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的蝴蝶效应

    |     2014年1月26日   |   医生日记   |     0 条评论   |    3878

一只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蝴蝶轻轻舞动一下翅膀,2周以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也许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研究,是的,2周以后可以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这里我要与大家分享的,就是一个类似于蝴蝶效应的传递正能量的故事。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李淑品

整件事情是从一句话和一幅画开始的。

那是在临床医事法课上,老师对我们说:“能否做好一名医生取决于你除了查房之外花在病人床旁的时间的多少。”还给我们看了一幅画――英国著名画家塞缪尔?卢克?菲尔德斯爵士的《医生》。这幅画触动我之处在于,画中那位父亲的眼睛,不是看着自己病重的孩子,也不是看着自己伤心的妻子,而是注视着画中的医生,似乎想从医生身上寻求希望和安慰。

我想,也许每一位病人家属都像是手足无措的孩子,医生就是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家长,医生不在,他们就焦虑不安,医生在,即使没有什么好办法,仅仅是陪着病人,他们也觉得安心。从这堂课上学到的道理在我第一个夜班时给了我很大帮助。

我可能没有什么让这位家长满意的好办法,但我可以陪在病人床前。

那天晚上我一直很忐忑,不仅是因为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夜班,也因为当时病区里有一个很难缠的家长。她不仅自己整天不满意,还总是去教唆其他家属“非暴力不合作”,完全是一个反面甘地的角色。那段时间我们科里几位医生因为家属的不配合感到很烦心。我一直祈祷着她的孩子不要出什么状况。

夜里12点半,护士把我叫醒,那个孩子发烧了――他是个“生酮”的孩子,科里没有不含糖的退热药,也没有退热贴,只能先物理降温。这时候我想起了老师那句话和《医生》那幅画。我可能没有什么让这位家长满意的好办法,但我可以陪在病人床前,然后与孩子的妈妈一起给孩子擦了一晚上的身体。最后孩子体温终于降了下来。

我的做法很傻很笨,但让人想不到的是,从那天以后,那位家长的态度居然好了很多,她的那些伙伴们也都比以前配合了。医生们的心情自然也好了,甚至整个科室的气氛都轻松起来。那位家长在孩子出院时还特地过来找我,对我说了一句至今仍然让我感动的话:“李医生,谢谢你!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医生!”最傻的办法,在她看来却是最好的。

其实让病人家属知道我们是与他们并肩作战的,让他们看到多一点的理解和关切,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结局。

这就是小范围的“蝴蝶效应”。老师的一句话、一幅画,对我产生了影响,改变了我对病人的态度,这又改变了病人家属的看法和做法,进而影响了其他家属和其他医生,甚至是整个科室。

这也正是正能量的传递过程!从老师传给我,再到病人家属,再到其他病人家属,又传给其他医生。这份正能量就这样一直一直传下去,那该有多少人受益呀。

这件事也让我意识到,我们每个人每一个小小的善意、善言、善举都会成为那只美丽蝴蝶的轻轻一舞,随它而动的是正能量的微风。想象一下,这阵微风一直向前,并且不断有新的能量汇入,最后会不会成为席卷整个社会海洋的善良之风呢?至少我是这样期待的,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呢?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