011年5月,我突发急性肾盂肾炎,经头孢吡肟、莫西沙星等联合静脉用药后,效果很好,当时我对几乎所有抗生素都敏感,只是药敏试验结果提示用药太高级。半年后我的病情复发,又用了头孢四代等高级抗生素,效果大不如前,尿白细胞偏高,便又静滴舒普深(头孢哌酮钠舒巴坦钠),而换来的结果不是痊愈,是此后反复尿路感染,而且高敏药物越来越少。

于是我在“好大夫在线”上提问咨询专家,很多医生都给予我回复,但因免费咨询只有3次,所以很多医生的咨询次数都用完了。唯独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泌尿外科的李毅宁主任医师,几次向管理员申请,为我增加免费咨询次数。每次打开网站,看到红色的信息闪动着“因您的病情需要关注,李毅宁主任为您申请增加三次免费咨询”时,我的心里就洋溢着温暖和感动。就这样,从2012年到2013年间,李主任一直在线上关注我的病情,他给我的回复多达二十几条。
在此期间,我找他看过几次门诊,而他只给我开过两次药,一次是哈乐(盐酸坦索罗辛缓释胶囊),一次是提高免疫力的药。无论在网上还是面诊时,李主任都主张慎用抗生素、少用抗生素、不用抗生素。每次他都宣教:尽量用级别低的抗生素,尽量选择口服,没有发热等全身症状就无需静脉用药。而当时的我,心烦性急,害怕变成慢性肾盂肾炎,总想快点好起来,对他所说的话听而不闻。
2013年4月,我在李主任的病区住院,膀胱刺激症状很严重,我多次要求李主任赶快给我治疗,可李主任说我已经用了那么多药了,现在治疗不是关键,关键是要找到病原菌,等培养结果出来后若有细菌,再根据药敏用药。一天中午,李主任带领组上的医生在做手术,我向值班医生反映身体不舒服,如果还是不给我治疗,我就要求出院。值班医生再三劝说,称李主任交代过不能再给我用抗生素了。在我的再三请求下,他只好打电话给李主任。因李主任当时正在做手术,无法来病房看我,便派他组上的一位医生劝导我:“你的血常规是正常的,现在所有的检验结果都没有提示炎症,所以不用药是对你负责,要等培养结果出来后再决定能不能用药……”
当时我觉得无法接受,特别不解,在药店自行买了之前吃过的世福素(头孢克肟胶囊)。李主任知道后特别生气,说我太不配合,失去了住院的意义。又过了2天,3次尿培养结果显示无菌生长。李主任再次劝说:“不能再用抗生素了。尿路感染至少不会死人,滥用抗生素是会死人的。”当时我总觉得李主任危言耸听,但后来事实验证了他的说法。
2013年8月,我在省立医院接受特治星(哌拉西林-三唑巴坦)治疗后不到10天,又再发尿感,期间出现腹泻,查出大便有真菌。这让我几近绝望,于是自行购买了5瓶复安欣(磷霉素氨丁三醇),可才服用第1瓶,便又开始腹泻,但我听说疗程至少3天,所以仍在腹泻严重的情况下又吃了2瓶,结果几乎脱水,查出大便有真菌、白细胞。那时我才意识到之前李主任的良苦用心,才真正认同李主任的观点。
2013年9月,我又求助于李主任。在他的诊室,他大声训斥我:“谁让你吃复安欣了?早跟你说过抗生素再用下去是死路一条,你为何不听?那药是要在医生严格监测下才能服用的,特别像你这种滥用过那么多抗生素的人,更要根据副作用情况随时调整药量。你把所有的好药都用尽了,最后可能因为普通的感冒感染而无药可医啊!”
感谢李主任那天的斥责,让我终于觉醒。最后,李主任在他病区严重爆满的情况下,优先安排我住院完善相关检查,结果除了小便中白细胞偏高外,没有任何炎症指标,尿培养也没有细菌。李主任说坚决不能再用抗生素了,并已经交代了科室的其他医生不能在没有肯定感染的情况下给我开抗生素。他又说:“其实成年人都是与很多慢性炎症并存的,你要勇敢坚强一点,学着去适应它。人随着年纪增大,疾病会越来越多,你不要因为一点小毛病就把所有的好药都用上,要留有后路。现在只有你能救你自己,你要好好吃饭、睡觉,锻炼身体,提高抵抗力,这样才能抑制感染。”李主任更是现身说法,称他本人已经5年没有用抗生素了。那样的肺腑之言,让我觉是他不仅仅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医生,更像一位长辈,让我觉得温暖。果然停用抗生素后1个月,我的尿常规没有白细胞了。
现在,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他的谆谆教导:“你不是药罐,别稀里糊涂乱吃药。人是可以自行修复的,如果你自己不修复自己,是抗不住疾病的。”他苦口婆心:“你所有的症状、所有的检验异常都与药物相关,为何还要吃那么多药呢?如果症状不是难以忍受,体温又无升高,为什么不能停止使用抗生素?”
近来,慎用抗生素的呼声越来越大。而李主任的泌尿外科病区会议室有抗生素月耗量的公示,并以身作则,在他的病区严格控制抗生素的使用,提出滥用抗生素的危害可能大于疾病本身。在我执迷不悟之时,他从未放弃,从未停止对我的帮助,让我最终走出滥用抗生素的误区与困境。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