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真实的几年学习工作经历(二)

    |     2013年8月1日   |   医学动态   |     0 条评论   |    5229

终于拿到医师资格证了,便开始自己管一组病人,自己值班,没任何人会帮你。因为以前是跟上级医师,有个依赖,现在独立了,很多时候都要自己做主,而且加上我从没独立管过病人,未免经验不足,因此觉得压力颇大。以前我还不知道有指南这些东西,后来在科室听多了,便上网找到各种指南,下载来看,我虽然觉得指南上面很多东西都是教条主义,但对于我这个初步接触临床的人来说,却如获至宝,觉得指南对指导治疗还是有很大作用。而且我发现自己管别人和跟上级医师管病人差别太大了,跟上级管病人,只要听从上级的指示就行,而自己管病人,则要自己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当然,对自己的进步也是很大帮助的。
时间一天一天这样的下去,我的生活始终平静如一滩死水,波澜不惊,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顺便说下我那时的收入,拿到证后,我的工资加上其他补贴拿到手的有2100块左右,平时没什么奖金,都是几百块,第二年年终奖拿到2万左右(可能领导把平时的奖金都放在年终奖发了,这样可能也方便领导贪污吧。不过这只是我的想法)。
当然,我也不会隐藏药物回扣的那块。自己独立管病人后,我便知道了药物回扣这些东西,我才醒悟以前上级医师说内科收入是全院最高的是怎么回事了,也醒悟上级医师说我出钱走后门留在内科后,那些钱很快就找得回是怎么回事了。开始工作时,我都觉得奇怪,如果只靠那一丁点工资,我们怎么活下去,原来还有药物回扣一块。那时也有药商到科室给我名片,叫我多用他的药,以前我没证时,他们是连看我都不看一眼的。哈哈,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没有人求我,都是我低声下气在求别人,现在却有药商低声下气求我了,我才发觉原来被别人求的感觉真好,别人得向你陪笑脸,得看你面色,怪不得领导们那么喜欢别人求他了,因为看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像条狗一样的感觉是很爽的。但我也知道求人不容易,所以都是和药商说,有合适的就用用吧。而且,我也不敢和药商多说话,因为怕主任看到了会对我有看法。

有时候,有药商请科室去吃饭。在饭桌上,大家觥筹交错,你敬我一杯酒,我也回敬你一杯酒,好像只有和你喝上一杯酒了,这才是尊敬你,而且干了还得喝完才表示尊敬,我实在想不明白一口气喝完一杯酒和尊敬不尊敬有什么***关系。理论上说,酒喝多了有损健康,会导致胃溃疡,胃出血,肝硬化,肝癌等等,你如果是尊敬我,应该不让我多喝酒才对,但现在却是多喝酒了才表示尊敬,那岂不是要让我多得病么?这是什么道理?
我始终觉得那些场合都是很虚伪的,什么尊敬不尊敬都是嘴上说说哄你开心而已,你用我的药,我才尊敬你,你如果不用我的药,还尊敬个屁,还要把你们这班白眼狼开药收回扣的事曝光。
后来我听别人说,有的药商还请主任去叫 鸡的,我开始还不相信,主任们看起来都是斯斯文文谦谦君子啊,怎么会去叫 鸡呢,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才相信的确有这样的事的。怪不得很多人都说,很多人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 兽。

这些药物回扣的钱,都是掌握在科室大主任手里,每月都是主任用一个信封装着发给我们,这样的话,那主任就是老板,我们这些就是帮主任打工的打工仔了,怪不得现在研究生们都把自己的导师称为老板,却不叫老师。在我心里,老板一直都是一个很世俗的称呼,而老师这一称呼才是高尚的。
那时药物回扣的钱,我每月可以拿到2千,我的同科室的一个很要好的师兄,比我多工作3年,他说他也才拿3千多。
我那时工资加补贴有2100块,每月的奖金加上年终奖平均每月有2000,再加上每月2000的药物回扣,那我每月收入有6000左右了。拿到这么多的钱,我也满足了,因为我从来没拿过那么多钱。

