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真实的几年学习工作经历(三)

    |     2013年8月1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6932

到达了省城,省城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人来人往,和我以前工作的乡下地方绝然不同。很多人都不喜欢在省城生活,因为人多,消费高,生活压力大;但也有不少人喜欢在省城生活,因为到处都是充满诱惑,玩得方便,生活多姿多彩。而我是后者,因为我喜欢省城多美女。
我暂时在同学租的房子里住下。我来时,主任还吩咐我帮他带点家乡特产来给那主任,第一,他也要拉拢一下那主任的关系,以后办事好方便;第二,因为是省里最大的医院,来进修的人很多,如果按正规顺序排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主任为了能让我早点进修,于是叫那主任帮忙插下队,所以我才那么快得去进修,带点家乡特产来感谢那主任,也是人之常情。
我给电话那主任,主任说他在科室值班,叫我把东西放在他楼下的保安亭就行,还叫我放好后到科室找他。我在想,这是个什么主任啊,在这么大的医院做了主任,应该很轻松才对,怎么还要亲自在科室值班呢,换成是我以前的医院,晚上都是跑去吃喝玩乐的了。
我放好东西后,便去科室找他。因为医院很大,而我是第一次到来,想找到他工作的科室实在不易。在去科室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有点紧张,因为不知道即将见到的这位主任是个怎样的人,会不会很严肃,会不会很大架子。在我印象中,主任都是很严肃,架子很大的,何况是这么大的医院的主任。

来到了科室,我按了门铃。这里,或许很多人都觉得很奇怪,什么科室这么奇怪,还有门铃的,不错,就是ICU了。
有个穿着工作服的女人走了出来为我开门。我大概看了一下那女人,大约三十多岁,面容一般。我和她说:你好,我是来找某某主任的。她笑着说:我就是啊。我吓了一跳,说:吓?这么年轻的?然后她哈哈大笑起来。看到她这样随和,一点架子都没有,我紧张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她把我带进科室,换上隔离衣和隔离鞋,戴上帽子和口罩,山路十八弯,像走迷宫一样,走进了科室。如果有贼进来这里盗窃,我想他一定走不出来。
主任带着我参观了生活区和病区,我不禁感慨,大医院果然是大医院,一个科室的配置都这么齐全。
在参观病区的时候,病房里的一切,把我看傻了眼。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有我叫得出名字的,但更多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而且很多都是我以前见都没见过的。在那么多的仪器里,我只认得:呼吸机,微量泵,气管插管。虽然是认得,但也只局限于认得,呼吸机我没操作过,微量泵以前都是护士的工作,气管插管以前也没插过。再看看躺在床上的病人,很多都是昏迷不醒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道,我也只认得胃管和尿管,而且这么重的病人以前也都没看过。里面的一切把我看得眼花缭乱。
我以前的医院没有ICU,很多东西我从来都没接触过,我工作才2年多,而且还有很多时间是在其他非临床科室轮转,所以真正在临床工作也才一年,以前在医院接触的都是普通病种,现在一下子叫我到ICU进修,就好比小学还没读完,直接去读大学一样,叫我如何学起?但既然都来了,只得从头学起。
参观过程中,我不忘看看那些值班的护士,看看是否美女,无奈大家都戴着帽子戴着口罩,包得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实在分不清美不美,就算是凤姐包着口罩,你可能都会觉得是个美女了。
参观完毕,主任问我有没地方住。我说暂时住在同学那里。主任说,住在同学那里打扰同学多不好,要不这几晚就住在这里,还有个老总房,很安静,等找到房子了,再出去住,而且这里还有很多美女护士值班。我没想到主任如此热情,盛情难却,那天晚上我就在科室睡了一晚。

