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做病人家属

    |     2014年1月25日   |   医生日记   |     0 条评论   |    3015

长期在医院工作,见惯了各式各样的病人,或多或少有些麻木了。因此,表现在工作上的职业倦怠和流露于生活中的情感衰竭,有时真是不可避免。直到后来,我有了3次做病人家属的经历,才慢慢体会到医生的热情和对病患的理解有多重要。

第一次是作为孩子的母亲。那还是女儿蹒跚学步的时候,她在老家的六爷爷家玩耍,不慎被铁丝扎到了右眼。当时,她的血和泪混合在一起,一张小脸血乎乎的,把我整个人吓蒙在那儿。呆立片刻之后,我哭着喊着抱起女儿就往医院跑。眼看着孩子的右眼肿得越来越高,我不敢掰开眼睑看个究竟,心里只是设想着种种可怕的结果。我一口气跑进眼科病房,刚好主任在。她迅速检查后安慰我说:“还好,只是眼睑外伤,没有伤及眼球。你别哭了。”可是,听着手术间里传来的女儿的哭喊声,我的心仿佛有种被撕裂的感觉。手术结束的时候,女儿已经停止了哭喊,我却悲悲戚戚地哭个不停,心里后怕极了。

第二次是作为女儿。上世纪90年代初,我母亲的慢性阑尾炎在一年里反复发作了好几次,医生建议做手术根治。主刀大夫有“外科一把刀”之称,还是我们的一位亲戚。一开始,他就不同意我陪母亲一起进手术室。可我不放心,坚持跟了进去。不得已,护士长只好给我拿了套手术服,还一再嘱咐我一定要沉住气。当时,我还抱怨他们小看我,怎么说我也有好几年的工作经历了,实习时还做过器械护士,一个小小的阑尾切除手术我能看不下去?可我万万没有料到,待麻醉完毕,剪子、刀子声一响,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涮唰地往下流。很快,医生把我给“请”了出去。

第三次是作为妻子。一个假期里,我的先生连续几次饮酒后出现胃部不适,主动要求做个胃镜检查。于是,我联系好消化内科大夫、麻醉科大夫,还有胃镜室的工作人员,准备给他做个无痛胃镜。扎留置针的时候,我还嘻嘻哈哈地跟他开玩笑。可当麻醉药开始发挥作用,他整个人软绵绵地躺下来时,我的话戛然而止,心口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我用一只手和他的一只手紧紧相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显示屏,嘴唇都快咬出血来了。还好,检查结果显示只是浅表性胃炎,而且胃黏膜的表现很轻微,连药都不用吃。

这3件事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换成别人拿来跟我讲,我很有可能会笑话人家没出息。实际上,当自己身为病人家属的时候,心情则大不相同。在此我也想对我们的医生护士说,对病人一定要有同情心,对病人家属也一定要有耐心和责任心。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