那时我每月差不多有6000块的收入,虽然不多,但我也满足了。于是,我觉得自己得改变一下形象。首先,我跑去发廊,让一个女孩帮我洗了个头,剪了个发,要知道,以前我去理发从不洗头的,原来被女孩子洗头是这么舒服的。然后,我去班尼路和以纯专卖店买了几件衣服,这些专卖店是我以前在学校时不敢进去的,因为我怕我如此老土的穿着会被里面的人笑话,而这些牌子货,以前在学校时我很多同学都穿的了,而我那时只能够穿地摊货。现在我有收入了,终于可以昂首挺胸走进专卖店了,我也可以穿得起这些牌子货了。但当我能穿得起班尼路以纯真维斯的时候,我的很多同学已经是穿Levis、G2000、鳄鱼这些档次的了。

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忙,没时间更新。我说过,绝对不会太监就真的不会太监,我还是个有鸡 鸡的男人的。
正式定在内科后,在内科工作的日子里,并没有像之前想象中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相反的,我之前的激情和活力反而消失了,变得得过且过,可能是之前经历的那些曲折,改变了我的观念,使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很现实的,付出了未必会有汇报,努力了未必会成功,你多积极勤奋的去工作,到最后可能也只是白干活,毫无所获,还不如别人走个后门,送点礼。曾经我一直很鄙视走后门送礼的勾当,可现在迫于现实,我也干起了自己曾经鄙视的勾当。
每天我都是准时上班,然后盼望下班,一到下班时间,马上脱掉工衣就走,一分钟也不耽搁,世间上有如我如此守时者,鲜矣。有一次,刚下班时候,来一个危重病人,我也不再帮别人忙,脱下工衣一走了之,剩值班医生一人在那里处理,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帮着开化验单做心电图等等的工作了。后来我的主任开会批评我们这些年轻的医生,遇到危重病人没有留下来帮忙,也没有留下来积极学习。主任说的也对,我们这些年轻医生,遇到危重病人时确实需学习,这样才能提高自己,可是我留下来帮忙,能得到什么?我以前那么积极,最后定科时你们这些主任也不帮下我,让我到处碰壁,我积极工作却没有得到回报,那我那么积极干什么?现在反而是那些不积极工作的却有回报了,社会是那么的不公平。或许有人会说,年轻人这样斤斤计较是不行的,年轻人应该不求回报。那对不起,我没有那么伟大。

我们内科的病人每天都是保持在50个左右,很多都是常见病,也很少重病人,因为重病人都去大医院了。
科室里有几个医生都是从省属的医院进修回来的,虽然如此,科里也没有开展新的技术,比如呼吸科进修回来的开展不了肺功能检测,也开展不了纤支镜,连无创呼吸机也无法开展;心血管进修回来的开展不了安装起搏器,更别说介入了。
首先,那些医生去进修,只是为了升职称,进修都是混日子,听他们说,在进修时都是争取在门诊赚钱,省属的医院病人多,药物贵,回扣也多;第二,就算学到技术回来,也无法开展,因为医院领导不支持,不舍得投入;第三,医院领导都十分怕事,怕承担责任,大家都想安安稳稳的拿一点钱,贪一点污,只要不出医疗事故就行,医院的水平技术提不提高都没关系,基于此,所以下面的科室从不敢收危重病人,碰到危重病人,一般都叫家属转到大医院了,没有危重病人,又怎么开展新技术呢?而且,医院病人很少很少,门诊病人也很少,很冷清,我看到门诊很多医生在上班时都是在聊天拍苍蝇,每次我从我同学所在的医院回来,对比一下其他医院人流涌涌的情景,真是天渊之别。
长此以往,我逐渐开始厌倦这种生活了,觉得这种日子平淡无奇,毫无激情,我从其他上级医师的身上看到了以后的我。而且,在这种小医院里,大家都不求上进,都是得过且过,很多人下班后都是几个人聚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吹吹牛,沐沐足,按按摩,打打麻将,赌赌钱。但我不甘平庸,很想提高自己,而且我心里觉得,以前为了定科的事,低声下气像条狗的到处去求人,始终是个耻辱,于是便想到考研。哼!等我考上研究生了,到时我要大摇大摆趾高气扬的辞职离开这破医院,让你们这些领导后悔损失我这个人才。