第二天醒来,我便去办理进修手续,开始3天的进修前培训。培训期间,那些和我去进修的,年龄都比我大,一般都是主治以上,就我一个工作才2年的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因为在年龄上比他们年轻,一股优越感在心里悠然而生。
培训完3天后,便到科室正式上班,和我一起在ICU进修的还有四个人,两个副高,两个主治。我跟的是本院的一个医生,另外还有一个培训医,我们组一共3个病人。
每天交完班,查看完病人后,便开始干活。由于我从来没接触过ICU,因此不知如何干起,什么深静脉穿刺置管,什么气管插管,什么纤支镜检查,什么CRRT,什么Picco,等等等等,我一概不会,甚至连抽动脉血做血气分析都不会。我只有看着别人做,当然,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我还有帮得上忙的时候,比如他们在深静脉穿刺时误穿动脉了,总是叫我去帮忙按压。
我只有找一些资料自己学习。我先学习纤支镜。我找来一份纤支镜的图谱,把里面的解剖结构记熟,先学习做助手。别人都是有一定年资的了,所以他们都不愿意做别人的助手,每次有人做纤支镜时,总是叫我做助手。虽然是做助手,但第一次我也不会做,第一次都是没经验的嘛。他们也只得教我怎么做助手,怎样接纤支镜的连接管道,怎样连接纤支镜,等等。等到做完纤支镜后,他们又懒得去收拾残局,也懒得去洗镜子消毒镜子,因为这些都是没技术含量的工作,所以我又得去收拾残局,自己去洗镜子消毒镜子。但我又不会洗镜子消毒镜子,他们又得教我。他们不得不教我,因为教会我后,这些活都是我干了,他们就轻松了。有一进修医师和我说,要想学纤支镜,就得先学会做助手和洗镜子。虽然他这样说是对我进行思想教育洗脑,是想我死心塌地的为他们打杂,但他的说法也不无道理,你不先帮别人打杂,别人又怎么肯教你东西呢。
终于有一天,我可以自己做纤支镜了。我拿着镜子进入气管,因为是第一次,未免有点紧张,手有点发抖,这和你初 夜破 处时也很紧张是同一道理。我拿着镜子缓慢的进去,而且还经常贴壁,到了隆突时,就不知怎样继续进入左右支气管了,只有依依不舍的退镜,这是个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我知道,我之所以不会进入左右支气管,是因为不知怎样利用纤支镜上的按钮和自己的手臂来调整方向,于是我请教他们。以后每次有人做纤支镜时,我都提出给我试试。因为之前我都帮过他们做助手打杂,现在我提出给我做,他们也不好意思拒绝了。经过多次的实践后,我终于学会用纤支镜吸痰了,虽然和他们相比,还有一大段差距,但总比以前有所提高,后来我根本不用什么助手,自己一人就已经可以用纤支镜去吸痰。因为开始都是练习直接从气管插管进镜,再后来,我也学会怎样从鼻腔进镜,怎样用纤支镜经鼻气管插管了。

慢慢的,我逐渐适应了ICU的生活,虽然收病人和抢救时很辛苦,很多工作要做,但平时没有家属打扰,倒也觉得轻松。后来,我也慢慢学会了深静脉穿刺,虽然不算熟练,但自己毕竟亲手实践过。当然,ICU绝不是会纤支镜,会气管插管,会深静脉穿刺这么简单,但这些是ICU最基础的东西,我以前从没接触过ICU,所以现在也只能从这些最基础的东西学起,其余知识以后再算。
在ICU进修一段时间后,和里面大部分人也慢慢熟悉起来,也有一小部分人不熟悉的,那就是几个护士。那几个护士,总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从不正眼望过我,当然,这也是情理之中,第一,我长得不帅,而且很屌 丝;第二,我是从小医院来进修的,她们凭什么看得起我。
值班时候,都是我和我的上级医师一起值班,偶尔我会自己出钱叫外卖,做几个小炒大家一起吃,当然也不都是我请,一般都是我请一次,他请一次。那时我每月的收入都不到两千,因为进修后没有奖金,也没其他补贴了。但这些你来我往我是懂得的,而且大家互请也会加深感情。
我得知,我之前见到的那位主任;是科室第二把手,第一把手是另外一个主任,而且那第一把手很牛,影响力很大,不过很少见他到科室,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第二把手处理。
那第二把手的主任为人和蔼,完全没有架子,而且最令我佩服的,是她的工作态度。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见到一个主任可以像她那样积极工作的了,她已经把行医当成一份事业来干,在她身上,从没发现过厌倦的情绪,她每天总是那样精神抖擞情绪饱满,每次她二线,她一定是呆在科室,从没离开。当然,如果我有她那样的收入和地位,我也可以把医学当成一份事业来干,只是我现在还为三餐而奔波劳碌,我只能把医学当成是赚钱填饱肚子的工具啊。

