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 还记得实习夜班的故事吗

    |     2014年1月9日   |   医学生实习   |     3 条评论   |    6710

对刚走出课堂、走进病房的实习同学而言,夜班大概是最大的考验了。与白日不同,夜晚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面对呼啸的救护车送来的急诊病人、病情突然恶化的重症患者,要做的事情很多——量血压、测血糖、盯监护、换药,一遍又一遍安慰紧张的病人。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话疗”为一班挡去一切并不棘手的问题。但能做的事似乎又很少——无权独立开医嘱,不知如何应对病人千奇百怪的主诉,事无巨细皆须汇报上级医生。面对生理和心理上的困倦与疲惫,实习医生需要克服和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

 

故事1

看似心口不一怨言背后却是责任

凌晨,一边抱怨因被叫起的次数多而练出了六块腹肌,一边又像弹簧般地挂上听诊器就走,绝不耽搁一分一秒,这就是心口不一的实习医生们。

值班时最希望的是安心睡一觉,不怕睡前杂事多,就怕睡下后先敲门的护士姐姐。腹痛与发热,莫过于值班时最常见却也是最考验人的主诉了。因为要鉴别疾病实在是不胜枚举,需要有清晰的临床思路。

小A值班的某夜,一位年轻病人腹痛难忍,因他腹部体征不典型,CT下病灶不明显,迟迟无法确诊。小A意识到,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可能是肠系膜上动脉栓塞,一旦漏诊,极有可能演变为肠梗阻、肠坏死,后果不堪设想。病人还这么年轻,即使这个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再小,也一定不可以漏诊。确诊该疾病还需要做增强CT,但放射科晚上并没有这样的条件,于是从晚上9~11时,小A楼上楼下到处跑,陪着病人做检查、化验,甚至去影像科拿来了碘对比剂,请教护士如何做碘过敏试验。最终小A为病人排除了肠系膜上动脉栓塞的可能性,将他送去创伤科做了阑尾切除手术。看着病人被推入了手术室,小A抹了抹汗涔涔的额头,长长地舒了口气。虽然最后病人被确诊为只是普通的阑尾炎,小A却丝毫不觉得那一个晚上的努力是白忙活。他说:“穿上了这身白大褂,就是肩负起了病人的生命与健康。‘责任’二字要时刻谨记在心,用心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去关注每一种可能。”

 

故事2

病人不可理喻只因没有安全感

有时候,病人可能会有一些看似不可理喻、胡搅蛮缠的举动,但这恰恰是他们缺乏安全感的体现。医生们需要将心比心,用包容的心胸、关怀的态度去找出病人心头的那根刺。医者不仅医病,更应医人,医心。

如果说病情反复无常、瞬息万变是不能逃避的“天灾”的话,患者与家属的不理解、不配合便是值班时的“人祸”了。

小C第一次值班的那天,病房里刚收了一位疑难病症患者。老师安排第二天进行病例讨论,刚进入实习阶段的小C非常希望能把握好这次机会。她巡视了一下病房,发现当晚并无重症病人,只需换几个药即可。可是,天不遂人愿,小C的第一位病人就向她发了难。原来,之前的一位实习医生在为这位病人换药时出现了失误,使得病人疼痛难忍,一晚上没睡好。病人一见到小C就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你们这些实习医生怎么那么不仔细呢,我不要你换药了!”小C心里很委屈,谁料病人和家属都态度坚决,一定要求她找主治医生来。小C足足开导了病人两个小时,眼泪在眼眶中转了又转,要强的她却始终没让它流下来。最后,在病友和护士的一再劝导下,病人的态度终于有所缓和。等换完药,安顿好病人睡下,已是深夜12时。小C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电脑前,开始检索第二天要用的文献。不知不觉,视线模糊了,她再也忍不住趴在桌上啜泣起来。小C说:“第一次值夜班,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顺利,但也让我明白了:做一名医务工作者,首先要心理素质过硬。”

 

故事3

你对病人的好他们都记在心上

实习医生的夜晚也不总是抢救一夜的辛苦,也许还有被患者、家属误解的委屈。但在实习医生的记忆里,总有一抹温暖的色彩。 半夜里带教老师请吃的一顿夜宵,滋味是那么难忘;病人的理解与配合,是对实习医生莫大的鼓励与动力。

小D在心内科实习,某天在走廊上遇到一位老人。老人看见他,立马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很开心地笑着。小D有些摸不着头脑,老人温和地说道: “医生你好,你不记得我了吗?”小D—番仔细打量后,猛然想起这位老人是自己曾经实习过的外科病房12床的病人。那时,他还只能躺在病床上,连话都不能说。但现在看起来老人神采奕奕,小D不由得打心底里为他高兴。老人握着他的手,感激地说:“我现在精神好了,人也恢复了。下星期就要做第四次化疗了。当时多亏你的照顾啊!”那时候老人夜里有任何情况,小D总会第一时间力所能及为他解决,或是求助带教老师。直到那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在那些不眠的夜晚做出的努力,病人其实都看在眼里。小D说:“从前,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觉得这是医生的职责,并不以此为傲,也不求回报。现在,多了一种力量推动着我,那叫感恩。

作为一名实习医生,能够为这些病人做的事太少太少,以至于心中常常泛出一种歉疚与酸涩。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我们学着接受生命这一个完整的过程,学着更加坚强与理性,我们省下流泪的时间去学习、去积累,去变得更强。但与此同时,我们珍藏着最初的这一份伤感与恻隐。

当千帆过尽时不麻木,不轻佻,犹记行医之初衷。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