但考研的事情,我却纠结了很久。第一,要考研一定要考名牌学校,比如中山医的,考一般的学校又没什么用。但中山医临床型研究生公费的很少,我大学本科都要贷款四年才能读完,研究生三年我又去哪里找学费呢?第二,研究生三年我是没什么收入的了,但家里父母已经赚不了多少钱,两个弟弟还在读书,我还要经常寄钱回家,如果我去读研了,万一家里需要钱,去哪里拿呢?我可不能扔下家里不顾啊。第三,我现在每月收入约6千,一年就7万2,读研三年就不见了20多万,20多万,我都可以供房了,确实有点舍不得。第四,读完3年研究生后,又得再次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本科毕业那时找工作,已经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我很怕再次面临找工作。第五,现在研究生多如牛毛,很多研究生毕业都没找到理想的工作,何况我又没后台没钱。我像个女人一样纠结来纠结去,于是那时在丁香园论坛发帖求助大家,大家有建议我考研,也有建议我不考研的,各自都有理。所以,我还是很纠结。
正好那时一同学和我说他也准备考研,他鼓励我考。有了志同道合的人,于是,在某天我突然变成一个果断的男人,作出了最后的决定:考研!

于是,我买来考研的书籍,认真看书,比以前考执业医师时还要认真。不到一个月,我已经把西医综合看了一遍。
正在我像我的小弟弟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充满斗志准备考研的时候,我的主任和我说:准备派我去省里进修。我大吃一惊,心里在想,主任你这么看得起我,这么快就派我去进修了。后来得知派我去进修的那些科室,是很偏的,都是别人不愿意去的,而且进修这些科室回来这破医院,不可能会搞得起来的——别人进修心血管呼吸这些热门科室回来都搞不起了,何况这些偏门科室。哈哈,别人不愿意去的才叫我去,大家都争着去的倒没我的份,你们也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主任和我说,你去进修了,以后就可以一直定在内科,否则领导还是可以把你调到别的科室的。
主任的话有如醍醐灌顶,提醒了我,我想想也是道理,我在这里没关系没背景没钱,万一以后又来一个有关系有背景有钱的,一样也会把我排挤出内科,而且现在内科已经很多人,而别的科室又缺人。再加上以上所提到的关于我考研的一些顾虑,我觉得我不能太过自私,于家里不顾而去考研,我不再忍心看到父母为我读书再次受苦了,于是,最后我放弃了考研,答应主任去进修。

经过再三考虑后,我放弃了考研,答应了主任去进修。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这个选择都不知是错或是对。
我去医院人事科办理进修手续。人事科是两个中年妇女坐阵,一般说来,女人到了这种年纪,由于皮肤松弛,乳 房下垂,早已激发不起她们老公的性 欲,从而导致性 生活得不到满足,出现内分泌失调,接着出现脾气暴躁,性格古怪,心里变态。这两个女人自然也逃不出这些必然的过程。我到人事科的时候,其中一个女人想为难我,说关于我进修的事情,医院领导刚开会讨论过,由于我资历尚浅,不同意我去进修。我想了一下,吃了一惊,原来我进修的事情影响是这么大的,竟然惊动医院领导开会讨论,看来我在医院里面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嘛。但医院领导既然不同意我去进修,主任应该也知道吧,但主任为什么还叫我来人事科办理手续呢?我再去找主任,主任自言自语把人事科那两个女人骂了一遍(当然不敢当面骂),然后给院长打电话。我再去人事科时,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总是有一些人,就是喜欢给你找点麻烦,让你多走点弯路,这样他们的心里才会有一些愉悦感。这是典型的性 生活得不到满足的表现。
那天我收拾好行旅,离开医院,坐上到省城的车,面临即将到来的进修生活。在车上,我给主任发了信息,感谢他对我的栽培和教育,这恩德,我没齿难忘。这信息,是从我内心里发出的,完全没有一点拍马屁的成分,主任虽然在我定科时没能帮上很大忙,但总体来说,他还是个好主任,很照顾下属,所以我是从心底里感激他,以致我在发这条信息的时候,不禁落泪了。主任也回信息我,叫我好好进修,要学有所成。
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再次要重新适应新的环境,心里未免有一丝不安。未来的进修生活究竟是怎么样,我心中一片茫然。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