我在省城有不少高中的同学。其中有一个同学,以前高中时完全是个差生,学习成绩不好,还打架,不过家里有钱,父亲是做生意的,高考考不上,家里花钱买了一个大专读,读完后在父亲的带领下自己做起了生意,风生水起,自己开奥迪A6,还在省城买了一套200多平方的房,以前高中的那班混得最好的就是他了,那些当时读书成绩好,在老师眼中是天之骄子的反而回老家做老师,做医生,拿着那份死工资,那是多么的讽刺。
虽然以前高中时和他极少往来,但现在大家都在一个地方,所以便联系他,也联系到以前同班的几个同学,大家约好相聚一下。
那天晚上,那做生意的同学开着他那台奥迪把我们几个带进一间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那种夜场我是从没去过的。
一下车走到门口,见到门口站着一排穿着妖艳的美女,大家一致欢迎我们光临。我活到这么大,还没见过这种场面,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如今这周情形,完全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还没来得及细细察看,就已经有一位大约30多岁的女人带领我们进入电梯了,后来才知那女人是销售经理。
那女人和我同学谈笑风生,连称我们是老板,还给我们每人派名片。那时我的收入虽然每月才拿一千多块,但在这个女人的恭维下,不禁飘飘然,还真的觉得自己就是老板了。这时,我才发现老板这个称谓听起来是何等的风光,它可以让我更有面子,怎么我以前会觉得老板这称谓很低俗,老师这称谓很高尚呢,现在反而觉得老师这称谓很丢人了。
我那做生意的同学订了一间K房,里面装修豪华。然后服务员送进来一箱酒,还有其他小食。我们几个先干了一杯,以表同学之情。旁边还有一个女孩为我们倒酒,倒垃圾,后来才知道这些女孩叫做公主。我百思不得其解,公主不是在皇宫里被奴脾服侍的吗,怎么现在反过来服侍别人了?
喝了一杯酒后,开始带我们进来的那位销售经理进来了。但这次不是她一人进来,后面还跟着一排打扮得花枝招展袒 胸露 背的美女。
我 靠!我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有这么多美女,我不会是喝醉了吧?我不禁兴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仔细观看。
我问我同学:这是怎么回事?同学说:你随便挑一个玩吧。我吓了一跳,问道:我可以挑?那要不要钱的?怎么玩?同学说:今晚我买单,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如果要出去开房,我就不包了。果然是老板,财大气粗,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于是我挑了一个,她在我身边坐下,还拖着我的手,我的心跳不停加速,差点房颤了,要知道,我还没拖过女孩子的手啊,而且这次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其他几个同学也各自挑了一个。
接下来大家玩色盅(色盅这东西,我以前在学校玩过,但不熟),喝酒,唱歌。由于我玩色盅不熟,所以很多次都是我输,我挑的女孩竟然提出要帮我玩,此时,我心里无比感动,一直以来,都还没有女孩子这样对我好过。她果然是高手,几盘下来,我的同学都输了。我在想,多么好的女孩子啊,如果她是我女朋友,我一定不会让她来这些地方工作。

几杯酒下来,我已经飘飘然了,我的同学也开始亢奋起来,又是唱又是跳,他们搂着身边的妹子,我看得到他们的手在妹子身上不停的乱摸。酒果然能壮胆,平时在女孩子面前很害羞的我,此时也逐渐大胆起来,我看到我同学都摸了,我也在我身边的妹子身上乱摸起来,而妹子竟然没有反抗。后来我知道,这是她的工作。此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是变了一个人,现在的自己好像是一头禽兽,平时所说的仁义礼廉全都没有了,只剩下无止境的欲望。我们一直玩到凌晨,然后我那同学买了单,我一问,原来刚才叫的美女200块一个。
大家都喝得醉熏熏,坐上车上时,我那做生意的同学说,继续带我们去玩下,不过这次AA制。大家都赞成,我自然没有异议,只是我不知还要去哪里玩。
虽然喝了酒,但我那同学还没醉,开车还很清醒。车子在一间酒店前停下,那做生意的同学带着我们直接到了楼上。酒店里装潢华丽,很让人陶醉。
不知到了多少楼,也是一位40岁左右的女人接待我们,把我们带到一间房间里。房间里灯光迷离,香气扑鼻,充满诱惑。不久后,那女人带过来一排穿着性感,化着浓妆的女孩。这时我才知道,我同学是带我们来叫 鸡。我不禁紧张起来,同时也很兴奋,那时我还是处 男啊。
具体过程就省略了,自从那晚后,我就告别了处 男时代,成为了真正的男人。只是我心有不甘的是,我的第一次居然是给了一个鸡,这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我之所以要写这些找小 姐叫 鸡的经历,是因为这些经历对我以后混社会搞公关起了很大作用,特别是我接触那个做生意的同学后,完全改变了我以往的观念。

