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医生的叹息

    |     2013年7月23日   |   医生日记   |     3 条评论   |    3044

 

 

 

 

 

 

 

 

 

 

 

 

 

 ——中国的病人,请先去美国看病

 

 同学在美国需要保胎,首诊时护士抽了一管血,戳了8针;而要见到医生,得一个星期后。在中国这是要命的事,那位护士不晓得要被砍几回,而保胎也会被当作急诊分秒必争。一旦胎儿出了问题,不管是否跟诊治不当有关,总之医生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罪过了。也遇到在美国的网友求医问药,因为医生预约要到几个月后,急性病恐怕早已过去。更让我吃惊的是,同事的侄子在美国因皮赘剪了一刀,花了两三千美金。中国的百姓,真实在享受社会主义医疗的福利,不仅如此,还俨然扮演着上帝。
    我们当地卫生局内部报告说,由于编制紧缺,目前平均每位医生做着3倍的工作量。确实,在我科医生数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我们的病人数较六七年前增加了3倍。可惜,医生除了极度透支与疲倦,并没有感到收入的大幅提高,也没有丝毫的成就感。中国的普遍情况是,处理大多数病人是低智商的体力劳动,而有挑战性的病例仅仅集中在少数技术垄断的医生手中。小病进社区的设想非常好,可惜一直流于形式。社区医生专业水平还亟待提高,而病人要求日益增高,加上绩效后下级医疗机构的推诿,病人大量涌入大医院。如果能减少一半的病人,如果上级医生能共享技术资源,医生或许能享受工作的乐趣。
    《实习医生格蕾》是我颇为喜欢的医务美剧,其中忙碌的成就感与被尊敬感或许是每位医生的梦想。年轻医生接受全面而富有个性化的真正临床诊疗的培训,享受自由学习的机会,而不是整天搞病案文书。但对大多数中国医生来说,那是遥不可及的梦。其实,我最近听说了偏远地区的一家“医生天堂”。那里没有利益驱使,真正体现多劳多得,上级医生也乐意带教。医生工作量确实很大,但医疗行为非常正规,在那个经济不发达地区,每月可以有上万元的正当收入。而淳朴的民风也使得医生没有太多后顾之忧,真正为病人服务。这让我知道,正常的医疗环境原来是可以存在的,仅仅在于合理的体制与医院管理。而大多数医院,过分追求医院效益,不合理的奖励制度促成恶性竞争与技术垄断,以及带来一系列环境恶化的后果。普通医师合法收入低,而从非法收入中弥补奖金不到位。而在管理混乱的地方,不正当医疗行为更充斥在医疗行为中,进一步恶化医疗环境。
    中国人的自私自我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社会环境与教育相互构成恶性循环。功利驱使中,教师以文化成绩和升学率作为考核指标,家长更以成绩为教育优劣的衡量标准。人性教育、品行教育、人格培养、价值观培养等这些恰恰是教育最基础最核心的东西遭到忽略。教育失败及社会人性关怀的缺乏,导致人格扭曲者日益增多。前段时间几起校园惨剧都揭示了这一点。这样的大环境下,医生也在如履薄冰。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