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洁身自好的医生们

    |     2013年10月7日   |   医学动态   |     3 条评论   |    3413

近日多起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案件被曝光后,坊间再一次掀起了对医生们的审视、热议,因为在外资企业行贿的过程中,他们是无法忽略的重要环节。有人气愤地说:“现在还有哪位医生敢站出来,拍着胸脯讲我是干净的……”言外之意是医院是个大染缸,天下乌鸦一般黑。这种观点,恕我不能苟同!

马澜:让医药代表们望而却步

其实最有资格对医生们进行评判的,是那些在行贿链条终端的医药代表们,因为他们是具体执行者。他们会告诉世人,医生当中确有一尘不染者,虽然自己被这些人冷落,但从内心深处还是十分敬重这些恪守医德操守的人。

我院中医科马澜大夫就是其中的一位。她从医已过半个世纪,家住得很远,每天搭乘部队大院班车,7点就到医院。对于患者她不分贫富贵贱,态度谦和、可亲,工作兢兢业业。她的诊室门上虽没有贴着“谢绝医药代表进入”的标记,但医药代表会自然止步,不敢走近。她为了节约时间,常年来养成了带饭的习惯:稀饭、青菜,十分简单,从不参加各种饭局。

退休后,马澜大夫除了出专家门诊外,还定期到医院所负责的新区医院门诊工作。虽已是耄耋之年,动过手术,身体并非强健,但她仍坚持在临床一线默默无闻地奉献着。最难能可贵的是,她是原中央领导的子女,爱人也是部队的高级将领,不了解底细的人,是看不出蛛丝马迹的。

马郁文:手机里有个病人档案库

当今手机虽不能说人手一部,但在人群中已是相当普及了。儿科马郁文大夫是1961年从北京医学院毕业的,退休后她有了手机,通话费用嘛,当然是自理。

仅举一例:男婴,8个月,有上感史后,一周有低热。检查时,患儿正处于呕吐中,囟门十分饱满(怀疑颅压高),有脑炎可能,联系住院,无床。在门诊点滴后,嘱再去儿童医院,与家长互记了手机号。事后她讲,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孩子小,病情变化快,放心不下……

家长来电话告知,儿童医院医生诊断上感,开了多种中成药,患儿仍呕吐不止。通话中家长的声音显得十分焦虑,带有哭腔……

下午母亲抱着患儿又返回医院,找着马大夫已事先安排好的诊病专家,最后住进了特意为他加的病床。结果还算圆满,但整个事情在运作过程中,马大夫默默做了大量工作,其间在了解到下午出诊专家的名单后,又与患儿要看的专家单独通话,详细交代了病情,并提出住院建议。

住院期间家属多次向她咨询,甚至一些重要脑部核磁检查都要与马大夫商量。最后经过医生们的努力,患儿被诊断为先天性脑部发育异常、脑实质损伤,此次上感诱发了颅压增高的病状。

马大夫告诉家长,诊断已明确,进一步的治疗就由主管医生负责了。年轻母亲的声音立即哽咽了:“我们是刚从外地来京工作的,举目无亲,只有依靠您了……”马大夫手机里的“病人档案库”又增添了一个新的号码。

任全敬:从不肯让患者挂特需号

放射科的任全敬大夫现已84岁,在我市开展特需门诊以来,他从没有挂过300元的号,其实他完全有资格做特需专家。他坦诚地讲:“仅仅看几张片子,于心不忍!”现在任教授索性连号也不让患者挂了。

任全敬大夫不仅年迈,且身患多种慢性疾病,上小学时就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脏、眼睛等也相继出现了问题,但现在仍坚持在临床一线工作。他每周定期来门诊为年轻医生答疑解惑,为临床其他科室审读疑难X线片。请他看过片子,患者心里踏实,因为他仔细、认真、果断,敢于担责。

有一次,他先于内科医生开出一系列化验检查前,仅凭一张正位胸片,就确诊了结节病Ⅰ期。时下胸片、CT片报告中有一句“流行语”,即小结节性质待定,常令患者变颜。但在他的眼皮底下,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检查。他不厌其烦地请患者再来时带上以往保存的X线片,他认真揣摩、对比,以帮助自己作出明确的诊断。有近50%以上的患者,不用再做任何折磨人的检查,如支气管镜、肺穿刺、胸腔镜等,而摘掉了“可疑肿瘤”的帽子。

他们都是默默勤奋工作、医德高尚的医生,但也绝非凤毛麟角。

回复 取消