那次叫 鸡,花了我一千块。叫 鸡的时候很兴奋,但叫完后却十分失落,因为要给钱了。给钱的时候,我感到莫名的心痛,我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依然在老家面朝土地背朝天辛苦的干着农活,两个妹妹因为家里没钱而辍学外出打工了,两个弟弟还在学校读书,我还没曾孝敬过他们,未曾买过一些好吃的给他们吃,现在却花了一千块来叫 鸡。所以,在叫完鸡后,我的几个同学依然情绪高涨,都在分享各自的叫 鸡心得,只有我在旁边不说话,心情很沉重,心想以后再也不浪费自己的钱来这种地方了。
我发布这个帖子后,看到有人质疑事情的真实性,我也懒得辩驳,因为在这些事情上辩驳本身是没意义的,信不信随你。关于我叫 鸡的事,也有人在说我没道德,没有责任感。我看了后哈哈大笑,现在比我没道德没有责任感的大有人在,不知多少男人暗地里去叫 鸡却不敢说出来的。而且人也有生理欲望,像有人说的一样,我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实在不容易了,不可能整天躲在宿舍里看A 片打 飞机吧。
曾经我都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公平公开公正平等的社会,没有偷盗嫖 娼,没人走后门拉关系,没人贪污**,能者居之,不能者下之,大家都有一份正当的工作,付出的有回报,但现实却没有那么美好,社会处处充满着不公和黑暗。社会很多规矩和潜规则,都是老一辈创造的,我们这一代曾经都很痛恨愤怒这些规矩,以为可以推翻它,可是等到我们这一代开始工作时,却无法逃避这些规矩,因为现在还是老一辈的天下,如果你违背了,那就得到不平等的惩罚,所以你得乖乖遵守它。生活就像是强 奸,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快乐了一个晚上后,依然得回科室上班。要想学多点东西,除了靠自己不辞劳苦的干活外,还得和大家混熟。自从和那个做生意的同**系上后,在他的影响下,我意识想快速和大家混熟,不外乎四个方法:一起同过窗:所以以前的同学一般都比较熟,但现在又不是在学校读书,这个方法用不上;一起抗过枪:所以以前的战友关系都很铁,但现在天下和平,没有战争,这个方法用不上;一起分过赃:所以那些在同一战线一起贪污的,关系也不错,但这些只是建立在利益关系上,可我现在没污贪,没赃款和别人分,这个方法也用不上;一起嫖过娼:我有过嫖 娼的经历了,这个方法比较行得通,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个方法的确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所以现在很多人搞公关,都是用这个方法。当然,也要看人用这个方法,有些人真是正人君子的,你如果用这方法就适得其反了,不过,当今社会真正正人君子的却不多。
因为我跟着的那个本院的医生都是同一年代的,平时一起的时间也久点,所以和他就比较熟,于是,有时我便和他一起去附近按摩沐足,当然都是正规的,但不去嫖 娼,因为现在没必要。这样一来,经过几次按摩沐足后,和他就更熟了,有时一起出去吃饭,有时我也去他家坐,有次在他家吃饭喝酒,喝醉了,还和他同睡一张床(当然,他还是未婚的),成了好兄弟。
还有个进修医生,还有一个本院的博士,偶尔一次机会和他们出去吃饭喝酒,还一起吸烟(之前我是不会吸烟的)。吃饭喝酒吸烟也是混熟的一个方法,我逐渐和他们混得也比较熟了,后来我们三人几乎每周都出去吃饭喝酒一次,当然,我们大家也会做,每次轮流买单,但我买单还是少点,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现在收入不高,很多次都是他们抢着去买单了。虽说我们平时都是吃吃喝喝,但也不是那种酒肉朋友,有一次那进修医生和我说他资金有点困难,问我能否借一万块给他。一万块是不小的数目,而且我那时全部身家才不到2万,但我还是借给他了。借钱这事,有时会伤感情,但有时也会加深感情,我借钱他后,他对我甚是感激,叫我一声好兄弟,之后和他就更加熟了,他进修完后,一次我去他所在的城市玩,他接待了我,请我吃饭,请我喝酒,请我按摩,直到现在我们偶尔还会联系。还有那个博士,在我进修完毕请大家去唱歌喝酒时,那晚花了我3000块,他暗地里却塞了2千块给我,说我现在没什么钱,叫我拿去。我开始拒绝,但他一定要我拿去,我只有收下,甚是感激,这份情谊,我永远记住心中。

进修的那段日子,接触到了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而且在省城的熏陶下,使我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期间我还有一个月的初恋,虽然时间很短就夭折了,但在我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临近进修结束的时候,我花了两千多块从家乡买了一点特产带给两个主任,说是谢谢他们,其实我也不知道谢谢他们什么。
临走的前一个晚上,我还请大家去唱K喝酒,那晚花了我三千多块,虽然有点贵,但还是要请的,在这里呆了这么久,现在却要走了,当然得搞点活动告别。
之前提到的那位博士,比我大5岁,为人厚道,那晚把我拉到卫生间,开始我还以为他酒后乱 性,想在厕所非 礼我,谁知他却拿出一踏钱塞给我,和我说:你现在没什么收入,今晚大家消费太多了,这些钱你拿去吧。我甚是感激,但我不断推辞说:今晚是我离开,让我买单就行。他说:大家都是兄弟,你就拿去吧。我听到兄弟二字,心里突然触动了一下:我和你异父异母,非亲非故,也没什么利益来往,今晚你竟然以兄弟相称,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他硬是把钱塞给我,我只有收下。
第二天我收拾行旅离开的时候,还真有点舍不得,朋友们,不知几时再会面了。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